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考报名的政审幽灵为何重降中国?

安徽合肥一座教室里正在复习准备高考的学生。路透社

(微言微语\法广RFI 桑雨 )11月7日,重庆市教育考试院发布了2019年重庆市高考报名须知,其中高考报名须政审,政审不合格将不予报考的信息经由《重庆日报》披露后,全国舆论哗然。

不能不令人怀疑 中共教育部已被文革余孽控制,隔三差五就会从文革坟墓中扒出点东西,令其改头换面后粉墨登场。

一位微友发帖道:“这是进步还是倒退?四十年前,如果不是邓小平果断取消政审,估计当年的77级大学生中有1/4落选。记得在1978年2月底入学后一个多月,我们班又录入5人,那是中央领导以博大的人性悲悯让全国高校补招一批超龄老三届,他们中多有“成分不好”的地富右子弟,后来证明他们是最刻苦,成绩最好也最懂报答的一批家国栋梁。 校园入夜,77级自习室灯火通明,教授助教也纷纷自愿探望辅导,我听到多位老师感慨:学校十年都没这么亮了。”

著名律师陈有西发帖说:“政审,实际上是审父母和家庭关系背景。原来政审只限于公安,部队,安全等特殊类型院校,现在扩大到所有高中毕业高考生,这完全是倒行逆施,全国人民应站出来阻止。孔子春秋战国时代就讲“有教无类”,王公贵胄,平民百姓,狗仔弃儿都有受教育的平等权利。受教育权不是任命权,就业权,全国人民人人平等,重庆此举,先政审才能考大学,回到了阶级斗争为钢,无产阶级专政时代”

有网民发帖说:“邪恶的政审,不知抹杀了多少有才华的中华儿女的青春生命和未来、被审掉的人、沒有前途、丧失未来、看不到希望、明明自己有着光辉的前程、确因为过不了政审关、被降为二等公民、人为的撕裂社会、制造社会矛盾、其实就是祸害国家,残害人民、就是犯罪!”

一篇题为《政审的魔影为何重新降临中国》的网文这样写道:“ 政审是那个时代的特有程序,是所谓的纯洁组织的必要措施,是当权者统制老百姓的手段。 现在,重庆突然推出这个高考政审制度,我想无非有以下几个主要目的:一,让所有人不敢上访,没人上访,重庆的政绩考核成绩就好看;二,让所有敢于批评政府的人闭嘴,因为你批评了政府就可能被拘留,你被拘留过,你的孩子也就别想上大学了;三,避免某些具有自由思想和独立意识的青年进入大学,譬如被劝退的武汉某大学学生、被开除的山东某大学学生、因为要求信息公开引发巨大舆情目前没消息的北京某大学学生,这类学生如果进入大学,会给他们带来所谓的不稳定因素;四,产生震慑效应,净化校园环境,告诉某些在校大学生,不要以为你们已经进入了大学就没事儿了。 历史上的一张张“政审”表格,曾给太多的人带来了人生的灾难。现在,重庆又把这种发了霉的散发着臭气的东西捡起来,继续审查孩子的思想正确与否,并以此作为孩子是否根红苗正、政治“可靠”的依据, 他们这是在向人民传递什么信号?”

一篇题为《政审你大爷》的网文这样写道:“这国很多政策荒谬绝伦,但制定者为自己辩护起来总是振振有词,问题在于他们不知道自己是谁。高考报名要政审?大学是你家开的吗?绝大多数大学是公立学校,是花纳税人的钱办的。你收税时从来不觉得我们道德品质恶劣不要我们的脏钱,凭啥到我们孩子考大学时,就嫌弃我们孩子道德品质有问题,不让报考大学?再说这道德品质恶劣是怎么界定的,谁有资格来界定?这国有道德品质吗?有道德法庭吗?一边昭告天下要依法治国,一边私下对纳税人的孩子进行道德审判,取消他们的报考资格,这不是很荒唐吗?制定这种脑残规定的时候,查过宪法吗?问过纳税人答应不答应? 以思想政治审核的名义剥夺孩子受高等教育权,说白了就是把公民权利当作奖赏与恩赐来控制孩子的思想,孩子连思想都没有了,还会有创造力吗?难怪泱泱大国十四亿人口却造不出一个小小的芯片。”

一篇题为《宁要社会主义文盲,不要资产阶级博士   喜见“政审”归来》都网文,通篇用反讽都文笔写道:“1957年,清华大学校长蒋南翔第一次提出“又红又专,听话出活”的口号,明确指出“红是正负号,专是绝对值”,把政治上不可靠、反动的学生招进大学,就是在养虎为患,就是在培养社会主义的掘墓人,就是阻绝无产阶级接班人的求学道路,就是自毁长城,自取灭亡。革命事业的领导阶级  我们穷人无产者一万个不答应!重庆先行一步,其他省市呢?让我们拭目以待。”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