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民主进步流淌瑞士的基因


图为台湾民众公投前2018年11月18日集会支持同性婚姻
REUTERS/Tyrone Siu


瑞士今年9月举行多项议题全民投票,台湾派代表团观摩。两个月后,台湾本星期六举行10项议题捆绑公投,公投门槛,公投计票以及投票制度,均以西方及瑞士选举制度为楷模。瑞士新闻刊发文章,指台湾的民主制度里流淌著瑞士基因。

据瑞士新闻今天报道,本周六(11月24日),台湾选民将首次对10多项议题进行全民公投。可见,瑞士的直接民主制度跨越了半个地球,到达了亚洲。2018年9月23日星期日下午,当瑞士选民进行最近一次的全民公投时,台湾代表团正在攀登瑞吉峰。在此之前,这个由政治家、政府代表、学者和记者组成的代表团在苏黎世火车站参观了一个投票所,然后又参观了现场计票的流程。

 

最后,他们来到了位于苏黎世的瑞士电视台来作客。在那里,他们亲眼目睹,政评人如果分析并评论选举结果。台湾代表团成员说,“我们可以从瑞士学到很多。”

 

三天前,代表团研习了瑞士的民主制度与实践经验。在伯恩,他们参观了联邦大厦。在琉森,他们与在街头巷尾为支持动议,或為反对动议的社会运动人士们谈话。

 

中央通讯社总编辑陈正杰说,“这一切都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他认为,作为年轻的、充满活力的民主制度,我们可以向瑞士学习很多东西。也许最重要的是,我们要学会做满意的失败者。

 

本次考察由联邦外交部(EDA)组织并联合资助。“促进民主是宪法赋予我们的使命”,瑞士驻台湾商务办事处处长Rolf Frei说。一路上,他陪伴代表团。他说,“在亚洲,没有一个地区的直接民主制度像台湾这样发达。”

 

对此,瑞士也做出了贡献。自2003年台湾在立法院在通过了《公民投票法》后,瑞士和台湾一直保持著积极的交流。

 

报道说,瑞士向台湾传播民主经验的主要贡献在于降低了公民动议的门槛。从今年开始,在台湾,只要获得28万名选民的支持就可以提出公民动议,这占台湾1900万选民的1.5%。

 

对比瑞士的情况,在瑞士提出公民动议需要10万个有效连署签名,占选民总数的2%。

 

台湾选民们在11月24日就同性婚姻、核能、食品安全及台湾参加奥运的代表团名称等议题投票。

 

据报道说,瑞士和台湾的直接民主制度主要有如下区别:在台湾人们在街头巷尾、在办公室里、公车上、计程车上讨论政治问题。而选民只能在投票当天亲自到投票所来参加投票,不得邮寄选票。在瑞士邮寄选票是多数选民的作法。

 

计票时,要高高举起选票,以便让各派的观察人直接监督查票过程。

 

与瑞士相比,台湾的公投进行得紧张而激烈。到处都在讨论议案。 “我们可以学习瑞士人的从容”,非政府组织“台湾开放民主守望协会”的廖达琪教授说,他也参加了赴瑞考察团。“为了做到从容不迫,我们还需要时间,还要组织好多次公投。”

 

2019年秋,由多家瑞士机构参与组织的“全球现代化直接民主制度论坛” 将在台湾的第二大城市台中举行。这将是该论坛继2009年在汉城之后第二次在亚洲举行。

 

报道说拥有全球最进步的直接民主制度之一的台湾是亚洲的一个标杆,近几年来,亚洲因威权政治的抬头而被广为关注。台湾的例子说明,反威权运动才刚刚起步。

 

据报道认为,台湾的民主制度还很年轻。1949年,国民党在内战失败后逃到台湾,实行军事独裁,1987年,台湾废除了一党专制制度。

 

1966年,台湾进行了第一次自由选举。2000年首次政党轮替。除了有日本和中国血缘的住民外,在台湾还居住著16个原住民族。

 

尽管如此,当年中国内战的胜利者-中国共产党-对台湾仍然施加著很大的压力。1971年,中华人民共和国取代了中华民国在联合国的席位,正式代表中国。中华人民共和国视台湾为“在必要情况下可以以武力收复的‘叛变省’”。

 

报道说,直到今天,包括瑞士在内的国际社会仍以遵守一中政策的国家居多。

 

中国政府不愿意看见台湾迅速壮大的民主进程。在正在进行的公投和大选中,台湾多次采取措施,对付在中国注册的社交媒体的假帐号。

 

报道说,另一方面,在中国的压力下,台北在全球民主排行中榜上有名,也正是国际社会给予台湾的一种支持。

 

据报道介绍,台湾和瑞士的关系又如何呢?世界第22大和第20大经济体之间也有一些共同点。对瑞士来说,台湾是瑞士在亚洲的第7大出口市场,另外,瑞士企业在台湾拥有1.8万名员工。

 

法广RFI 小山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