卡舒吉案幕后黑手一日不裁 西方新闻自由一日不在

民众在美国白宫前抗议卡舒吉之死资料图片路透社图片

备受全球瞩目的沙特记者卡舒吉在沙特驻土耳其伊斯坦布尔领事馆遇害案,见于本周六发生了重大进展。自卡舒吉10月2日前往该领馆内,就与其未婚妻结婚所需文件一事,与沙特官方人员会面便被失踪后,在过去两个多星期内坚决宣称与其毫无关系的沙特官方终于当天以自我打脸的方式,承认了卡舒吉确实在其所管辖的领事馆内死亡。

沙特国家电视台对此给出的死因则是,“卡舒吉在领事馆内与他人发生肢体冲突后死亡”。事实上,自上周开始就有报道称,经过了美国国务卿蓬佩奥的访问介入后,沙特官方将很快以寻找替罪羊的方式承认卡舒吉已死,并尽快为这一丑闻花下句号。而包括美国总统特朗普等都曾试图帮助利雅得,就卡舒吉死因给出一个相对说的过去的解释。面对曾被其称之为是“全民公敌”的媒体,特朗普曾看似毫不在意的表示,卡舒吉的死很可能是沙特“独行杀手”所为。分析认为,这也是他为了迎合由土耳其媒体披露,沙特特派暗杀团解决卡舒吉所能给出的最好说辞。很显然,随着围绕卡舒吉之死的各种关键信息在过去两周内不断被传出,不论是多名沙特王储穆罕默德·本·萨勒曼的安保人员、亲信在当天亲赴事发现场,还是一名沙特高级法医专家及骨据在卡舒吉踏入领馆时出现,或是土耳其官方所称其掌握记录卡舒吉被杀和分尸的录音带等,这一切证据和线索都将此案的幕后决策者直指今年刚满33岁的沙特王储本人。

综合各种该案已被披露的信息,任何具有基本逻辑的人都能得出,沙特所提出的卡舒吉在领馆内与他人发生肢体冲突,而亡的说法经不起任何推敲的结论。如若按照沙特官方的解释,它完全有违于利雅得在一天前还坚称“与此事无关、不知他下落”的立场。而任何像卡舒吉一样身材臃肿、现年60岁的中年男子,会在明知身处“曹营”的情况下,与至少15名训练有素、有备而来且拥有骨据等致命性武器的团伙发生冲突吗?更何况任何有常识的人都知道,在领事馆内发生打斗很快会被安保人员制止,既然卡舒吉死于肢体冲突,死者的尸体又现在何处呢?这种孤胆英雄兰博似的,以一人之力对轰数名国家精英安保人员的剧情,仅在美国好莱坞的谍战大片《谍影重重》中出现过。而在剧中,美国当局花费2000多万美元培养出来的前特种兵、CIA杀手在面对众多领馆警卫也只能主动逃跑,而不是自寻冲突。显然,在现实生活中,该案受害者卡舒吉即没有上述两位虚构猛人的能耐自保,也没有中国史上刘邦从鸿门宴中侥幸逃出的机会,而是在踏入领馆内后很快就被沙特派去的暗杀团,以最为残忍野蛮的方式杀害分尸。

但鉴于案件在近来所引发的国际愤慨,被指是杀害卡舒吉幕后元凶的沙特王储萨勒曼明显低估了,在自己国家驻外领馆内将一名有记录公开批评当局的记者,在光天化日之下谋杀分尸所含有的政治风险。在国际舆论的重压下,就算得到了其盟友特朗普政府及美国总统本人的亲自遮盖,沙特高层还是无法给予卡舒吉之死一个看似合理的答复。这则是因为很大程度上,事发国土耳其政府通过不断放料下,太多被披露的信息已经接近还原了案件的真相,系沙特实际掌权者王储本人在以“反腐名义”完成对国内反对势力的打压后,鉴于其专制统治者的特性,及政治不成熟且获权不正当的个人特点,做出了要扑灭反对声音,哪怕是派专人跨境谋杀一个流亡记者的决定。那么问题又来了,卡舒吉一个人的死为什么会在全球范围内引起如此之大的反应?就算他是被谋杀致死,为什么这一事件会影响到美国和沙特,这两个长达70多年的盟友关系?而且单从功利主义者的角度来看,难道他的死就比那些每天在全球因为天灾人祸死的人更为重要吗?

