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背心”运动:马克龙就任总统以来最大危机

2018年11月24日巴黎香街“黄背心”运动(费加罗报)


法国再度爆发反对马克龙总统的示威,这一所谓“黄背心”运动至今无全国性领导人,从外省各地蔓延到首都巴黎,却在最著名的商业文化大道香榭丽舍上演暴力悲剧,也正成为马克龙就任总统一年多以来面临的最大危机和考验。

反对加征燃油税的“黄背心”抗议活动在一个星期前爆发时,有将近二十八万抗议人士身穿黄色马甲,在全国各地封锁了道路,第一天就不幸导致两人死亡,但大体和平进行。很多示威者来自被忽视的乡村地区,运动诉求从取消燃油税,到抱怨家庭收入低失业和生活上的各种困难。现在不少“黄背心”抗议者喊出要求马克龙下台的口号,谴责马克龙总统是代表富人的总统,“不是我们的人”。“黄背心”抗议言论很多反映法国底层和小市镇农村民众的心声,也获得法国多数舆论的理解支持。

超过百分之七十以上民意支持的“黄背心”抗议活动从自发的网络串联开始,还没能走多远,就已在一周后发生严重问题。和平抗议运动被有暴力倾向的极端组织势力渗透参与,周六一天在巴黎香榭丽舍大道发生的暴力局面,给“黄背心”抗议活动今后的走向蒙上一层阴影。

11月24日是法国民间反对燃油加税“黄背心”运动的第二个抗议周六,首都巴黎最著名的香榭丽舍大道从10点半开始出现抗议者与警方的对垒,大约5千到8千个“黄背心”人士把香街当作建立路障与警方对垒的阵地。越来越鱼龙混杂的“黄背心”行动,几乎完全失去控制。至少几百个极端派别人员混入“黄背心”运动,甚至还有不少具暴力倾向的打砸分子,他们把香街上土木工程所用的设施材料等物搬来做成堵路堵警察的路障,然后点火让香街火光冲天浓烟滚滚,还把铺路石块撬下来投向警察。但是最令人恐怖的行为-砸商店,在入夜前没有报道发生,令人庆幸。但入夜后,却传来香街本身和附近街区上有奢侈品商店玻璃被打碎,甚至商品被抢的报道。

警察方面一天来释放大量水炮和催泪弹,但有些发射的催泪弹被“黄背心”又投了回去,甚至造成一名警察受伤。总体来说极为克制的防暴警察主要防守的是香街下端与总统府相近的地段,警察好像避免与“黄背心”发生身体冲突,这被内政部长所证实,他和警方都强调:防暴警察一天来冷静沉着有步骤的行动,力争避免激化矛盾,避免不必要的伤亡,所以直到傍晚,全法国被警方抓捕的人只有130人,其中42人在巴黎受伤人数为24人。内政部长认为在这么大规模的街区面对几百个暴力分子,没有出现严重的死伤,应该感谢防暴警察的专业水平。

应该指出的是,面临暴力局面,警察多次驱赶香街上的“抗议者”,但由于香街两侧有多条街道,使得“抗议者”与警察一直进行猫捉老鼠的游戏。有记者问,为什么没有封闭香街整个街区?内政部长卡兹奈尔回答,封闭香街整个街区,几乎等于封闭半个巴黎,在圣诞节前,这非常困难。

内政部长谴责是极右民粹党的暴力犯罪混进“黄背心”,玛丽勒庞鼓励一些人不顾禁令到香街抗议。玛丽勒庞马上反驳是内政部长在香街维持治安不力不称职。内政部长则在晚间再次指出:并没有人申请在香街游行,所以不存在警方是否应当允许在香街游行的问题。是玛丽勒庞自顾自地提出这个设想,有出谋划策之嫌。有关抗议地点的问题前一天已经引发争议,极右民粹政党主席玛丽勒庞曾经发推质疑为什么警方不让“黄背心”运动去香榭丽舍大道抗议?

“黄背心”运动曾经要在靠近总统府爱丽舍宫附近协和广场抗议的要求未得到同意,巴黎警方允许的抗议地点只有为埃菲尔铁塔附近的战神广场,因为只有在那里可以保证游行者的安全。

正如法国内政部长卡斯达内(Christophe Castaner)所说:自从1934年2月6日发生反议会体制的大游行以后,香榭丽舍大道事实上除了有新年等节庆活动以外,再也没有被允许举行过任何抗议示威。这也是为什么几十年来任何法国政府都没有允许在香榭丽舍大道上进行示威活动。

周六全法国范围内“黄背心”运动参加人数为106000人,大大低于一周前的280000人,香街混乱暴力局面没有死人伤人也不多,但却非常混乱,严重威胁巴黎民众的安全,也危及民主政体的威信。一直支持“黄背心”运动的法国民意是否会出现变化?对“黄背心”运动的支持度是否下降?法国总统马克龙如何反应?如何化解社会矛盾?都是受到极大关注的严峻问题。
作者:法广 RFI 肖曼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