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普會」後德俄關係乍暖還寒

 

美國總統特朗普上任後,德美關係惡化,而德俄之間互動頻繁。雖然德國出於自身利益將設法進一步改善與俄羅斯的關係,但雙方在敘利亞、烏克蘭等熱點問題上的分歧,使兩國關係仍很難轉暖。

Chaoxun201810
《超訊》2018年10月號

德美關係日趨惡化。為了突破困境,德國總理默克爾近期外交轉向,正在尋求改善德俄關係。這次的「默普會」就是其中一例。但終因在敘利亞、烏克蘭等世界熱點問題上的分歧,兩國關係可謂乍暖還寒。

德美關係受挫

自美國總統特朗普上台以來,德美關係就相當槽糕。德國《明鏡》週刊聲稱: 「德國已從美國最堅強盟友之一成了特朗普的頭號敵對形象。」而兩國關係之所以落到這個地步,是有諸多因素的: 德國對美國的貿易順差居高不下,軍費開支遲遲不到位,加之在「北溪2號」天然氣專案上的爭執以及在難民問題上的分歧。

早在2017年春季,美國智庫「歐洲外交關係委員會」就預計:「特朗普將會把德國,而並非中國,稱作頭號敵人。」可能雖然有點言過其實,但從中確實也能看出特朗普對德國的敵視程度。

「新美國安全中心」的吉姆•湯森德(Jim Townsend)也聲稱:「對特朗普而言,德國可能是個攻擊對象。這是因為他把其視作富裕國家,在第二次世界大戰後曾得益於馬歇爾計劃,後又崛起成為經濟強國,而現今卻沒有作出它的貢獻。」因而,特朗普記恨於德國。

而特別就特朗普與默克爾的關係而言, 此間還有媒體從心理學角度作了分析,並提到了特朗普「對像安格拉•默克爾那樣強勢女人的厭惡」。

此外,按照特朗普的觀點,默克爾還與他的前任奧巴馬總統關係密切。 而奧巴馬正是特朗普的憎恨對象。加之,為特朗普所蔑視的美國自由派媒體對默克爾讚譽有加,因而更加深了特朗普對默克爾的反感。

哈佛大學國際關係學教授斯蒂芬•瓦爾特(Stephen Walt)則提到了特朗普和默克爾兩人在價值觀上的分歧,他表示: 「默克爾捍衛諸如多元文化主義、歐洲內部邊境開放那樣的自由價值觀,這樣從一些方面來看,她就成了特朗普的政治對立面。因而, 攻擊她幾乎已成為一種自然反應。」

在造成德美關係惡化的原因中,這裏還不得不提到美國新任駐德大使理查德•格雷內爾(Richard Grenell)此人。有媒體認為這位美國大使毫無顧忌地干涉德國內政。他上任後不久,在接受極右翼網站布賴特巴特(Breitbart)採訪時就聲稱,要在歐洲幫助「沉默的大多數」上台。他要「大力支持」在移民、稅務和消除官僚作風方面遵循「一貫保守政策」的候選人。《明鏡》週刊指出:「美國大使在柏林的舉止如同一個殖民地總督。在聯邦政府內,人們對此感到不滿。」

由於上述種種原因,德美關係正日益惡化,並促使默克爾在外交上轉向。

德俄關係轉暖?

正是在此大背景下,德俄關係近期開始熱絡起來。5月18日,德國總理默克爾曾赴黑海邊的索契會晤過俄羅斯總統普京,後者還向到訪的德國總理獻了白玫瑰花。7月底,默克爾又在柏林會見了俄羅斯外長謝爾蓋•拉夫羅夫和俄羅斯軍隊總參謀長瓦列里•格拉西莫夫。此間媒體認為,這是一件不同尋常之事。

