贪权才是最大的腐败

 

有权必腐,极权极腐。
——阿克顿勋爵

在腐败泛滥的国度,自由难以长久存活。
——埃德蒙•柏克

最近某大老虎的被查,使得腐败的话题再次热络起来。在国人的流行观念中,腐败常常被认为是有关金钱与美色的问题。腐败就是指党政官员贪污公款、接受贿赂、生活糜烂等这样一些现象。这些固然都是腐败,但不见得是最严重的腐败,更不是腐败的本质。

英国保守主义历史学家阿克顿有句名言:有权必腐,极权极腐。这里的结论很清楚:腐败是权力造成的。没有人说:有钱必腐,极钱极腐;有色必腐,极色极腐。

腐败的本因是权力,表象才是金钱与美色。就是说,腐败跟权力是联系在一起的。腐败不是金钱或美色问题,而是来自权力自身的问题。在没有权力的地方,没有腐败;权力越集中的地方,腐败的可能性越大,腐败也会越严重。

住在大桥下面的乞丐多吃一个馒头算不算腐败?不算,因为他根本没有政治权力。没有巨大权力的老虎,那不是老虎。所以,哪里的大老虎最多?答案一定是:在权力最集中的地方。哪里权力最集中,大老虎就在那里扎堆。老虎越多,说明这种制度也越养育老虎。

关于腐败的定义,各界大致有个共识。腐败就是公器私用。最大的公器是什么?最大的公器是政权,是江山,是天下。进而言之,最大的腐败就是江山私占,从而得以进行上规模的公权私用。真正的腐败,不仅是贪污钱财,而且是指用不正义的手段攫取天下,用不正当的手段统治天下,用强力的手段统治黎民。

贪污是小腐败,贪权才是大腐败,贪权比贪财更可怕。相对于贪权,贪污是小恶。贪权的人通常也贪财,但也可能很“廉洁”,甚至不爱财。有的人可能很清廉,但是他就爱好权力,天下是他家的,国库也是他家的,这种私占天下的人还需要钱干什么?

所以,贪官并不是中国最大的敌人,他们只不过是特定政治制度的衍生物,他们是结果,而不是原因。对中国最有威胁的是造就一个个老虎的制度。腐败只不过是特定类型的统治权的衍生物而已,腐败与专制极权是一对孪生兄弟。越是专制的社会其腐败问题越严重。涉及金钱的腐败即使有很大的弊端,也比不上专制极权的危害那样深而广。有关金钱的腐败是表面上的,公权私占的制度才是决定性的。

已经有很多人注意到,腐败的泛滥程度与制度的好坏有很大的关系。那么,什么是好制度?好的制度有两个标准:一是它规范权力来源的正当性,即规定执政的资格来自公民的自愿同意,而且公民可以定期地改变自己的意愿;二是它规范权力行使方式的正当性,即把权力关进笼子里,公共权力不能侵犯公民的生命权、自由权、财产权和其他一切基本权利。

最可怕的腐败是江山私有,公器私用。这样的腐败表现为,统治者本身已掌握了无限的权力,将国家社稷视为私产,连法律也是自己按照自己的专横意志任意制定、颁布的。所以,真正的反腐败,仅仅止于打老虎是不够的,必须在权力来源的正当性与权力使用的正当性这两点上正本清源!

刘军宁,朴树-平凡之路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