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捧邓贬习”是天真还是站队的权宜之计?

 

在2018年10月25日的《明镜编辑部》第333期里明镜集团执行总编陈小平与前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所综合研究室主任、副研究员程晓农博士,解读邓朴方谈改革开放的讲话明镜书刊连线 播客下载本次节目

(法广RFI 小山)邓小平之子邓朴方先生在中国残联会议上的讲话,让“捧邓贬习”论更加引发热议,在2018年10月25日的《明镜编辑部》第333期里,明镜集团执行总编陈小平与前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所综合研究室主任、副研究员程晓农博士,解读邓朴方谈改革开放的讲话,并分析“捧邓贬习”的现象。今天《明镜书刊》节目,我们请来明镜电视编辑邱灵女士,给大家详细介绍这场採访。该节目文字稿收录在《外参》杂志第103期。

法广:最近中国国内“捧邓贬习”的风气很盛,邓朴方先生的讲话更是掀起高潮,程晓农先生对这段讲话有何看法?

邱灵:程晓农先生认为邓朴方的发言其实是中国国内的代表性现象,各个阶层都有很多人对现状不满。捧邓的真正目的不是颂扬改革开放,而是借此讽刺或贬低习近平的政策。但程晓农先生也特别指出捧邓的人忽略了两个问题,首先就是必须思考改革开放到底有没有最终目标?没有目标都是摸着石头过河;再来就是如果改革没有目标,那么改革又是怎么发生的,是什么原因造成改革?这两个问题必须先厘清。

法广:邓朴方的讲话确实影响很大,但邓朴方谈改革开放,习近平其实也谈,为什么现在要“捧邓贬习”呢?他们之间有什么异同之处?

邱灵:程晓农先生认为,从邓小平到习近平,中国改革开放40年的共性之一就是绝不谈转型,因为中国从不承认改革的目标是制度转型,坚决抵制民主化。共性之二就是在经济制度上,不愿承认真正的市场经济,而是由政府根据自身需要随时改变经济体制。至于习邓两人的差异其实很明显,但程晓农先生指出,很多人只从表象评断,忽略深层的问题,深层的问题是什么?套用邓小平的话来说,就是国内的大气候,中共的集体领导和个人集权,一直以来都是呈现钟摆式的摆动,集体领导可摆盪到个人集权,个人集权也可再摆回集体领导,就看政治环境的需求。邓小平韬光养晦也好,习近平高调行事也罢,政治方面都可能有松有紧。

法广:目前的时代背景似乎已不适合重温邓小平,不过像“怀念邓小平,批评习近平”这样的说法,除了一部份人存在天真的误解之外,是否还有其它考虑?比方说打着邓小平的旗帜去反习近平,也许会安全一些?

邱灵:关于这一点,程晓农先生特别谈到,其实在80年代集体领导时期,很多人也是通过对某一部份官员和政策的不满,加入集体领导群体当中的另外一派,当年邓小平和陈云泾渭分明,高层官员都是选边站。“捧邓贬习”是同样的手法,不过当然要在某个派系里才能操作,如果跟系统沾不上边,唱什么调都毫无意义。只不过今天的中国跟过去已经大不相同,现在很多老百姓的不满,是因为失去了江泽民、胡锦涛时代那种花钱就能买稳定的太平日子,中国人现在普遍面临的压力是必定会出现的,享受过当年的好处,现在就要面临习近平时代的各种压力。

法广:在“捧邓贬习”这波热潮中,鲍彤先生对美化邓小平的说法提出批评,他认为批判习近平的同时,也要批判邓小平,对此程晓农先生有何看法?

邱灵:程晓农先生认为鲍彤先生的看法没有错,但眼界可以再放宽一些,不要只侷限于中国40年的经验,不要只侷限邓小平和习近平,因为他们做的很多事,是这个体系晚期必然会出现的规律,没有什么特别的,只要把中国现在发生的事和东欧、中欧对比,就会了解中国不过是在重复着苏联建党、建国到垮台这个过程中所经历过的种种起伏。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