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者刘学伟:美中选结果对中美贸易战影响有限

2018年11月6日晚,美国民主党众议院议员团领袖人物佩罗西庆祝民主党人夺回众议院主导权。图片来源:路透社/Al Drago

2018年美国中期选举投票活动已经落下帷幕。这次选举由于总统特朗普本人的全力投入,更由于特朗普上台两年来在美国舆论中引发的种种争议与对立,而呈现出比以往历次中期选举都更广泛的选民动员和舆论关注。从目前的检票结果来看,共和党守住了在国会参议院的多数地位,而民主党则得以夺回了在众议院的多数控制权,在435个议席中赢得了229席。如何解读这次选举结果?他对特朗普后两年任期有何影响?美国对华政策是否会在选举之后出现适当调整?法国历史学博士刘学伟先生向我们谈了他的看法。

法广:刘学伟先生,您好,这次中期选举被普遍看作是对特朗普个人的全民投票,特朗普本人也几乎马不停蹄地奔走各地,参加竞选造势活动。您如何解读这次选举结果?

刘学伟:“美国的主流民调机构接受了2016年预测严重失准的教训,这回的预测基本准确,共和党在参议院的多数有所加强,但失去对众院的控制。”

“民主党的议员进一步多元化,出现最年轻的立场激进的移民女性和穆斯林女性议员。共和党则一如既往地被传统形象的人物占领。”

“特朗普对共和党的控制力在进一步加强,这次选举的的确确就是对他的政绩的全民公决。特朗普说,他支持站台的参议员全部当选。而众议员由于人数过于众多,他无法亲自前往站台而陷入各自为战,受“中期选举执政党总是受损”的规律的影响较大。”

“特朗普对此极为得意,在今天发出的一系列推特中自诩为对选举拥有“魔力”的“魔术师”,说共和党有他真是“太幸运”,说那些胜选者都“欠”他的......“

法广:这次选举结果可以说是朝野两党各有所得,但国会两院朝野两党呈现分庭抗礼、各守一方的局面,这对特朗普后两年的任期有何影响?

刘学伟:“失去对众院的控制,当然会增加他推行自己理念的困难。比如移民法改革,在共和党拥有两院多数的时候都通不过,现在就会更难。那个他念兹在兹的墙恐怕就更难修成了。众院的最大职权是管钱,特朗普的全国大基建的计划显然也更难推行,交通部长赵小兰更可能是“巧妇难为无米之炊”了。“通俄调查”之类肯定变本加厉。众议院少数党领袖已经在谈这件事。不过共和党对参议院的掌控加强对特朗普的另一些执政方向就有好处。比如任命高级官员,比如推行外交政策,比如假设还有最高法院法官需要任命等等,就不会像上次那么难了。”

法广:中国政府曾寄希望于中期选举结果能有利于中美紧张关系的缓和,您认为这次选举结果对特朗普的对华政策是否有什么影响?

刘学伟:“应该说还是会有一些影响。关于贸易战,尤其是中美贸易战,由于这个理念已经被特朗普操弄成两党共识,民主党取得众议院主导权对此应该不会有什么影响。特朗普一人主导的局面估计不会有太大变化。但是,本人预估,选前特朗普与习近平通电话带来的气氛改善应当可以维持。由于他的权威总是受到一些影响,也许他那种“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行为方式会有所收敛。本月底阿根廷20国峰会上两国达成贸易协议的机会仍然明显存在。“

法广:关于这次选举,您还有什么更深层的分析吗?

刘学伟:“有。关于制度层面,这次选举进一步暴露了美 国总统制的一些漏洞。美国是西方政治三权分立的典范。这种制度在过去长期运转不错。但在现今国民和两党分歧日益激化的背景下表现出越来越多的否决政治特征。两年一次大规模选举,总统和议会可能拥有不同的多数,两院之间也可以由不同政党主导。在在增加了很多的否决点,让体制出现空转或怠速运转的机会大大增加。”

“反观法国,自2000年把总统任期改为五年,并与议会任期统一之后,法国就没有再出现过总统与议会分属不同多数必须“共治”的现象,在政治流派比美国还多的现实下保证了施政的相对有效。英国式的议会制国家,由议会多数党领袖直接出任政府首脑,国家元首没有实权,就更不会出现政府和议会的对立。”

“不过,在一个移民法都难于修改的国家,要让现在的美国修改这些根本制度,那就是难于上青天了。”

法广:如果说此次中期选举是对总统特朗普的一次全民表决的话,投票结果显示,美国舆论面对这位执政风格特别的领导人的评价依然严重分歧。民主党阵营期待的反特朗普“蓝色浪潮”并未到来。特朗普本人在其推特帐户上自诩取得了“巨大胜利”,但分析人士也认为,执政党在最近两年各项经济指标向好的背景下失去对众议院的主导权,对特朗普来说不失为一次挫折。
作者:法广 RFI 瑞迪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