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立平和罗曼·罗兰,不同方向的朝圣——评《特朗普就是个商人?想什么呢》

被视为中国自由派标志性人物的清华大学孙立平教授,最近发表了一篇涉及美国政治宗教的文章《特朗普就是个商人?想什么呢》。此文在国内读者中引起较大反响。

但在海外,即使挺川华人也少有人理会此文,也许他们也明白,孙教授所说的不太像是事实。一位美国的年轻女网友说她被“吓坏了”。因为她从孙教授此文才第一次发现,原来自己居然生活在一个由原教旨基督教控制的国家。还有人说,距离产生美,在资讯不够的地方,人们更容易美化或者简单化遥远陌生的外国事物,因此对孙教授此文可付之一笑。

但是,去年清华大学秦晖教授在写作《欧洲穆斯林政策》一文时,采用了德国新纳粹网站的资料,今年孙教授此文,也基本上是美国极右翼那一套话语体系和思维逻辑。这就不能不令我们重视了。因为他们在撰文时所选择的资料、所使用的语言体系,不会是偶然的,其本人的真实态度与立场一定包含在其中。

在此文中,孙教授高度赞美了美国总统,说特朗普风云际会,成了神圣的基督教“文明的拯救者”。这令我联想到,历史上曾有过一连串类似孙教授的“精神朝圣者”。例如欧洲的作家罗曼·罗兰等人,又如三十年代奔赴陕北窑洞的左翼知识分子。

20世纪的法国著名作家罗曼·罗兰和斯大林在一起。(图片来自diletant.media)

虽然当年的欧洲作家和奔赴陕北的青年,其朝左走的方向,与孙教授心向往之的右翼宗教境界截然相反,但其思维方式却有相似之处。正如一位推友的精彩评论:左右两个极端就像马蹄形,越来越接近。

这就给我们提出了一些无法回避的问题: 某些中国自由派人士为何与欧美自由派格格不入、名同而实异,却与西方极右白人种族主义者同声相应、同气相求?研究现代化的孙立平教授在为中国寻找道路时,陷入了怎样的认识误区?在特朗普上台后,中国自由派右翼的表现,会给我们这个时代留下什么印记?

特朗普和基督教:是交易不涉信仰

在谈特朗普的文章结尾时,孙教授告诫我们:“不要忘了他现在是一种以宗教为基础的价值观的承载者。在特朗普的身上,以宗教为基础的价值观因素远在政治意识形态之上。”

孙立平教授《特朗普就是个商人?想什么呢》文章截屏

自认对美国的政治宗教了解不多,我把孙的文章转到我的推特号上,公开并私下征求有识之士的意见。发表意见者大都是美国华人知识分子,其中也有基督徒,他们对美国的宗教与政治都很熟悉。

在此我吸收推友的意见,充实我本人的看法,归纳出孙教授此文的几点认识错误。

一、特朗普与基督徒右翼合作是交易,与信仰无关。

我们都认为,孙教授对美国福音派教会和美国百年来政治历史了解不够。基督教从未在美国获得过“国教”地位,美国宪法第一修正案规定“政教分离”。美国总统是包括不同信仰、种族的全体人民选出来的,按照政教分离原则,不允许总统把美国变成一个“神权国家”。即使总统本人是基督徒,也不能强调他只是某一个宗教价值的“承载者”。

特朗普和福音派基督徒选民的关系,是互相利用的关系,他们各取所需。特朗普早就认定要讨好基督徒来获得选举成功,福音派因自身衰落而产生严重的危机感,希望特朗普帮他们复兴宗教。2016年6月,美国福音派领袖人物在纽约开会,与特朗普确认了政治同盟关系。但这被认为是一个有违宪之嫌的交易。

 

英国主教保罗(Paul Bayes)说:“如果人们要支持极端右翼的民粹主义,......他们怎样才能把这个与他们的基督信仰相关联?”(Credit to Guardian)

为此,英国主教Paul Bayes严厉谴责美国福音派与白宫“勾结”,认为这是对基督教信仰的亵渎。Paul Bayes的意见代表欧洲基督教主流的看法。

二、孙教授所谈不是基督教价值观,而是宗教右派之偏见。

孙教授说:“在他们看来,美国赖以立国的基础就是基督教的价值观。”

这是错误的。美国立国的价值观基础是十七、十八世纪欧洲启蒙运动的思想成果,是理性、科学和人道主义观念的体现。

孙教授还说:“为堕胎、同性恋婚姻、限制信仰自由大开绿灯,这种传统的价值观在不断受到侵蚀。”这里提到的被侵蚀的价值观,其实只是宗教右派的价值观,并不能代表基督教价值观。所谓宗教右派,是部分基督徒发起的一个右翼文化政治运动,是一个政教“联姻”的模式。

在当今美国,具有社会关怀并推动民权的基督教左翼并不反对堕胎与同性恋婚姻。

三、特朗普及挺川福音派都严重违背基督教教义。

当孙教授把特朗普视为“最伟大的基督徒代表”,“价值观的承载者”,他似乎把特朗普推到上帝身边去了。真实的情况却完全相反。基督教是对信徒个人道德要求最高的宗教,而特朗普无论在政治上还是在个人生活方面,都可视为道德残障,他一生追逐的只有名、利、金钱、美女和掌声。

可以说,特朗普是上帝所厌恶的人。例如《箴言》所说耶和华所憎恶的七样,其中有“高傲的眼,撒谎的舌”很适合特朗普。真正的基督徒必然以特朗普为耻。布什总统父子说:特朗普代表他们所憎恶的一切。现任天主教教宗也说特朗普缺乏基督精神。

这位毫无宗教情怀与信仰的美国总统,竟然被孙教授安排到上帝身边去承载基督教价值观,这个强加于人的活儿,我想特朗普本人首先就会反对。

至于美国挺川福音派,他们投票选特朗普,已被西方基督教教会公认为是一个违背教义的选择,是福音派留在历史上的道德污点。

左右崇圣:方向不同思维相似

一位叫Lu的推友,把孙教授比作当年寄望于苏联的罗曼·罗兰。乍看起来,这二者没有什么可比性。特朗普不过是一个政客,他哪有苏联对知识分子意识形态诱惑的深刻程度呢?

