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河工程”還有水可調嗎?

近來,一個叫“天河工程”的國家重點研發項目引起了廣泛社會關註,多名學者指斥為“荒誕”,但相關研發單位沈默以對。這個“天河工程”其實是一個大規模人工降雨試驗,最早是由青海大學校長王光謙院士於2015年提出的,試圖把三江源地區產生的天然水氣調動到黃河流域,以紓解北方的乾旱。“天河工程”的理論根據是一篇2016年發表於《中國科學:技術科學》的論文,題目為《天空河流:發現、概念及其科學問題》。作者三人,王光謙領銜。該論文發現,“(大氣中)通量強度很高的條帶構成的網絡結構是水汽匯聚、輸送最為集中、強度最大的網絡, 與地表河流具有相同的功能和類似的分級網絡屬性, 可將其稱為‘天空河流(River in the Sky), 或簡稱‘天河(Sky River)’。”美國國家海洋和大氣管理局(NOAA)研究員、氣象學家杜鈞認為:“天河,氣象上一般稱為‘大氣河流’(atmospheric river),並不是一個新概念,而是一個大家都熟知的大氣現象。這個概念最早由麻省理工學院的科學家在上世紀九十年代初提出來,在天氣預報中經常應用。例如美國西海岸的大暴雨往往同大氣河流相聯。這個概念本身並沒有問題,但它完全是一個自然現象,人是沒有能力去制造它或控制它流向什麽地方,或不流向什麽地方的。”國防科技大學氣象海洋學院教授陸漢城認為:“天河工程”從理論到技術都很荒誕,甚至抄襲氣象科學家早就發現的觀測研究,“把名詞稍微換了一下”。“這是一個既沒有科學基礎也沒有技術可行性的荒誕幻想項目,居然得到立項支持,是不可思議的。人民的血汗要珍惜!”

 
 
“天河工程”團隊發表的中國上空整層水汽通量的水平分布圖:紅色圈內是中國東南地區,黑色框內即是三江源區。圖上的每一個格點都有一個小箭頭,箭頭的方向代表水汽輸送的方向,長度代表水汽輸送的大小。較粗的綠色箭頭就是圖中最大的“天河”,它將孟加拉灣的水汽輸送到紅色圈內(即長江、珠江流域)。較細的綠色分箭頭即“天河工程”。

 

既然遭到內行指控“抄襲”,事情就比較嚴重,當事者實在應該出來說幾句話,不能裝耳聾。至少應該承認“天河工程”的幾位先行者,何必掠人之美?

據我所知,關於在青藏高原建立水汽通道、通過調入印度洋的暖濕氣流來解決我國北部地區的缺水問題的“空中調雲”設想,其始作俑者是錢學森。有資料記載,錢學森先生1954年回國後,曾在某次對北航學生講話時提岀了一個“工程氣象學”的設想:把雅魯藏布江流域多余的降雨量從空中以“雲狀態”調至我國西北降落下來。讓這些水不是流入印度洋而去滋潤我國大西北的荒漠。他說,這是一件功德無量惠及子孫造福民族的極具長遠戰略意義的大事。切望政府能集中相關專家進行可行性硏究。一旦證明可行,則不論投入多大人力財力物力都是值得的。

在錢學森之後,至少還有幾位學者於1987年和1998年兩次鄭重提出“空中調雲”,在青藏高原建立水汽通道的設想。除此,影響最大的還要算有“中國首富”之稱的民營企業家牟其中。1997年,牟其中向國家獻策,將喜馬拉雅山脈炸開50公裏的口子,讓印度洋暖濕氣流北上,濕潤中國幹燥的大西北,根本改變氣候。後來牟其中因詐騙罪入獄,人們都說這是個瘋狂的夢。

但就是這個夢,這個引進印度洋氣流的狂想,網上的討論竟然持續至今。

一位叫萬重的自稱“西藏深度遊玩家”的網友寫道:倘若印度洋溫熱氣流進入,喜馬拉雅山脈大量的雪山積雪和冰川會快速融化,巨量融水導致西藏河谷和峽谷的人類無法生存,農田無法耕種,道路90%都會完蛋;水汽繼續進入高海拔的羌塘高原,唐古拉山脈、岡底斯山脈、昆侖山脈的積雪和冰川相繼融化,常年的高原凍土解凍,到處都是爛泥,青藏鐵路完全中斷。四川和青海山區降雨增加,地質災害不斷。水汽長途進入更縱深的地區,黃土高原降水增多,幾大水系水量成幾何級數增加,水土流失更加嚴重。長江、黃河等水系沿岸城市大多被淹!

網友劉晨也認為:這就好比x時代的畝產萬斤,母豬賽大象一樣荒謬。不過要是成了的話,沒準會導致黃河長江水量增加,黃土高原大面積被侵蝕,水土流失加重,黃河長江的河堤可能不保,以前做的水電站基本都會洗洗睡了。損失實在太大,比起讓西部氣候變濕潤這種好處實在是太不值得了。

我以為,這種反對意見的核心,就是把生態問題看作生態問題。生態問題要用恢復生態平衡來解決,而不能以工程手段來解決。工程手段即使奏效,其後果也難以預料。可能解決了一個小問題,製造了一個大問題。

我不是氣象學家,不敢說王光謙院士的暢想是瘋狂,但可以提供一個令人絕望的事實:“天河工程”是把寶押在三江源充沛的水汽之上,但是,因生態環境急劇災難化,三江源已經沒多少水了。

 

 

三江源自然保護區

 

所謂三江源,是指位於青海省的長江、黃河與瀾滄江的源頭地區。這裏地處高原,終年不化的積雪是這幾條大江大河的源泉。近幾十年來,整個三江源地區的生態環境急遽惡化,試以黃河源曲麻萊縣和瑪多縣為例:2004年,曲麻萊縣氣象局局長尕才披露:常年性高山積雪已減少95%,導致域內百分之50%河流幹涸,其余河流流量下降50%,地下水位在10年間下降5公尺。瑪多縣4000多個湖泊只剩下300多個,乾涸了90%以上。三江源地區有冰川雪山,素有“中華水塔”之美譽。“水塔”幹了90%甚至95%,還能剩下多少水給“天河工程”調來調去呢?

鄭義,縱覽中國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