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然被毕汝谐不幸而言中了!

毕汝谐 来稿

作者按:2018年11月13日,新华社发文《民族意识觉醒——义和团反帝爱国运动》盛赞义和团。

早在2012年1月29日,毕汝谐发表《警惕中国走德日军国主义道路——毕汝谐的第四次政治预言》一文;其时,习近平尚未登基,王立军尚未进入美国领事馆;中国大陆花好月圆,歌舞升平;毕汝谐超前地一针见血地预言:

自鸦片战争以降,中国社会每隔五、六十年,便发生一次由最高统治者支持的大规模排外运动——
二十世纪初,爆发了由慈禧太后支持的义和团排外运动;二十世纪中期,爆发了由毛泽东支持的红卫兵排外运动;前者围攻东交民巷使馆区,后者火烧英国代办处,如出一辙!

而今,时序又已接近关键节点,中国社会已积蓄了足够的破坏性能量;那么,将有怎样的最高统治者和怎样的排外运动应时顺势而生呢?

果然被毕汝谐不幸而言中了!

以下是毕汝谐(纽约作家)2012年的预言全文。


警惕中国走德日军国主义道路
——毕汝谐的第四次政治预言

当前,世界经济形势峻如寒冬,令人忆及1929年世界经济大危机以及因之得势的轴心国法西斯同盟;笔者甘冒大不韪,鼓喉一呼:“警惕中国走德日军国主义道路!”

自鸦片战争以降,中国社会每隔五、六十年,便发生一次由最高统治者支持的大规模排外运动-----
二十世纪初,爆发了由慈禧太后支持的义和团排外运动;二十世纪中期,爆发了由毛泽东支持的红卫兵排外运动;前者围攻东交民巷使馆区,后者火烧英国代办处,如出一辙!

而今,时序又已接近关键节点,中国社会已积蓄了足够的破坏性能量;那么,将有怎样的最高统治者和怎样的排外运动应时顺势而生呢?

1965年十一前夕,陈毅元帅在中外记者会上突然发难,声言要与美帝决一死战,还说:“也许我看不到这一天了,但是我的儿子能够看到这一天,他们也会打下去!”

几十年过去了,陈毅的几位子婿并无太大出息;然而,属于陈毅子侄辈的习近平(五十年前,其父习仲勋与陈毅同为国务院十二位副总理之一)已然成为储君,等候接班;在其标准化的温良微笑后面,隐藏着怎样的利齿锐牙?

改革初期,邓小平钦定"韬光养晦"为国策;中国崛起后又如何?他没有说,也不必说;回顾中共由弱变强的煌煌历程,答案昭然若揭!

中共建党之初,原是共産国际豢养的远东支部;奉莫斯科之命,裂土创立国中之国苏维埃;然执政十年后,自恃羽翼已丰,以反修为名与莫斯科争夺国际共运的领导权,甚至一度爆发边界战争!

又,抗战之初,中共宣布服膺国民政府领导,工农红军易帜为国民革命军之一翼,受官索饷;然坐大后即取而代之,赤化大陆。

由此可见,中共习以为常的行为模式是:弱小时依附于某一强大实体,吸吮养分以自壮;成熟后即时斩断脐带,反噬其主!

十年前,中国申请加入世贸的首席谈判代表龙永图卑词称“美国是世贸组织的党委书记”;而今时移世易,中国得到西方的资金、技术、管理方式后,理应挥刀斩向“党委书记”了!

一俊遮百丑——经济高速成长掩盖了中国的黑暗面:宪法赋予公民的基本政治权利仅仅停留在纸面上;官民势同冰炭(一句骄狂的稚言"我爸是李刚",竟然成为脍炙人口的经典!);中国贫富差别之大,名列世界前茅(基尼系数为5,突破了危险线)!社会不公,彰明较著——只有力量的法律,而无法律的力量!群体抗议事件无日无之、房地产泡沫化、产业结构失衡、经济畸形发展等等。

中国以资本主义的生产方式起飞,自不可能摆脱资本主义经济荣衰规律的支配,不可能永远保持高速成长的势头,也不可能在一体化的世界经济中独善其身,经济大国兼人权侏儒的怪异形象难以持久。

中国经济停滞(更不必说危机了)之日,即是中国社会沉积的各种矛盾爆发之时!

