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我和许多人都对中国感到不满?”

纪思道认为中国在习近平的领导下出现了倒退。 路透社

(法广RFI 安德烈)纪思道是『纽约时报』著名专栏作家,曾因报道中国六四事件获得普利策奖。周一纽时刊发了他题为“习近平和特朗普的天真很危险”的文章,认为习近平和特朗普在月底的G20峰会上,很可能会达成贸易战停火协议,“但即使达成可能也只是暂时的喘息,不会改变两个大国日益走向冲突的态势”。

作者认为美国总统特朗普和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都是冲动、专制和过于自信的民族主义者,对全球秩序构成了威胁。除了贸易战,作者认为“美中还有更广泛的对抗”。

他认为美中双方都会做出错误判断,认为对方可能屈服。北京会认为白宫的一个疯子在说大话,华盛顿则忽略了中国可以打民族主义这张牌。

但“北京方面似乎并没有意识到,特朗普对中国的挑战源于一些核心观念,反映了美国对中国的普遍幻灭”。

他举出自己的例子,学习中文并且在中国生活了五年,同妻子合写了一本关于中国前景乐观的书籍,名叫『中国觉醒了』。“但习近平破坏了中国的品牌,就像特朗普破坏了美国 的品牌一样,如今已经很难找愿意为中国说话的民主党人或共和党人了。”

作者在文中自问,为什么他和许多人都对中国感到不满呢?

作者指出,中国于2001年入世,旨在令该国融入全球贸易体系,成为一个日益负责任的大国,在邓小平和江泽民统治下,这一进程基本向着正确的方向前进,在胡锦涛统治下停滞不前,“在习近平的领导下则出现了倒退”。

中国窃取技术和知识产权,在南海军事行为更为激进,并在国内遏制自由。拘留新疆100多万穆斯林,逮捕律师和基督徒,不断挤压自由思考的空间,冒犯普世价值。

作者说,“过去,我每年都在中国进行报道,但现在,发放记者签证的限制变得极为繁琐,以至于不值得申请。而且我本来还是中国人民的‘老朋友’呢”。

作者指出,美国的企业高管们本来是亲中国政策的坚定支持者,但他们也心冷了。作者举出与长期以来与中国关系密切的美国前财长保尔森日前在纽约亚洲协会的发出的警告让他感到震惊:“经济紧张局势正在达到一个临界点”。

作者赞同保尔森的结论:“如果美国和中国不解决它们的问题,世界将面临‘巨大的系统性风险’”。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