但我们都知道,一切比喻都是蹩脚的。如果仔细推敲的话,孙教授和他所代表的中国自由派右翼,与罗曼·罗兰所代表的欧洲左翼作家,还真能找出一些可比性。

第一、在动机上,二者都对现实不满寻找彼岸救星。

罗曼·罗兰等人所处的时代是,上个世纪三十年代初,资本主义世界发生经济危机,德国的极右翼纳粹在竞选中获胜,知识分子陷入失望与迷茫之中。因此,罗曼·罗兰等人成为苏联共产主义的信徒,把莫斯科当作解决人类问题的钥匙。

而孙教授在大半个世纪过后,在东方似乎也陷入类似的迷茫,也在寻找什么。这个我们都懂的。

第二、 在思维方式上,同样是非理性崇圣。

从意识形态上看,孙教授与罗曼·罗兰所推崇的,是两种完全相反的“主义”——极右保守主义与左翼共产主义,但他们在思维方式上却有相似之处,即崇圣思维。

一个撒谎成性的奸商本来与基督教不怎么沾边,只是会在圣诞节买礼物而已,但一旦被选为总统,在孙教授眼里就成为上帝“价值观的承载者”了。正如当年的罗曼·罗兰,他们崇拜并赞美苏联,认为斯大林带领苏联人正在创造一个全新的世界。至于真实情况如何,他们并没有确切的了解与认识,就富于想象地,给自己崇拜的对象抹上玫瑰色彩,非理性地寄托无限期待。

第三、无视人权恶化,人文精神的丧失。

当年罗曼·罗兰等西方左派在歌颂苏联时,他们对斯大林的政治迫害不够了解,还有情可原。后来罗曼·罗兰去了苏联,发现了一些被掩盖的残酷真相,但他怀有对"共产主义"理想的追求,为了避免人们对苏联产生偏见,他保持沉默,不愿公开那些"消极现象"。为了某个“主义”,他们无视苏联人权迫害的严重问题。

今天的互联网已给中国学者提供了解真相的便利,但孙教授在评论特朗普时,同样缺乏人道主义角度的考量,例如,联合国人权高级专家最近警告:“世界走向了人权的反面,全球的人权状况正在倒退。” “种族主义和仇外分子肆意煽动针对难民的歧视和仇恨。”

人权在全世界范围里倒退,与特朗普上台有很大的关系。孙教授不会不知道,特朗普上台后撕毁了多少国际协议,破坏了多少国际规则,对贫穷国家以及移民有多少歧视与谩骂。二战后西方建立了新的人文价值观,例如平等人权、环境保护、反对一切形式的歧视等理念,美国前总统罗斯福所建立的战后世界秩序,这些全都被特朗普弃之如敝履。对此,孙教授似乎视而不见。

当年,罗曼·罗兰曾将批评苏联的人,视为腐朽没落的资产阶级而不予理睬。同样,今天很多具有人文精神的西方知识分子批判特朗普,却被中国自由派右翼斥之为“白左”。不屑听取“西方白左”的看法,这都是由于人文精神的丧失、无视他人苦难的缘故。

中国自由派为何陷入极右误区?

有推友说:传统基督教其实是偏左的,是同情穷人的。但中国自由派中的一些基督徒或慕道友,推崇的却是带白人种族主义色彩的美国原教旨福音派。孙教授的文章就体现了这一点。

这种情况,西方自由派都看在眼里。德国汉学家雷克就多次在推特上,表达他对中国“公知”的极度失望。我的一些西方汉学家朋友私下说,他们鄙视这种汉人:自己是黄种人或移民,却支持特朗普去歧视其他的弱势族群。

由此可见中国自由派与欧美自由派的分野。一位推友分析说:“中国社会整体政治光谱右移。所以有些中国的自由派,放在西方体系中是不折不扣的保守右派。”

中国自由派右翼之所以陷入如此极右误区,甚至到了接近新纳粹的地步,这首先与中国几千年的传统文化有关。例如,中国传统中的“强人崇拜”、大汉族主义对“非我族类”的弱势民族的歧视,对女性的轻蔑,这些都和美国极右派不约而同,有惊人的相似之处。

其次是视野问题。特朗普正在给世界带来怎样的灾难,撕毁伊核协议怎样威胁了中东和平,这些令西方知识分子倍感忧虑的问题,中国自由派右翼既看不清楚,也不愿意去看。他们沉浸在幻觉中,怀着虚假的希望误判形势,做特朗普的啦啦队,还发挥了想象力,不着边际地等待圣人的拯救。

像孙教授一类的中国自由派,他们曾为中国人的思想文化启蒙做出了贡献。在涉入国内问题时,他们的认识大都比较准确,例如,孙教授和秦晖先生的农民问题研究,都有对底层人民的同情。但想不到的是,面对特朗普带来的世界逆流,他们的表现如此令人诧异。对此,我的分析只是抛砖引玉,希望能引起更多的思考。

最后,我想引用牛津大学教授Stein Ringen的文章《THE NEW COLD WAR》中的一句话:面对这世界新的冷战时期,我们只能靠各自从我做起,捍卫自由民主。

 

茉莉,“美国华人”公众号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