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因编辑婴儿刷屏!当事人已停薪留职,是6家公司法定代表人

 

  首例基因编辑婴儿“横空出世”引发的舆论风波仍在发酵。

  11月26日,一则消息广泛传播,一对名为露露和娜娜的基因编辑婴儿在中国健康诞生。这对双胞胎的一个基因经过修改,使她们出生后即能天然抵抗艾滋病。两位世界首例免疫艾滋病的基因编辑婴儿,出自南方科技大学副教授贺建奎的团队之手。在这篇新闻后,还附上了一张医学伦理委员会审查申请表,表格抬头写着深圳和美妇儿科医院。

  这则消息犹如一颗深水炸弹,引发公众热议,各关联方纷纷表态,撇清与贺建奎及其团队的关系。

  截至e公司记者发稿,南方科技大学发表声明,此项研究工作为贺建奎副教授在校外开展,未向学校和所在生物系报告,并不知情;122位科学家共同签署联合声明,对此项研究表示坚决反对和强烈谴责;深圳卫计委发布消息称,深圳和美妇儿科医院医学伦理委员会未按要求进行相关备案。深圳市医学伦理专家委员会已于11月26日启动对该事件涉及伦理问题的调查。

  而处于舆论中心位置的贺建奎同时担任基因测序公司“瀚海基因”和肿瘤早期筛查公司“因合生物”的董事长。天眼查显示,贺建奎共担任6家公司的法定代表人。

  11月26日晚间,e公司记者向贺建奎发送采访邮件,邮件显示为自动回复:我11月26日-29日去香港参加第二届国际人类基因编辑峰会,由于网络限制,我将无法及时回复您的消息。记者多次致电贺建奎,电话均未接通。

   记者实探:最近不在学校办公,在外应有实验室

  公开资料显示,贺建奎还是深圳市瀚海基因生物科技有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

  26日下午3点40分左右,e公司记者致电该公司,对方回应称,世界首例免疫艾滋病的基因编辑婴儿项目与该公司无关,建议向贺建奎本人及该项目团队了解情况。

  下午4点半左右,e公司记者来到南方科技大学第一科研楼,找到了贺建奎副教授的办公室。该办公室已经上锁,门口还贴着瀚海基因(贺建奎系瀚海基因的法定代表人)一项技术的“临床测序系统在Nature子刊重点报道”的宣传海报。该办公室旁边就是南方科技大学生物系实验室。实验室工作人员表示,贺建奎最近不在办公室,他也很少在这里做实验,“他在外面应该有自己的实验室。”

  

  

  e公司记者随后又来到南方科技大学宣传部,工作人员表示宣传部领导正开会研究此事。

  下午4点50分左右,有不愿具名的业内专家向e公司记者独家透露,校方表示该研究与南科大无关,该研究不在南科大,贺建奎目前停薪留职中。

  下午6点左右,南方科技大学官网发布“关于贺建奎副教授对人体胚胎进行基因编辑研究的情况声明”,也印证了这一消息:

  今日,有媒体报道贺建奎副教授(已于2018年2月1日停薪留职,离职期为2018年2月—2021年1月)对人体胚胎进行了基因编辑研究,我校深表震惊。在关注到相关报道后,学校第一时间联系贺建奎副教授了解情况,贺建奎副教授所在生物系随即召开学术委员会,对此研究行为进行讨论。根据目前了解到的情况,我校形成如下意见:

  一、此项研究工作为贺建奎副教授在校外开展,未向学校和所在生物系报告,学校和生物系对此不知情。

  二、对于贺建奎副教授将基因编辑技术用于人体胚胎研究,生物系学术委员会认为其严重违背了学术伦理和学术规范。

  三、南方科技大学严格要求科学研究遵照国家法律法规,尊重和遵守国际学术伦理、学术规范。我校将立即聘请权威专家成立独立委员会,进行深入调查,待调查之后公布相关信息。

  就在下午6点左右,南方科技大学宣传部相关人士表示,目前以官方声明为准,暂无更多消息发布。

  南科大官网显示,贺建奎将参加11月27日至29日举办的第二届国际人类基因组编辑峰会,根据会议议程,贺建奎将发表两场演讲。

  上市公司这样说

  市场方面来看,基因话题也在引燃了相关概念股,基因检测指数概念当天上涨1.07%,相关板块在午盘拉涨。冠昊生物以5.56%涨幅领先,其次是新开源和中源协和,龙头股华大基因午盘反弹翻红,报涨于58.65元/股。

