纽时: 南海中美随时爆战堪忧

参加南海军演的中国海军舰队,2018年4月12号路透社采用第三方图片

(法广RFI 小山)中美举行安全战略对话之际,美国纽约时报发表文章,警告中美两国贸易争端恶化两国关系,对中美在南海降温起反面作用。北京和华盛顿之间的对抗主要集中在中国对几乎整个南海的领土主张以及美国挑战它的企图。双方的立场都如此坚定,以至于任何化解或避免对抗的妥协行为似乎都不太可能恐致冲突升级。

据纽约时报报道,今年 9月,美国驱逐舰“迪凯特号”与一艘中国军舰在南海险些相撞。两国海军没有就防止冲突升级的基本行为准则达成协议。中国军舰先是在远处警告美国驱逐舰正走在南海的一条“危险航道”上。然后,它快速逼近,双方的距离近到了危险的程度。在气氛高度紧张的几分钟里,冲突似乎一触即发。

美国军舰“迪凯特号”(Decatur)拉响了汽笛。中国人没有理会。相反,中国军舰准备抛下大型减震垫来保护自己的船。其中一名美国水兵说,他们“想把我们挤开”。

报道据一名以匿名为条件详述此次事件的美国高级官员称,9月的那个清晨,在那片风平浪静的热带水域,“迪凯特号”向右急转舵,避免了一场灾难的发生  它可能会严重损坏双方的船只,导致两边的人员出现伤亡,令两个核大国陷入一场国际危机。

两艘军舰之间的距离不到45码(约合41米),这是美国海军对中国在南海的军事集结提出质疑以来,双方最险的一次接触。9月30日的冲突凸显出美国指挥官所担心的,即在这条存在争议的航道上,双方对峙进入了一个危险的新阶段,但在这个阶段,甚至没有就防止冲突升级的基本行为准则达成冷战式协议。

澳大利亚国立大学(Australian National University)南海问题专家布伦丹·泰勒(Brendan Taylor)表示:“在亚洲紧张形势一触即发的地方,正在展开一场懦夫博弈。”他认为,“冲突发生只是时间问题,”泰勒说。他还认为这样的事件存在升级变成更大危机的可能。
 
报道说,美国国防部长吉姆·马蒂斯和中国国防部长魏凤和周五在华盛顿举行会晤,讨论缓和南海的紧张局势。但双方似乎都不准备做出让步。

贸易战以及美国副总统迈克·彭斯(Mike Pence)上月在一次演讲中宣布美国将对中国采取更强硬立场,都不利于双方采取行动缓和围绕该航道的紧张局势。

尽管存在风险,但双方似乎都不准备做出让步。

美国海军作战部长约翰·M·理查森上将(Adm. John M. Richardson)在9月的虚惊一场后警告,美中“将在公海更加频繁地相遇。”

特朗普政府去年要求海军对中国的领土主张采取更多行动,并更频繁地派遣军舰前往中国建造的人工岛附近海域,这些人工岛有机库、跑道、深水港,最近还部署了近程导弹。华盛顿最近还要求盟国提供军舰参与这项任务。
 
“为了应对这种情况,我认为中国将不得不采取必要的措施,增加美国及其他有关国家做出这种挑衅行为的代价,”位于海口的中国南海研究院院长吴士存说;他的话往往反映中国海军的观点。“否则,挑衅方的行动指挥更加频繁、更加肆无忌惮。”

然而,与迪凯特驱逐舰几近相撞表明了双方兵戈相见的危险性。

报道说,事件发生时,载有300名船员的迪凯特驱逐舰正在南薰礁12海里内航行,这是中国自2014年扩大并武装的这片海域里的两座露头。载有相似数量海员的中国驱逐舰“兰州”号从它后面加速并超过了它。

纽约时报说,关于事情经过的描述是基于对美国官员的采访,以及英国国防部向南华早报(South China Morning Post)发布的视频,美国国防官员称该视频是真实的。

随着中国部署更多的飞机和船只来挑战美国在该地区的主导地位,这种近距离接触可能会变得更加频繁。美国方面表示,去年太平洋地区的美中船只及飞机在空中及海上发生了18起不安全事件,比往年略有增加。
 
2016年,一位美国海军军官在位于南海的“钱塞勒斯维尔”号导弹巡洋舰上。中国对几乎整个海域都提出了领土主张。分析人士说,中国和美国在南海地区缺乏关于游戏规则的协议会增加发生致命事故的风险。

2001年,中国一架战斗机和美国一架EP-3侦察机在海南岛附近相撞,造成一名中国飞行员死亡,两国关系因此恶化了数月。两国政府后来同意设置一条军方热线来处理此类事故,但这一渠道并不完全有效。

在冷战期间,华盛顿和莫斯科遵循“海上事故协定”(Incidents at Sea Agreement),或多或少管理了两国海军的运作方式。但美国与中国间的海军竞赛是不同的。当时,莫斯科和华盛顿希望确保公海航行自由,以使两个国家都能追求其全球利益。

据纽约时报说,然而,北京和华盛顿之间的对抗主要集中在中国对几乎整个南海的领土主张以及美国挑战它的企图。双方的立场都如此坚定,以至于任何化解或避免对抗的妥协行为似乎都不太可能。

迪凯特驱逐舰的使命是指出公海向所有人开放,中国声称为主权领土的12海里区域不符合国际法。中国人认为,海牙常设仲裁法院(Permanent Court of Arbitration)于2016年定义的国际法不适用。
 
2014年,美国和中国以及其他国家签署了《海上意外相遇规则》(Code for Unplanned Encounters at Sea),该准则效仿了早期与苏联签订的协议的各个方面,并阐明了对抗相关条款。

但新加坡拉惹勒南国际研究学院(Rajaratnam School of International Studies)的海事专家高瑞连(Collin Koh)表示,该守则是自愿的,并没有解决领海的基本问题以及谁可以去哪里的问题。他认为,“这更像是绅士的协议。”

上周,理查森敦促中国“恢复对共识准则的一贯遵守”,他说这将“尽量减少导致局部事件和潜在升级的误判的可能性”。

事实上,他是在要求中国船只不再充当南海的领主。70年来,美国在太平洋掌握着无可争议的权力,现在它担心其船舰和船员处于守势,这令对抗的感觉进一步增强。

今年5月,美国印度太平洋司令部司令菲利普·S·戴维森(Philip S. Davidson)向国会表示,中国“有能力在除了与美国开战外的任何情况下控制南海”。
 
这导致了对海军战略和支出优先事项的重新评估。特朗普政府在推动海军在南海做更多事情的同时却在减少投入,而中国的投入在增加。

2017年,中国拥有317艘战舰和潜艇,而美国海军拥有283艘。虽然有60%的海军在太平洋,但总体力量较小,意味着在中国周边地区部署的兵力也会较少。

一位美国军方高级官员称,五角大楼的一项预测显示,到2025年,中国军方的战斗机将增加30%,航空母舰将从目前的两艘增加到四艘。该预测称,预计中国还将拥有更多的导弹驱逐舰、先进的海底战斗系统和超音速导弹。

太平洋舰队情报和信息部门主任戴尔·F·里利奇(Dale F. Rielage)撰写的题为《我们如何输掉太平洋战争》的虚构叙述,反映了美国对北京的海军现代化的担忧,该文在一份海军官方期刊上发表。

文章描绘了美国海军在太平洋地区可能出现的黑暗结局。

纽约时报说,作者以2025年的军事调度形式撰写此文,哀叹海军如何被迫“拆用飞机、部件和人员”,并怀疑它是否能够“爬”回西太平洋。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