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對決,港人豈能隔岸觀火

 

中美貿易戰已正式開打,在美國中期選舉前後,或會有所緩和,但從美國副總統彭斯最近針對中共專制政權的發言,已可看到中美之間的矛盾是相當深層及不止於貿易的紛爭,涉及兩國根本的利益。因此,不少評論家已預見從中、長期來看,中美的衝突必會加劇,甚至會進入新時代的冷戰。在此場貿易戰以至冷戰中,中國要贏絕不容易,即使最後能贏,也只可能會是慘勝,更不要說輸得徹徹底底了。

在彭斯的發言中,除了指出中共如何利用西方國家所給予的自由空間,把專制之手伸展至這些國家干擾它們的運作,也提及中國內部的不少問題,包括了中共如何利用社會信用體系去監控社會和壓制各個宗教,亦提到台灣的民主發展,但卻沒有一句提到中共如何在香港一步步實行威權統治。

當然美國政府不會不知道香港現在的情況,但在針對中共的「檄文」中卻迴避了香港的問題,相信是美國政府還想保留一些迴旋空間,不想與中國的「戰爭」波及香港,就不用因為中國各樣威脅到美國利益或損害人權自由的行為,而要被迫改變對港政策,因那會觸及美國在香港的利益。但無論如何,港人應如何面對中美那難以避免的「戰火」臨到香港呢?

有些人或許抱着隔岸觀火的心態,認為這是大好機會,正好等中港經濟轉差,當股市及樓市大跌時,用他們手握的大量現金就可大買平貨了。當然也會有一大批人打着大大的「愛國」旗幟,身先士卒對美國口誅筆伐,甚至指摘那些反共人士趁火打劫,通番賣國。但他們的腳是最老實的,早已有了外國護照,子女都是讀國際學校,當他們發現香港真的出現難以逆轉的危機時,會是走得最快的一群。也有些真的是抱着幸災樂禍的心態,希望中共政權因此戰而受損,甚至有可能會崩潰,那香港就有機會走自己要走的路了。
做好準備應對巨變

雖然動機不同、期望不同,但這些人共通之處是他們抱的心態都是隔岸觀火。不過,即使美國不會因中共的所作所為而改變對香港的政策,也不論港人是否希望如此,但中港之間經過了這十多二十年,已融合至相當程度,若中國在與美國的「交戰」中受傷甚或受到致命打擊,香港也難以獨善其身,無可避免亦會受傷,甚至傷筋裂

問題的重點不是港人希望中國贏或輸,因無論我們怎樣想,最後勝敗是取決於中美兩國各自的底牌有多大、能否在長期對戰中仍能保持戰鬥力及採取的策略能否靈活應對對手的攻擊和針對對手的弱點予以致命反擊,港人能有的作用是近乎零。也就是不論我們是否想見到,但我們一定要有心理準備,這場歷時不短的中美大戰必會傷及香港。因此,隔岸觀火的那些不同心態都不足以幫助港人共同應對未來會出現的難關。

中美大戰會出現甚麼結果,是沒有人能準確預見的。但有一點卻可肯定,配合其他內、外因素,中美之爭會加速中共在大陸的統治模式的改變,或是促使中共更加走向個人獨裁的體制、或是被迫開放社會走向自由化、但也有可能在一段時間後整個政權崩潰。正因最終的走向是不能預見,故港人需要以慎重的態度,不能事不關己或以為可以坐收漁利,亦不要「跟車太貼」,那才能做好準備去應對未來由中美之戰所催生的政治、經濟及社會大變動。

香港正處中國發生巨變的前夕,除非已準備好了跳船以求自保,所有不會及不想放棄香港的人,無論是藍是黃,都不能對前面將要發生的危機過於輕忽或掉以輕心。做好準備是指我們要先設想好所有會出現的可能,分析在各可能下香港能走的路有多大空間,並在此時就做最好的部署,令危機出現時,我們能把握得到當時可以有的機會,起碼要保存香港的根基,不至於完全湮沒於歷史的巨浪中。若時機把握得好,無論中國本身如何,或能為香港創造新的契機。

戴耀廷,香港《蘋果日報》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