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防军枪口调转 罗兴亚危机让昂山素季走下民权圣坛

电影《昂山素季》中由杨紫琼饰演的昂山素季面对军政府枪口保护民众DR网络图片

(法广RFI 弗林)2017年8月,位于缅甸西部的若开邦境内爆发了一场严重的民族武装冲突。缅甸国防军以打击恐怖团体“若开罗兴亚救世军”的名义,在居住了上百万少数族群罗兴亚人的若开邦等地,开展了大规模暴行。缅甸政府军此后在数月中,对这个穆斯林无国籍群体的迫害被联合国划分为“种族清洗”。其不但造成大量罗兴亚人在自己居住的国家中于和平时期受到战争罪行,他们中还有三分之二的民众在缅甸军方的围堵下,被迫逃离家园来到了领国孟加拉国避难。据联合国难民署于事件发生一周年后,在今年夏天的统计显示,现有超过90万的罗兴亚难民生活在孟加拉国境内。

尽管缅甸官方在最初表示,政府军是在受到恐怖分子袭击后才加以正当还击,但从军方所采取长达数月的具有针对性的杀戮、轰炸和大面积纵火烧毁罗兴亚人村庄的攻击性行为来看,缅甸军方对这一少数族群的系统性迫害程度,明显超出了其用来自辩的“自卫”初衷,或其他任何可被称之是合理的解释。这一事件的持续进行也使得该国领导人昂山素季成为了国际社会的众矢之的。依照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在去年3月建立的,缅甸独立事实调查团主席达鲁斯曼(Marzuki Darusman)的说法。他在今年10月于联合国安理会发表相关调查通报时指出,调查团在缅甸克钦邦、若开邦和掸邦发现了大量违反人权和虐待行为,这些行为则主要由缅甸军方和其他安全部队所为。独立调查团认为,其无疑构成了国际法规定的最严重罪行。达鲁斯曼称,调查团为此向联大递交的报告长达444页。

在缅甸官方拒绝提供配合,并拒绝允许联合国人员入境调查的情况下,调查团曾前往孟加拉国、印度尼西亚、马来西亚、泰国和英国积累了大量信息,包括通过对受害者和目击者的875次深入访谈,卫星图像和经过认证的文件、照片和视频资料。该通报指出,缅甸军方在上述三地犯下的危害人类罪包括谋杀罪、监禁、强迫失踪、酷刑、强奸、性奴役和其他形式的性暴力;迫害和奴役。此外,调查团认为缅甸军方在若开邦还存在有危害人类罪的灭绝和驱逐的成分。通告在总结军方动机时强调,缅甸国防军所宣称的采取军事行动的必要性,永远不能成为其所犯下不分青红皂白地杀戮、强奸妇女、袭击儿童和烧毁村庄的理由。 缅甸军方所采取的战术与其面临的实际安全威胁极不相称,特别是在若开邦以及在缅甸北部地区。对此,达鲁斯曼表示,包括缅甸武装部队总司令敏昂兰(Min Aung Hlaing)在内的六名缅甸高级军官,必须因涉嫌若开邦北部的“种族灭绝罪”,以及若开邦、克钦邦和掸邦的“危害人类罪和战争罪”名受到调查和起诉。

就这一事件,缅甸国内宗教少数派罗兴亚族群的地位问题存在由来已久,其可被追溯至英国殖民期间。但自新世纪以来,信奉伊斯兰教的罗兴亚人与信奉佛教为主的缅甸人间的暴力冲突则多有发生。时至今日,尽管在国际社会的强烈呼吁下,于缅甸境内生活数百年之久的罗兴亚人,还是并不拥有该国的公民权利。他们中,绝大多数人的缅甸公民身份也不被缅甸政府所认同,是在政治上“没有国家的人”。但缅甸军方采用如此野蛮和残忍的方式,以种族消灭且系统性的手段来解决这一问题,还是引起了国际社会的谴责和愤怒。特别是面对暴行,除去缅甸军方所坚持的顽固态度之外,曾长期与军政府进行非暴力抗争,被软禁长达15年的缅甸全国民主联盟主席、国务资政昂山素季的暧昧态度也引起了广泛质疑和谴责。要知道,她在2015年上台前,就曾是饱受国际社会赞誉的缅甸民权活动家,还是该国非暴力提倡民主的著名政治家。昂山素季通过其与军政府的坚毅抗争,为她在国外塑造了近乎被圣化的形象。