然而,专制制度不具备民主制度应对经济衰退的柔韧性和泄洪渠道;只能以不断加大力度的铁腕付之!

以史为鉴:1929年,资本主义世界爆发历史上最严重的经济危机(衰退是从美国发源的!);1933年,世界经济会议于伦敦举行,不欢而散;德、意、日三国在其后的关税大战中居于下风;纳粹党借机而起,希特勒要求德国人民以整体利益为重,先国家后个人,民族的团结加上社会主义;使德国走上军国主义道路,迅速崛起!日本走上军国主义道路后,于1938年实现充分就业;而后,日本出现了由外汇管制、价格管制、政府分配资源组成的不平衡体系;1937年,意大利走上军国主义道路后,成立经济独立最高委员会;至此,轴心国全部脱离了世界经济体系,德、日、意高度控制货币、物价及资本流动,不再对世界经济体系的货币、物价及资本流动变化作出反应。

改革是一个持续不断的进程,逆水行舟,不进则退;三十年来,中国于物质层面采取彻底的拿来主义,"与国际接轨"成爲最时髦的口号;但是,在政治层面,依然采用老祖宗的牧民之策,以中国特色为由否定自由、民主、人权等普世价值;经济发展要求政治改革,无良性的政治改革,就难免产生恶性的政治癌变!

重军抑民、国防优先的军国主义,具有其他万般主义无法相比的魅力和实用性;当今中国缠如乱麻的内政外交死结,可用军国主义的快刀加以解决!

法西斯主义和共産主义,原本同是产自德意志大地的极端学说,渊源甚深(纳粹党NSDAP名称中的“S”即社会主义),殊恶同归;二次大战期间,法西斯主义与共产主义始而亲密勾结、继而血腥火并,给世界造成极大灾难!

法西斯主义和共産主义,均善于诱发人类兽性的一面------针对特定种族的排犹运动和针对特定政治群体的文化革命,即是最好的例证!

特别要指出的是,中国改革开放的惊世成就,是以不断否定原有意识形态为依托的。邓小平率先提出“不要问姓社姓资”一举,否定了共産党的阶级属性;邓小平的接班人则拉资本家入党,荒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之大唐!

最近,王歧山副总理干脆将中共六十年与康熙王朝相提并论;闻斯言也,与其说他是共产党人,莫如说他是王公大臣。

依理可知,当局为摆脱困境,否定人类文明的基本准则,走德日军国主义道路,又何足怪哉?

所谓“六四”,无非是当局在垮台与大规模杀人之间,毫不犹豫地选择了后者;一旦经济形势有变,当局在垮台与绑架十三亿人民走走德日军国主义道路之间,依然会毫不犹豫地选择后者!

就短期效应而言,走德日军国主义道路,对中国有诸利而无一弊——

走德日军国主义道路,当局可以快刀斩乱麻地解决经济停滞乃至经济危机造成的社会危机,抢占道义制高点,唤起民众的祖国自豪感,要求民众以小我服从大我;当局可以援德日军国主义之例,把民众迅速动员起来,将民众简单地划分为爱国者和卖国者;褒扬前者,镇压后者,维持铁板一块的政治局面。以日本为例:1918年,日本爆发大规模“米骚动”,上千万人卷入,列岛鼎沸;走上军国主义道路,即使战争后期民众含辛茹苦,以野菜为食,也未见此类骚动。

走德日军国主义道路,当局可以发挥专制制度的高效行政职能,放弃一般法,执行紧急状态法,恐怖的对内镇压和积极的对外扩张并举,利用民众政治上的天真,以内魔应对外魔,将民怨民愤引向国境之外!可以使充斥于中国社会的暴戾之气,堂哉皇哉地升华为爱国护国的伟大情操,从而规避弑君、内战的传统内耗!

