习近平思想成了筐 王沪宁蔡奇被指帮倒忙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
网络照片


关于习近平思想的狂热宣传似乎让中共党内不少人也看不下去了,现在有亲官方的舆论出来叹息,指习思想宣传不可谓不多,却又没有几个人能说清道明。认为习思想被降格,让习思想变成了一个筐,什么都可以往里面装。而常委王沪宁,北京市委书记蔡奇、中宣部长黄坤明被指助长了这一现象。

亲北京的多维网4日刊载的“习近平思想正在被掏空”似乎传达着某种气候。该文发问,“为何大张旗鼓、铺天盖地的’推广‘不仅没有喊来人们对于’习近平思想‘的认知与理解,反倒加剧了各方的反感与排拒”。

 

该文称“多数表态和发声往往将习近平思想捧得很高”,比如常委王沪宁的习思想“是当代中国马克思主义”,北京市委书记蔡奇要把习思想作为“案头卷、工具书、座右铭”,中宣部长黄坤明的习思想“是新时代共产党人的思想旗帜”,中央党校韩庆祥被把习思想称之为“新飞跃”“新话语”“新贡献”之论,连篇累牍,“在实践层面却没有多少可操作性”。

 

有些中共主管宣传官员、党报官媒”头脑僵化,远远没有现代化“,不遗余力推出『“平”语近人 习近平总书记用典』、『习近平谈治国理政』、『习近平的七年知青岁月』,宣传这些书籍如何做世界范围内大卖造势,可是“收效却甚微,有时候甚至起到了反作用”。

 

文章反讽习近平亲信蔡奇,对如何学习好习近平思想做过阐述,比如要强化战略思维,走好群众路线,“可具体到操作层面,却是清理低端人口时的’刺刀见红、’真刀真枪,‘敢于硬碰硬‘‘战略思维何在?群众路线又从何谈起?‘”

 

文章批评习近平思想进高校,各大高校纷纷成立学习习思想研究会,国家社会科学基金项目顺势而为,2018年许多年度课题都是关于习近平思想及“新时代’下的学科研究,最为典型的是陕西社科类推出的”梁家河大学问“,”很快成为世界舆论嘲讽、调侃的对象“。

 

文章称,宣传机器传播习思想不可谓不努力,”可越是宣传,越是离地,越是让人反感。慢慢地,习近平思想成了一个筐,什么都可以往里装。“

 

文章还指拥有海量受众群体的“今日头条“被要求整改了,道歉信还要写上”四个意识“淡薄,”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缺失“;一些互联网巨头,也在当局授意下“不得不时不时通过党报官媒表忠心,为习近平思想的高瞻远瞩鼓与呼”。”“为习近平思想戴高帽、吹吹牛皮,越来越多的机构和高校将研究习近平思想当作政治服务或是获得国家社科基金的捷径”。

 

亲北京的文章属“忠心劝谏”,批评“大臣”们把事情做歪了,耽搁了“皇帝”的大事,全力腾开了习近平,好像习近平对这些官员们的“胡作非为‘一无所知似的。并指责党的官员们帮倒忙,结果“让越来越多的人笃定,习近平就是在搞个人崇拜,中国正在重新回到毛时代文革的老路”。

 

但是忘了一句老话,“上有所好,下必甚焉”,问题的源头还不是出在习主席本人身上?

 

该网还有另一篇文章指,最近习近平思想的多个部分已悄然“降格”为“重要表述”,据称,在中共的理论话语体系中,思想与重要表述是两个不同级别的表述。在中共理论宣传中,“只有重要论述上升为思想这样的单向流动,极少见由思想降格为重要表述的”。

 

该网指,习近平多个思想被降格,比如中共另一个常委汪洋10月25日在北京召开的中国和平统一促进会成立30周年大会上就把之前“以习近平总书记对台工作重要思想引领新时代对台工作”,变成“认真学习领会习近平总书记关于对台工作的重要表述”,另外,“习近平新闻舆论思想”也被“习近平新闻舆论重要表述”取代。

