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权观察组织谴责朝鲜对妇女的性侵犯

据人权组织人权观察 11月1日发布的一份人权报告说,朝鲜警察与政府官员对妇女进行性侵犯的情形非常普遍,且完全不受法律约束。从中国遣返回朝鲜的女性,常遭受虐待、监禁以及性侵犯。人权观察组织访问了超过五十名逃离朝鲜的妇女,报告详细描述了她们遭受警察或政府官员性侵犯与虐待的过程。

这份报告指出,大部分朝鲜妇女身为市场小贩或脱北者,比男性拥有更多的行动自主权。但许多逃到中国后被遣返的妇女,会面临到极为残酷的虐待、监禁或性侵。许多从中国偷渡物资回朝鲜,并在遭政府禁止的私人市集贩卖的妇女,会被迫以性交易的方式贿络警方。报告显示,加害者包含了国营公司的经理、市集出入口或检查哨的警卫、以及警察、检察官、军人还有铁路稽查员。一名受访者表示,她曾在边境看守所的一间暗房内,在三天没进食的情况下,遭警察性侵犯。人权观察组织执行长罗斯 指出:“性侵害在朝鲜是一个公开、不被重视及高度接受的秘密。朝鲜妇女如果知道有任何伸张正义的管道,可能也会掀起一波米兔风潮(MeToo)。但这样的想法在金正恩的极权统治下是不存在的。”

朝鲜长期以来是世界上人权状况最为恶劣的国家之一。早在2004年,联合国便设立了朝鲜人权状况特别报告员一职,对朝鲜的人权状况进行监督与报告。鉴于朝鲜人权状况的严重性,联合国人权理事会于2013年设立了朝鲜人权问题调查委员会,授权委员会调查在朝鲜境内发生的蓄意、普遍和严重侵犯人权的情况。2014年2月委员会提交了调查报告,并得出结论:朝鲜存在蓄意、广泛和严重的侵犯人权行为。在许多情况下,侵权行为涉及基于国家政策的危害人类罪,主要肇事者是国家机构及其人员;委员会建议进行问责,包括由安理会将朝鲜局势移交国际刑事法院。

现任朝鲜人权状况特别报告员金塔纳最近阐述了他对近期半岛政治局势和朝鲜人权状况的看法。他指出,“我有责任从人权视角对这些谈判和向前推进的进程进行观察。很遗憾,实际情况是朝鲜的人权状况仍然没有改变,该国的人权状况仍然非常严峻”。金塔纳表示:“就严重侵犯人权行为在朝鲜寻求真相和正义的可能性仍然存在。为什么这些问题不应当被掩埋?因为,在危害人类罪的问题上,只要正义没有得到伸张,就会对将来的过渡带来风险,就会对将来的和平协议带来风险。这就是为什么我现在在朝鲜的问题上大声疾呼:请现在开始讨论人权问题,不要把它搁置在一边。”

金塔纳还指出:“调查委员会发布了一个非常重要的报告,其中记录的最为严重的侵犯人权行为就是朝鲜境内的政治犯营地。现在我们对此并没有更多的信息,例如大概有多少人住在里面,管理营地的是一种什么样的系统,营地内囚犯的最基本需求,像食物、保健等等方面的情况是什么样的,我们并不清楚。这是一个黑洞。我希望那些与朝鲜进行谈判的各方能够明白,如果他们达成一项协议,宣布和平,那么他们将会开始与一个有着这种政治犯营地的国家做生意。对于我作为人权报告员而言,这是一个非常大的关切。”

法新社此前曾经报道说,朝鲜外劳在中东和俄罗斯没日没夜地被迫劳作。一名脱北者卢熙昌(音译)在美国华府的记者会上表示,2014年,他在草丛里躲藏2至3个月后,才终于逃到韩国。卢熙昌提到朝鲜仍遭制裁,他认为被送到海外的劳工数量“不会很快减少,将会继续增加,因为(外劳)赚取的辛苦钱对他们(朝鲜当权者)的财源来说至关重要”。卢熙昌表示,自己在中东呆了7年,在科威特呆的时间最长。当时他每天从清晨5时开始,在工地工作到晚间11时,由于无法在酷热的白天完成工作,经常要加班到深夜。他说,10至30名朝鲜工人共用不超过20平方米的闷热房间,和一个存储空间的大小差不多。前联合国朝鲜人权问题特别报告员达鲁斯曼曾经指出,截至2015年,估计有3万名朝鲜人在俄罗斯工作。这些劳工虽然身在海外,但是仍受金正恩政权的严厉控制。他们过着像奴隶一样的生活,而平壤每年从外劳身上获得高达23亿美元的收入。
作者:法广 RFI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