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進圖:無力感是選擇而非必然

「雨傘運動4周年」的圖片搜尋結果

雨傘運動4周年那天,在金鐘政府總部外有集會,許多泛民政黨的代表都有出席,但參與的市民數目不多,年輕人比例很少。有與會者說,這是因為年輕一代經歷運動挫敗後,心靈受傷而變得政治冷感,覺得無力改變現狀。

這說法也許反映年輕人的感覺,但這無力感其實是一種選擇,而非必然的事實。

問題在是否願做選民投票

不久前我和一個剛進大學念政治與公共行政的年輕人吃午飯,他受雨傘運動啟蒙,很關心香港的政局,但不太肯定可以做什麼,才能促進香港的民主和高度自治。我對他說,8至10年後還能不能做什麼有用的事情,我也不知道,但未來幾年是應該可以的,問題在於年輕一代是否願意登記為選民和投票。

我的分析很簡單,主要是基於人口變化。最近一次立法會選舉顯示,登記選民總數約370萬,投票率約一半,泛民總得票率55%,建制派總得票率40%,餘下5%是中間游離票。香港每年的死亡人數4萬多,當中的登記選民大部分是比較保守的;香港每年有5萬多年輕人年滿18歲合資格成為選民,他們的政治傾向是比較前衛的。如果絕大部分年輕人登記為選民兼投票,加上數以萬計的老年選民離世,此消彼長之下,推動民主的選票比率完全有可能上升,改寫區議會、立法會和特首選委會的選舉結果。

假如區議會452個民選議席有一半以上由非建制派人士贏得,不但許多個區議會的主席要換人,議事風格要改變,特首選委會內非建制派選委數目也會大幅增加100多個,從300多變成400多。建制派要壟斷和操控特首選舉結果,就會相當困難。

當然,北京當局對這個人口變化也是非常在意的。為了避免「失控」,會用盡一切方法來冲淡甚至扭轉這變化趨勢,例如放大量人口進香港,以及吸引更多香港人返回內地,形成另一種此消彼長。內地居民以單程證移居香港,每天配額150人, 一年就是5萬多,但當中大部分是港人內地配偶和子女,可以彈性安排的估計大約1萬。加上幾千個專才移民,再加上幾千個內地來港讀書學生,以及沒有配額規限的持公務簽證來港的中資機構員工,統統加起來估計也可以每年有2萬至3萬人。

但這些意識形態偏向內地的新增人口,要住滿7年才能成為香港選民,對2020和2024年的立法會選舉影響仍然有限。

所以,建制一方最希望香港年輕人繼續被無力感和政治冷感支配,這樣他們就可以輕鬆地實現得票比率過半、主導各級選舉的戰略目標。到了那個時候,年輕人選擇做什麼或不做什麼,便再也沒有關係了。

作者是資深傳媒人

香港 明報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