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者不要脸怎么办?


      
什么时代都有不要脸的人,自然,也有不要脸的学者,在古代,也可以叫文人,或者士绅。但是,也许这样的宝贝,什么时代,都没今天这么多。古代不要脸的士绅,或多或少,还会有几分不好意思。当年做了魏忠贤干儿子干孙子的士绅,没见过拿出来招摇的,但是,如果放在今天,跟朝中某个大人物的家人攀上了点关系,多半是会拿出来吹的,一丁点羞涩的意思都不会有。

古代没有明确的学术规则,但是抄袭这点事,文人们做起来,还是要遮遮掩掩,断不会被当场拿着,硬着头皮不认账,但是,今天的抄袭者,明明是李鬼,却敢跟李逵打官司。弄得不好,还真能打赢。这种事儿,其实就是偷东西,跟街上的贼,没区别,但一个个有前科的大学者,却依旧衣冠楚楚,在人前人后,人模狗样地招摇着。

至于跟占女学生的便宜,甚至利用做导师之便,千方百计勾搭女生,把人睡了,然后不认账,甚至,再找个机会把当初许给人家的钱打官司要回来,也不是一例两例了。在国外,师生之间,由于构成了权力关系,所以必须严格控制私下交往,有了恋情,会被严格禁止。然而,在我们这里,越是有权力关系,能拿住人家,就越是会利用这层关系。害得好些女生,一旦有了男导师,就心惊肉跳。当然,为了图某种好处,主动投怀送抱的不算。

至于为了蝇头小利,明争暗斗,告黑状,坏人好事的,就更多了。甚至,为了丁点鸡毛蒜皮的小事,跟泼妇一样,公然骂街耍泼,厮打在一起,全然不顾脸面的,也不是没有。

在中国,博士招生,必须像高考一样的考试,推荐入学,基本上推不开。原因之一,就是因为对于某些博导来说,如果你让他自主选择,那么,他真的能把三陪女给你选进来。紧是这样,招生中的种种猫腻,还是多得不得了。有些有权势的导师,甚至公然暗示女考生开房。有老板告诉我,这些人在接受外面老板的招待的时候,找小姐,一次就好几个,像有性瘾似的。

最难拿的是,这样的人,像学术不端这样的事儿,人家是根本不在乎的。就算你当着众人的面,给他们揭出来,人家理都不理你。也不会遭到什么处理,因为,这样的人,在自己的学校,都是被倚重的大人物,惹不得的。所谓学术不端的事件,遭到所谓“零容忍”处理的,都是小人物。不幸的小人物有样学样,一不留神,就被当了靶子。

当吴敬梓写了《儒林外史》,写尽当年读书人的丑态,充其量,也不过是迷恋科考,贪图钱物。如果他老人家活到今天,估计都没法下笔了。今天的儒林,不会有外史,只有丑史,秽史。

哪个时代都有不要脸的读书人,但是,偏偏这个时代,这样的人混得风生水起,春风得意。不仅没有人敢当面撸他们的虎须,他们却可以冠冕堂皇地往别人身上泼脏水。傍上了权力,没法不得意。尽管,只是下贱的得意。

张鸣,微信公号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