  对于该事件回应以及上市公司是否参与人类基因编辑事项,e公司记者采访了华大基因,公司方面表示对于非华大的相关事宜,均不予回应。

  贝瑞基因方面有人士向e公司记者表示 “还没有走到这一步”,首先伦理上就不允许,其次现在技术水平上没有达到,后果也无法预料。贝瑞基因介绍,公司所做的基因检测与基因编辑分属两个行业。

  值得注意的是,“首例免疫艾滋病基因编辑婴儿” 相关技术发布人贺建奎在投资领域布局广泛。企查查显示,贺建奎在深圳市瀚海基因生物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瀚海基因) 、深圳因合生物科技有限公司 、珠海南柒君道科技合伙企业(有限合伙) 、深圳市瀚海创业投资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合伙) 和深圳因合医学检验实验室担任法定代表人,对外投资了瀚海基因在内7家公司。

  其中,贺建奎在瀚海基因担任董事长。资料显示,瀚海基因由南方科技大学孵化,获正威国际集团和启迪创投旗下基金的投资。今年4月份媒体报道已经完成了2.18亿的A轮融资,由同晟资本领投,希夷资产等五家机构参与跟投,自主研发第三代基因测序仪GenoCare,并已经建成测序试剂耗材的GMP厂房。本轮融资后,公司将建立测序仪的量产线,并联合三甲医院、科研院所进行测序仪的外部测试,准备申报CFDA三类医疗器械注册证。

  记者穿透瀚海基因股权关系显示,天壕环境通过福州紫荆海峡科技合伙企业(以下简称福州海峡)间接投资入股了瀚海基因。11月26日午盘,天壕环境直线冲击涨停。

  当天,天壕环境董秘办工作人员向e公司记者表示,公司在2016年开始投资入股了福州海峡,实缴了约900万元,后者进一步投资瀚海基因,上市公司主营还是做公共事业、环保行业。

  接近华大基因方面人士向e公司记者表示个人持怀疑态度,这技术在动物实验阶段都不稳定,一下子就用在人的身上,太夸张了,毕竟在转基因植物都还没个共识,业内的人也很好奇是如何做到的。另外,里面涉及的伦理审批也不靠谱。

  业界声音:合法性和可行性令人担忧

  北京市律师协会刑事诉讼法专业委员会副主任刘玲向e公司记者表示,这两个基因编辑婴儿的诞生,给法律、伦理、道德等出了一个大难题。

  “科学技术是一头魔兽,不加控制必然危害人类,必须用法律、伦理严格管控。”刘玲表示,从法律伦理上来讲,假如基因编辑实验失败,又如何处理错误基因的婴儿?婴儿长大如果要繁衍后代,其自身特殊基因可能影响后代人类基因,那么,他们结婚生育等民事权利是应当保障还是限制?

  刘玲认为,对于基因研究实验,关系人类未来,我们应当完善相关法律,严格控制科学研究、实验,对科研人员进行科研活动要进行严格的审批制度,对于违规科研人员,应当予以制裁。

  北京市京师律师事务所张新年则质疑该项目程序涉嫌违法。张新年告诉e公司记者,目前我国还没有专门的机构负责批准和许可人类胚胎基因编辑。在基因测编辑领域立法还存在一定空白,相关概念没有明确,比如基因编辑后的胚胎是否属于人体,是否可以发展至胎儿降生等。

  清华大学全球健康及传染病研究中心与艾滋病综合研究中心主任张林琦对媒体表示:对健康胚胎进行CCR5编辑是不理智的,不伦理的,我们还没有发现任何中国人的CCR5是可以完全缺失的;CCR5对人体免疫细胞的功能是重要的;CCR5编辑不能保证100%不出错之前,是不可以用于人的;对新生儿是不伦理的,一个健康和受教育的好孩子,是不会被HIV感染的;HIV感染的父亲,和健康的母亲,100%可以生个健康和可爱的孩子,根本无需进行CCR5编辑。

