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部关于刘少奇冤案电影剧本的曲折遭遇

任彦芳 来稿

2018年11月,在纪念刘少奇120年诞辰和遇害50年的日子里,美国大纽约电影制作公司,拟拍我的电影剧本《古城冤魂》(又名《白衣女魂》),要召集旅美华人对剧本进行研讨,我如在梦中,不由得想起这部剧本的曲折遭遇,不知我的这个电影梦今天能不能圆?

1968年春,我在长影参加文革,被打成“为刘少奇、为右派翻案的反革命集团‘”的头头,挨多次批斗,主要罪行是我和朋友的言论被揭发出来:

1、我说刘少奇是国家主席,要打倒,应该开全国人大会;

2、刘少奇的《论共产党员的修养》曾在《人民日报》重新发表过,让全党学习,这事毛泽东应该知道,如何变成“背叛无产阶级专政”的大罪了呢,不明白;

3、写大字报题为《不明白》,提出为什么搞四清可以派工作组,搞文化大革命派工作组就是反动路线?谁能说明白?

4、在毛泽东的《论联合政府》中划问号,写“如何理解”四字。毛在此书中提出中国要发展资本主义,我和同室人谈,这和刘少奇的天津讲话,要资本家多办工厂有何不同?

5、我的大字报“一条黑线两个宗派”被批为是翻案集团的纲领。批判大会上批我:难道毛主席和刘少奇的两个司令部的斗争是“宗派的狗咬狗”吗?这一上纲,吓得我出一身冷汗。

经过几年审查,从长影到五七干校劳改,直到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后的1979年给我平反,退回我的交代约六十万字。

一个普通百姓被批斗,其罪行竟和国家主席的名字联到一起,我对此刻骨铭心。

1981年,我被请回长影写电影剧本时,将我在开封听到的关于刘少奇之死的民间传说写成剧本《古城冤魂》,老导演袁乃晨及《风云初记》的摄制组全体人员看了此剧本,一致要求拍摄,向长影党委提出申请。长影讨论此剧本出现两种意见,争议激烈。最后没有定下来。

支持我电影剧本的领导将我的剧本送到吉林省的杂志《影视奇观》,不久杂志分两期发表,剧本名定为《古城冤魂》。这是剧本首次公开面世于1984年。

1984年,我调到河北省艺术研究所任主管业务的副所长,为了“以文养文”,《大舞台》创办通俗文学增刊《中外奇观》。主编向我约稿,我便将电影剧本改写成中篇小说《白衣女魂之谜——有关刘少奇之死的传说》,订数竟达七十多万册。河北省委宣传部主管出版的领导听到反映,未看小说,便要下令停止发行。但这篇作品得到好评。中国文学研究所所长、文艺理论家张炯在他的文章中写道:

我肯定《白衣女魂之谜》这篇小说借开国功臣,无产阶级革命家刘少奇之死的传说,以曲折离奇,扑朔迷离的故事情节,刻画了几个富于革命正义感的人物,也鞭挞了林彪、江青反革命集团的爪牙,揭露了他们那卑污而丑恶的灵魂……小说的故事动人,人物生动,思想倾向也是健康的。

河北省的这场官司打到中央宣传部。主管文艺的副部长贺敬之看了小说,认为没有问题,是部好作品。于是黑龙江省的北方文艺出版社决定立即出版,书名改为《白衣少女传奇》(1985年版)

1998年11月,为纪念刘少奇百岁诞辰,遇害三十年,我将电影剧本的写作过程和小说的遭遇,重新思考,完成一部二十多万字长篇小说《魂怨》,交由华龄出版社出版。并记下了我和这部书稿的源原,写下我在文革中被打成为刘少奇翻案的反革命小集团的遭遇。

此书出版后,寄给刘少奇的儿子刘源收存纪念。

又二十年过去了。今天在海外,我感谢大纽约电影制作公司,重新提起这部电影剧本,并召开这个剧本的研讨会,中国大陆的朋友也提起这个作品,觉得是应该拍摄出来的时候了。为了牢记历史教训,不让历史悲剧重演,我们热爱祖国、关心祖国命运的海外华人,回顾历史,研讨剧本,是有意义的。愿我的这个电影梦能够成为现实。谢谢大家。

2018年11月12日刘少奇开封被害致死50年纪念日写于纽约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