走军国主义道路,当局可以用"社会主义祖国在危险中"(列宁语)代替"稳定压倒一切",最大限度地剥夺民衆的基本人权;二战期间,日本民衆的人身自由受到严格限制,离家百里需要警察局的证明文件,而民衆自觉遵守,没有怨言。

走军国主义道路,当局可以最大限度地凝聚党心民心党员之心,赐予民衆最广泛的参政权,每个人都可能从默默无闻的市井之辈跃为家喻户晓的民族英雄!

走德日军国主义道路,可以弥合国内势不两立的阶级矛盾,一致对外;七七事变后,东京钢厂十万工人集会,愤怒抗议支那暴行;其调门比资本家更高亢!

可以想知:当中南海子弟与贫民区子弟共同攘臂高呼:“打倒XX帝国主义!”的时候,他们虽然不是兄弟,却也胜似兄弟!

走德日军国主义道路,将大大提升整个中华民族的精神层次,使之从形而下的拜金主义升华为形而上的“爱国主义”!

走德日军国主义道路,可以给中国锋头正健的的现役将军提供用武之地;他们原是文革时的红卫兵、红小兵;文革于他们并非恶梦,而是盛大的节日;他们急于重温青少年时期的“解放全人类”的梦想,"超限战"、"金融原子弹"等好战言论层出不已!

由于法西斯主义极富魅惑力及传染性,能够使全民如醉如狂;中外作家纷纷以"魔法"(托马斯.曼著小说《马里奥与魔术师》)、“鼠疫”(加缪著小说《鼠疫》)、"细菌"(夏衍著剧本《法西斯细菌》)喻之!

也许,有人说,中国人爱和平,不可能走德日军国主义道路;对此,1957年,毛泽东于莫斯科说过:“有人说中国人爱和平;不对,中国人爱战争,两千年来,战争不断。”他进而发表不惜在核战争中牺牲一半人口的宏议高论。

三十年来,当局自觉地以爱国主义大旗取代共産主义大旗,举凡中国历史上稍有亮色的帝王将相,无不得到着力吹捧;太平时节,尚不失为健康的国家意识;危急时刻,随时都可以转化为军国主义的精神源泉——一如日本偷袭珍珠港成功后,全国电台播出贝多芬“命运交响曲”,以激励法西斯士气!

屈指数算,中国走军国主义道路的条件已基本齐备:经济停滞的达摩克利斯剑高悬于头顶、舆论钳制、指令性选举、一批现代赵括式的鹰派将领、日益强盛的自成体系、不受监控的国防力量;百年屈辱历史综合症、"兵营"式的等级(哥巴契夫语)、急待发泄政治热情的民众、美国时而绥靖时而紧逼的摇摆政策、约束中国的不尽合理的国际游戏规则……

所缺者有二:一,一位具有非凡个人魅力的偏执型的“元首”;二,一个标志性的突发事件。

然而,以中共囊括中国社会政治精英之彻底,一个黄皮肤黑头发的希特勒随时可能脱颖而出,主掌中南海;以中国与美日台及周边国家关系之复杂,突发事件随时可能发生!

值其时,天安门广场上,高冠博带的孔夫子曾经站立的地方,将出现赤裸上身的岳武穆,其背后“精忠报国”四字,将召唤千百万中华儿女步入万劫不复的深渊!

爱国主义是怎么理解都可以的概念!世上多少罪恶,假“爱国主义”之名而行!
千年易逝……拥有十三亿人口和核大棒的中华军国主义罪孽难消!

作者附记:毕汝谐曾对文革、六四、美国航空母舰亮相黄海作出三次政治预言,无一不中!白纸黑字,铁证如山!

毕汝谐(作家纽约)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