答案则是很显然不能这样看。卡舒吉之死之所以重要与他的身份、他的死亡环境,决策者是谁等案件的主要因素有着直接的关系。作为一名在中东地区颇具影响力的记者,及记录沙特国内政治走向的时事评论员,卡舒吉首先较常人有着较高的知名度。他在生前从事的并不是按照沙特当局意愿,只宣讲令利雅得开心的报道或宣传,而是敢于在宗教极端化、及提升国内女性权利等问题上向当局发出建设性意见和批评;更为重要的是,卡舒吉死前所供职的是拥有诸如,通过对“水门事件”报道搬倒过美国前总统尼克松等光辉历史的《华盛顿邮报》。该报与其主要竞争对手《纽约时报》一样是世界上最有影响力、最受关注的媒体之一,其在美国政界拥有者举足轻重的地位和影响力。再加上卡舒吉聪明得选择了将冷战后全球秩序的缔造者美国作为其流亡的地点,他不但混迹于华盛顿的美国中东问题精英圈中,还拥有者美国永久居留的身份,并是多个美国公民孩子的父亲。

要知道就在卡舒吉出事之前,特朗普政府刚通过加征进口土耳其钢铝产品关税,与北约盟国安卡拉方面翻脸,致使后者国内经济和货币一度处于崩溃边缘。而美方向土方提出的要求则是释放一名被押的美国牧师布兰森。在土耳其被迫向华盛顿低头后,蓬佩奥才宣布解除相关制裁。因此,回到卡舒吉案来看,卡舒吉身上这一切在过去看似有效的重重保护,却在该案中遭到一个被权力冲昏了头的集权领袖所无视。更可怕的是,沙特最高层选择了几乎毫无掩饰地派遣一个分工明确的暗杀团,在境外的北约领土上于自己的领事馆内,此地无银三百两的将曾为其效力的卡舒吉残忍杀害。如此对自身权利盲目自信所做出的惊人之举,令同样被指参与谋杀记者及亲哥哥的俄罗斯总统普京和朝鲜最高领袖金正恩汗颜。另一方面,更为值得警惕的是,在现如今证据几近确凿的情况下,本应作为所谓自由世界领袖的特兰普不惧在全球坚称自由民主,以“邪恶轴心国”名义对抗伊朗的美国颜面,将建国价值与经济利益的对比公开放在桌上,仍对制裁沙特存在保留意见。另就由共和党参议员格雷厄姆等提出的,以要求沙特王储引咎退位来保持两国盟友关系的建议,特朗普同样未做出反应。

正如总部位于巴黎的“记者无国界组织”20日就该案做出的反应那样,“国际社会绝不应对利雅得做丝毫妥协,因为任何妥协都等于是给这个绑架杀害记者的王国杀人许可”。而我们可以进一步指出,如若以美国为首在全世界范围内宣扬基本人权价值的西方各国及联合国,在面对如此清楚的案件经过,施虐方如此无视国际法和现行国际秩序的暴行下,仍选择对案件主使者放任自由的话,这基本上是向世界各地的专制者发出一个,他们可以对自己国家的人做任何想做的事情,甚至可以突破国境在他国行其所愿的大幅招贴。对此,美国著名民权领袖马丁.路德.金曾有一句名言。他说,“发生在任何一个地方的不公正都是对一切地方所拥有公正的威胁”。这种看似过于理想主义的发言在卡舒吉案的背景下,再次告诉所有将言论自由及新闻自由等人权价值当作想当然的西方记者和民众们,如不奋力维护,这一切都将在顷刻间被暴君无数次践踏。而现如今,国际社会放任肇事嫌疑方沙特来主导案件调查,则是犹如警察让醉汉调查他自己是否酒后驾车了一般,极为不负责任。

正如,卡舒吉在生前给《华盛顿邮报》的题为“阿拉伯世界最需要的就是言论自由”的绝笔文章中写道,“我的好友、著名沙特记者萨利赫·谢希(Saleh al-Shehi)曾写作了有史以来沙特媒体发表过的最著名的专栏。而现在他却因与当权者意见不合而蒙冤入狱五年。埃及政府没收了一期《今日埃及》(Al-Masry Al-Youm)的所有纸质版,也没有任何人敢反抗。这种行为在国际社会上也不再有任何后果,最多就是被轻声谴责一番,然后迅速地遗忘”。他说,“这样一来,阿拉伯国家的政府就开始变本加厉地打压媒体。从前,记者们还相信互联网会打破纸媒时代的审查和控制。但这些国家政府的存在几乎完全依赖于对信息的控制,因而也就不遗余力地屏蔽互联网。他们还逮捕记者,向广告商施压,打算断掉一些媒体的收入”。他提出;“阿拉伯世界正在迎来自己的铁幕。这铁幕不是外部强加的,而是由各国国内恋栈权力的人所竖立的。”在生前写下呼吁言论自由的卡舒吉,最终因其所坚持的价值观念而被残忍杀害,因此卡舒吉案的幕后黑手一日不受到严惩,西方社会及全世界的新闻自由希望则一日不复存在。

作者:法广 RFI 弗林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