  本次试验对象是一对双胞胎,其中一个婴儿并未编辑成功,也是令人担忧的另一因素。

  此外,从技术上来说,此次试验并没有新的贡献,新闻噱头大于技术贡献。近年来被发现用于编辑基因的技术CRISPR-cas9,多用于治疗成人的致命疾病。但编辑精子、卵子或胚胎是不同的,这种变化可以继承。在美国,临床应用是不被允许的。

   事件进展

  深圳市医学伦理专家委员会11月26日下午发表声明,将“世界首例免疫艾滋病的基因编辑婴儿在中国诞生”启动对该事件涉及伦理问题的调查。

  该声明称,原国家卫生计生委于2016年公布的《涉及人的生物医学研究伦理审查办法》,明确规定:从事涉及人的生物医学研究的医疗卫生机构是涉及人的生物医学研究伦理审查工作的管理责任主体,应当设立伦理委员会,并采取有效措施保障伦理委员会独立开展伦理审查工作。医疗卫生机构未设立伦理委员会的,不得开展涉及人的生物医学研究工作。

  医疗卫生机构应当在伦理委员会设立之日起3个月内向本机构的执业登记机关备案,并在医学研究登记备案信息系统登记。

  深圳市参照该《办法》对省级医学伦理专家委员会的相关职责要求,建立了“深圳市医学伦理专家委员会”,并已开展“从事涉及人的生物医学研究的医疗卫生机构已设立伦理委员会的备案工作”。

  根据“医疗卫生机构应当在伦理委员会设立之日起3个月内向本机构的执业登记机关备案”,经查,深圳和美妇儿科医院医学伦理委员会这一机构未按要求进行备案。

  深圳市医学伦理专家委员会已于11月26日启动对该事件涉及伦理问题的调查,对媒体报道的该研究项目的伦理审查书真实性进行核实,有关调查结果将及时向公众进行公布。

  122位科学家联合声明:表示坚决反对和强烈谴责

  11月26日晚间,知识分子在微博发布“科学家联合声明”,对此项研究表示坚决反对和强烈谴责。本次联合声明由122位科学家共同签署。

  科学家联合声明全文:

  鉴于近日国内外媒体报道中国“科学家”从事人胚胎基因编辑并已有两名婴儿出生的新闻。作为中国普通学者,出于对人类的基本理性和科学原理的尊重,以及对此事件影响中国科学发展的忧虑,我们声明如下:

  这项所谓研究的生物医学伦理审查形同虚设。直接进行人体实验,只能用“疯狂”来形容。CRISPR基因编辑技术准确性及其带来的脱靶效应科学界内部争议很大,在得到大家严格进一步检验之前直接进行人胚胎改造并试图产生婴儿的任何尝试都存在巨大风险。 而科学上此项技术早就可以做,没有任何创新及科学价值,但是全球的生物医学科学家们不去做、不敢做,就是因为脱靶的不确定性、其他巨大风险以及更重要的伦理及其长远而深刻的社会影响。这些在科学上存在高度不确定性的对人类遗传物质不可逆转的改造,就不可避免的会混入人类的基因池,将会带来什么样的影响,在实施之前要经过科学界和社会各界大众从各个相关角度进行全面而深刻的讨论。 确实不排除可能性此次生出来的孩子一段时间内基本健康,但是程序不正义和将来继续执行带来的对人类群体的潜在风险和危害是不可估量的。

  与此同时这对于中国科学,尤其是生物医学研究领域在全球的声誉和发展都是巨大的打击,对中国绝大多数勤勤恳恳科研创新又坚守科学家道德底线的学者们是极为不公平的。

  我们呼吁相关监管部门及研究相关单位一定要迅速立法严格监管,并对此事件做出全面调查及处理,并及时对公众公布后续信息。潘多拉魔盒已经打开,我们可能还有一线机会在不可挽回前,关上它。

  对于在现阶段不经严格伦理和安全性审查,贸然尝试做可遗传的人体胚胎基因编辑的任何尝试,我们作为生物医学科研工作者,坚决反对!!!强烈谴责!!!

e公司证券综合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