8月18日,應默克爾之邀,普京又正式訪問了德國,並與默克爾在柏林附近的梅澤貝克舉行了「默普會」。這是自四年前烏克蘭危機爆發以來這位俄羅斯總統首次正式來訪。期間,普京曾在2016年前往柏林參加過一次烏克蘭峰會和2017年赴漢堡參加過G20峰會。德俄兩國領導人這樣的密集互訪近年來實屬罕見。《柏林日報》為此曾評論道: 「默克爾新近轉向普京肯定也與她在華盛頓失寵有關。」

如同上次參加「普特會」那樣,俄羅斯總統普京這次又遲到了。當然,上次晚了近一個小時,這次只遲到了半個小時。但會談本身則持續了三個小時,遠遠超出了預定時間。據稱,這是一個良好的徵兆。

在這次正式會談前,默克爾和普京向記者宣稱,這次會晤的重要議題是敘利亞戰爭、烏克蘭衝突、伊朗核協議等世界熱點問題。在敘利亞問題上,俄羅斯非常樂見西方能參與戰後重建。但西方一直以當前的敘利亞國家領導人巴沙爾•阿薩德(Bashar al-Assad)下台作為參與的條件。據稱,資金已成了西方在這一問題上的最後施壓手段。在烏克蘭問題上,德國則在探討向烏克蘭東部頓巴斯地區派駐聯合國維和部隊的可能性。普京雖未對此斷然拒絕,但雙方在這一問題上分歧還相當大。

而「北溪2號」天然氣專案則是這次「默普會」的關鍵議題。這是因為它是德俄兩國與美國的一個博弈點。雖則美國出於地緣政治和經濟利益的考量,堅決反對這一專案,特朗普甚至聲稱,德國是「俄羅斯的俘虜」,但默克爾依然支持這一由俄羅斯天然氣工業股份公司(Gazprom)牽頭並由德國巴斯夫集團子公司溫特沙爾公司(Wintershall)、德國能源公司意昂集團(E.ON)等企業參與的合資專案。此間媒體透露了默克爾作出上述決定的背景,即歐洲天然氣資源行將枯竭,而俄羅斯的天然氣價格低廉。

當然,不僅是美國,而且還有一些東歐國家,特別是烏克蘭和波蘭,對這一天然氣管道專案仍持保留態度,因為那些國家擔心,一旦這個專案建成,它們就會喪失天然氣過境國的地位。為此,默克爾要求讓烏克蘭首都基輔今後仍有生意可做。據稱,在這次「默普會」前,普京就表態道,他知道德國的這一立場。但普京又聲稱:「重要的是,這一傳統的從烏克蘭過境要符合經濟要求。」德俄兩國在這個專案上尚未完全達成一致。

「默普會」後,德方對外沒有發佈具體資訊。而克里姆林宮發言人德米特里•佩斯科夫(Dmitri Peskow)則宣稱,俄羅斯和德國將與法國、土耳其一起建立一種新模式來穩定被內戰摧毀的敘利亞。按照佩斯科夫的說法,默克爾和普京還同意在穿越波羅的海的「北溪2號」天然氣管道專案上抵禦所面臨的美國制裁。

從會晤後此間媒體發表的評論來看,雖則德俄關係改善取得進展,但歐盟自2014年以來對俄實施的制裁依然是兩國關係的一個癥結。據報導,默克爾和德國外長海科•馬斯(Heiko Maas)一致要求,只有當《明斯克協議》得到落實以及俄國歸還克里米亞之後,才會取消制裁。8月底,烏克蘭東部地區親俄領導人遭暗殺,俄烏衝突加劇,致使《明斯克協議》的實施變得更加艱難。但默克爾仍將會堅持上述要求。加之,社民黨籍外長馬斯對俄也持強硬態度。因而,在美國總統特朗普任上,雖然德國出於自身利益考慮會設法進一步改善與俄羅斯的關係,甚至可能會在「北溪2號」天然氣專案上攜手抗美,但終因在敘利亞、烏克蘭等世界熱點上的分歧,兩國關係還很難轉暖。■

文/袁傑,《超訊》2018年10月號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