作为缅甸独立英雄昂山将军的女儿,她不但拥有在早年于英国牛津大学进修任教,并后为联合国机构供职的傲人经历,昂山素季还在上世纪80年代末回到缅甸后,在见证了军政府对民众的民主诉求进行残酷镇压下,自发组建成立了后来缅甸国内的最大反对党、缅甸全国民主联盟。1989年,掌权的缅甸军政府以“煽动骚乱罪”开始对她施行软禁,其先后长达3个阶段,并一直到2010年才宣告结束。因此,昂山素季为缅甸民主政治的奋斗和呼吁,为其在这数十年中赢得了国际社会的无数赞誉。她不但是1991年诺贝尔和平奖的得主,其同样还收获了由欧洲议会颁发的“哈萨罗夫人权奖”、及由美国大屠杀纪念馆所颁发的“埃利·威塞尔人权奖”等重要国际人权奖项。而当昂山素季在2010年重获自由前,她的事迹还被法国著名导演吕克·贝松拍作同名电影加以歌颂。

影片讲述了,昂山素季前半生从旅居外国与英国政府生儿育女,再到回国后面对强权,带领缅甸人民争取自主,并开展政治活动的转变和成长故事。她为缅甸民权和民主政治的斗争,还为其赢得了作为首位获得诺贝尔和平奖亚洲女性得主的殊荣。她也为此付出了长期遭到监视和软禁,家庭被迫分居等迫害。那么,这名缅甸民族英雄在面对罗兴亚危机期间,所表现的又是怎样的态度呢。事实上,昂山素季在危机爆发初期选择了沉默不言,仅是在事件不断发酵并引发国际关注后,采取了承认暴力存在,但决口否认军方对罗兴亚人开展“种族清洗”的态度。在此期间,由她领导的缅甸政府不但拒绝各方的独立调查请求,当局也未曾对军方的恶行向肇事者采取过任何受到认可的批评或惩罚。此外,缅甸当局还在去年逮捕了两名调查罗兴亚事件的路透社记者,并于今年9月以他们违反了殖民时期的《官方保密法》判处二人7年徒刑。昂山素季也继续为当局打压新闻自由和调查真相的举动加以辩护。她一度称,恳请任何批评该判决并呼吁释放记者的人,包括美国副总统彭斯,“指出”到底哪里有误判。

昂山素季在面对非自己族群的罗兴亚人被如此大规模地残酷迫害之际,在她拥有政府领导权的情况下选择不作为的行为,引起了国际社会,特别是民权提倡者和机构的愤慨。很多人表示,他们在这一问题上遭到了昂山素季的背叛,后者也背叛了其所坚持的民主等基本价值。正因如此,包括上文提到的美国大屠杀纪念馆,及国际特赦组织等机构都相继取消了,他们曾授予昂山素季的奖章和荣誉。加拿大国会也在不久前宣布,一致同意收回其授予昂山素季“加拿大荣誉公民”的称号。国际特赦组织还在宣布,取消授予其2009年“良心大使”的公开信中写道,“您不再是希望、勇气和坚持不懈捍卫人权的象征,这令我们深感失望”。该组织秘书长奈杜(Kumi Naidoo)还在文中指出,如今昂山素季任期已经过半,她本人被解除软禁也已有八年之久,但是她没有利用自己的政治和道德权威去致力于保护缅甸的人权、公正和平等。对此也有声音认为,西方民间社会通过这一事件也应反思其在对极权国家中,将当权者和反对者分别加以偶像化、妖魔化的二元分类模式。这种思维往往会将两派所分歧的政治问题本身所忽略或激化,并大大的低估了无论是谁在台上,其所采用政策和执政方针是否真正有益于民众的重要性。

也就是说,所谓常规民主制度能保证让失去民心者下台,但并不能保证当政者就一定正确的误区。这一现象也在德国纳粹于上世纪30年代,在德国的掌权及其随后对待少数族群犹太人的政策中所体现出来。值得一提的是,昂山素季在罗兴亚危机中所表现出对该族群人的人权等基本价值的漠视,让无数西方评论家费解。对此,分析人士认为,这归根到底还是与昂山素季首先是一名坚定的缅甸民族主义者有关。在她眼里,本就不被当作缅甸人的罗兴亚族群不是其所应保护的该国公民,而更像是长久以来存在于缅甸国内,等待被处理的政治遗案。因此,当军方采取残酷手段镇压迫害罗兴亚人之际,对这一族群民众人权的保护在昂山素季眼中显然是次要问题。按照这一猜想,她或许从未是人权作为普世价值的信徒,在民族利益及时势所迫下,更不是所谓“非我族类”的罗兴亚人权利的维护者。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