 

也许,习近平思想的说法太泛滥,分支太多,比如有习近平法治思想、强国战略思想、青年工作思想、教育思想、强军思想、体育思想、文化思想等等,不一而足。

 

该文称,习思想的“降格”,或许正是维护习近平权威之举。

 

法广RFI 安德烈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

  1. 用美国民主法治对应中国两轨制

    两轨制源于苏美冷战。列宁提出了红色资本家过渡社会主义的路线,即政治不变,贸易照做。

    中美建交后,邓小平用韬光养晦演释出了改革开放,其实是三坚持下的贸易开放。张维迎用两轨制定义了中国模式,改革就成了一句空话。

    中国把市场经济开放喻为改革,其实并没有任何改革的意愿。一方面开放资本主义金融市场,一方面坚守唯物史覌。真正改变的是科学社会主义的阶级斗争目标,即不再消灭私有制和资本家,而且把资本家发展成中共党员,参加政治协啇。

    协啇什么?如何接受党的指挥、三坚持社会主义市场经济。

    什么社会主义市场经济?

    林毅夫的新结构发展主义加张维为的政治三步曲。有人把这套新思想喻为毛泽东主义。受到党内反对。

    党内的斗争反应到国际社会,引起了美国的反应。这就是1847年的”哲学的贫困”的争论和20世纪的凱思斯与哈耶克之争。
    贸易好不好?马克思认为贸易好在可以社会化。不好在贸易中的资本权利有”剥削压迫统治”的罪恶。

    中国话称为”奸啇”。马歇尔定义为竞赛和自由市场经济。马克思定义为无产与有资的生死角斗场。

    人民币加入SDR之后,实质上承认了世贸宪法,但是,并不肯承认唯物史覌过时。或者说,阶级分析法对于政党政治有用。于是党领导一切就与美国民主法治冲突起来了。

    我不评议中国模式。

    只分析民主法治对应两轨制的中美关系。

    两轨制其实是政治经济一轨制。只不过要由中国一票否定式。

    美国不答应,于是,美国采取两轨制,把贸易与政治分开来谈判,甚至不与中国论政。没有政治约束的贸易谈判,人民币不如美元,中国无法获胜。

    中国把贸易法扯入政治议论,指责特朗普单边主义、民族主义和民粹主义等等都站不住脚。因为美元就是定价货币。如果定价不单边,度量衡会大乱。明眼人一眼可見中国政界的无知和别有用心。

    识破这无知只有”政治与经济”不要混淆评议。才可能看出政治经济学在一些领域是无作用的,在一些领域甚至是有危害的。

    其实,政治经济学只在无竞争和不完全竞争的项日上有些指示作用。例如ofo产业。它说明某行政长官关心了一下群众的交通。事后烧一些钱,云过天清。若把它当作市场经济,就是一笔欠债违约滥帐。

    用ofo比喻中国长官思维很贴切。

    他可以在中国境内大吹大擂,不可以在国际上树碑立传。因为这种政治经济学基本原理,至今还没有人超过卡尔●马克思,成为新政治经济学思想。

    苏联解体,不是经济失败而是经济成功造成了一种不利的社会与政治气候,这种”几乎普遍地仇恨它自己的社会秩序的气氛”,只有美国的民主法治可以解诀。

    苏联用民主法治解决了70年的血拼。

    中国用反腐重蹈着血战。

    美国并不关心中国的反腐与清洗,只关心中国的外汇储蓄金是否够支撑折腾。

    民主法治就这样应对着两轨制,试看天下谁能敌!

    只要中国有美元,中国就可以在国际上扮演民主秀和多元宝。一旦中国欠债违约或众叛亲离,绝对不会有人可怜。

    这种政治也叫创新?

    还是好好读一下资本论和沈大伟的政论。千万不要用政治经济学解释国际社会!

    回覆刪除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