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日關係全面正常化任重道遠

中日關係有好轉的趨勢,兩國高層人員來往頻繁,日本首相安倍晉三時隔12年第二次正式訪華,但是近三十年來國力對比的變化影響了中日關係,兩國關係很難得到令人滿意的改善。

Chaoxun201811
《超訊》2018年11月號

日本和中國是無法搬家的鄰居,本來就應該維持睦鄰友好的關係,再加上日本和中國在經濟上互補面甚多,早已進入了相互交融不可分割的程度,在政治上也互相睦鄰友好才對。

但進入本世紀之後,中日關係就一直是所謂「政冷經熱」,兩國在經濟上密不可分的同時,在政治上卻一直勢如水火。關係惡化的原因看上去是因為兩國在歷史觀上有若干相違之處,但更深層次的原因其實是在於近三十年來兩國國力對比的變化。

單純就兩國關係來說,近年來中國國力超出想像的高速發展而引發的雙方不適應是更大的原因,從明治維新之後,日本和中國就一直實際存在著一種老師和學生的關係,但實際上中國一直不甘於這種關係,現在憑藉於國力對比的變化而力圖改變這種關係甚至倒轉過來,應該說這才是兩國關係「政冷經熱」的實際原因。

中日關係正尋找新的平衡

本來,在大方向不發生變化的前提下,假以時日,兩國最終都能認清並且習慣於現實而達到新的平衡,屆時中日關係自然會正常化,這也就是兩國間雖然有這樣那樣的問題,但兩國政府都不以為然,放任自流而都不去刻意解決的原因。

近來中日關係卻有好轉的趨勢,兩國高層人員來往頻繁,今年5月中國總理李克強在出席中日韓領導人峰會之後對日本進行了正式訪問,日本首相安倍晉三也將在10月份時隔12年第二次正式訪華,這也是在野田佳彥2011年訪華之後時隔7年的日本首相訪華。

筆者不認為這種傾向是基於兩國的共識,中國試圖改善過於緊張的中日關係的原因可能更多一些。美國總統特朗普在執政之後所奉行的單邊主義政策使得中國政府試圖擴大和加固朋友圈,這時本已是雞肋的中日關係又出現了新味。

戰後,中國執政當局一直掌握著中日關係的主動權,上世紀70年代中日邦交正常化之後更是這樣,「中日友好」在日本的政策考量時始終有最高優先權,民間也把「中日友好」視為衡量政府外交是否成功的準星。每當中日關係發生問題的時候日本人總是很懊惱,而當中日關係好轉的時候日本人總是很欣喜。

但現在形勢有點不同了,中國實際上已經喪失了這種主動權。進入本世紀之後,特別是最近這些年,「中日友好」已經成為了一個困難到幾乎無法達成的目標,批判日本已經成為了中國的一種政治正確,同樣在日本批判中國也是時髦。最嚴重的是2012年9月出現反日遊行局面失控,發生打砸搶燒之後,電視畫面使得不少日本人認為不可能再有「中日友好」,對中國的好感度降到了歷史最低,之後雖然因為民間旅遊的發展,中國的對日感情有所升溫,但很諷刺的是因為某些中國遊客的舉止以及其他文化差異,反而使得更多日本人不喜歡中國,日本官民雙方都已經不再追求「中日友好」了。
特朗普就任美國總統之後奉行「美國第一」的外交經濟政策,和中日這兩個對美最大的黑字國家發生了貿易摩擦,這可能是近來中日接近的原因。

但如果僅僅是這個原因,中日關係並不能得到令人滿意的改善。

日本希望成爲「正常國家」

本來上世紀日本的那種把「中日友好」奉為至上的態度就不能說是正常,那只是出於那場戰爭的參加者對中國的負疚感,而只靠感情因素無法維持兩國關係長治久安。隨著戰爭參加者的逐漸去世,對那場戰爭的記憶和愧疚也在逐漸逝去,安倍晉三在2015年8月14日發表的戰後70周年談話中就說過,「戰後出生的日本人不能再背負繼續謝罪的宿命」,要知道這種認識在日本有廣泛的民意基礎,看不到這種民意基礎,兩國永遠就只會雞同鴨講。

安倍晉三在9月20日的自民黨總裁選舉中戰勝石破茂而連任,得到了再執政三年的可能性,安倍政權也可能成為日本歷史上最長久的政權。這樣安倍就可以放手實現修改日本憲法的政治抱負。

當然修改日本憲法是一件長期的任務,不可能一蹴即就。安倍本人現在說保留放棄戰爭的憲法第九條原文只追加承認自衛隊的文案,但修憲在戰後的日本一直是一個禁區,七十多年來未能成功,如果這次能夠實現修改,哪怕只改一個字也是一次劃時代的事件。有了第一次,再三再四就不困難,修改或者廢除憲法第九條就只是個時間問題,日本肯定要恢復成為正常國家。

要實現日關係正常化一定要面對這個現實,中日關係已經不會像一些老人所希望的那樣回到上個世紀,國際地緣政治以及中日兩國的相對國力對比都發生了天翻地覆的變化,中日沒有了來自蘇聯的共同威脅,中國也已經成為全球第二大經濟體,單純體量已經接近於日本的三倍。

中日友好成爲回不去的過去

但這些變化也不會像一些人想像的那樣使得日本更靠近中國,要知道日本和美國保持著很牢固的同盟關係,在看得見的將來沒有破裂的可能。同樣是貿易戰,美國對中日兩國的要求雖然相似,但出發點是截然不同的。美日之間只是如何分蛋糕的爭執,但中美之間卻稍有不慎即會出現你死我活的僵局。在中美關係遇到暗礁的時候指望中日關係好轉來平衡中美關係是不切實際的奢望。國家與國家之間並不僅僅是金錢利益關係,還有意識形態和價值觀的一致,甚至在有些時候意識形態和價值觀更為重要,特別是中國一直在高調聲明強調和美國以及包括日本在內的西方國家在意識形態和價值觀方面不同的時候就更是如此。

而且和日本人的對華感情不同,中國人在這個問題上表現得尤為撕裂,不少去過日本的中國人都喜歡日本,而不少沒有去過日本的中國人則視日本人為妖魔鬼怪,這點在中國網絡上表現得更為淋漓盡致。要恢復中日關係正常化,首先官方媒體要端正自己的立場來彌補這種撕裂。

所以雖然表面上看來中日關係在鬆動,但也就是一種向正常水準發展的動作,恢復到像上世紀那樣的「中日友好」已經不可能,也不需要。

文/俞天任,《超訊》2018年11月號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