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版希特勒传记:专制如何颠覆民主

民主体制有时多么不堪一击,这一点福尔克·乌尔里希(Volker Ullrich)在希特勒传记中作了详细阐述。乌尔里希认为,希特勒是位大师级的煽动者。

 
Nürnberg - Austellung HITLER.MACHT.OPER Reichsparteitag als Bühne: Adolf Hitler im Lichtdom, 1936. (Museen der Stadt Nürnberg/Dokumentationszentrum Reichsparteitagsgelände)

希特勒——大师级的煽动者

(德国之声中文网)右翼民粹主义者目前正在大力鞭挞德国人对历史的反省精神。在他们看来,德国人对纳粹时期的自我批评应当划上句号,因为它只是德国整个辉煌历史的一个短暂闪失而已。德国选项党主席高兰前不久一次淡化纳粹罪恶的言论就是很好的例证。他说,希特勒及纳粹只不过是我们千年历史上的一坨"鸟屎"而已。从政治历史学的角度而言,这种言论危害极大。汉堡历史学家和记者福尔克·乌尔里希(Volker Ullrich)表示:"如此美化历史的人必须清楚一点,那就是,他的言行是在动摇共和政体的基石。"乌尔里希刚刚完成了两卷本的希特勒传记。

乌尔里希在书中写道,"希特勒的覆灭"给我们的警示是:民主政体有时候是多么的不堪一击,而文明和野蛮的界限有时只有一步之遥。

Hitler Reichskanzler Machtergreifung 30.01.1933 (General Photographic Agency/Getty Images)

1933年1月30日,被任命为德国总理的希特勒前往国会大厦就职

"元首"的性格

五年前出版的上卷中,乌尔里希描绘的是二战爆发前的德国,而对希特勒的人物分析是其核心内容。这同多年来多数纳粹研究者的研究取向形成鲜明对比。迄今为止,对纳粹的研究主要集中在纳粹兴起的政治框架条件以及国家民族主义的专制统治。乌尔里希虽然没有忽视这一领域,但他的重点则在于希特勒的性格特点,以及很多德国人被这位"元首"强烈吸引的原因。这就是:希特勒出色的表演力、他在群众集会上发表演说的天赋和组织能力,而他本能的狡诈,则使他总是能及时应对政局的变化。

犹太大屠杀的推动力

在希特勒传记下卷中,乌尔里希延续上卷主线,进一步分析了希特勒在战争和犹太大屠杀中所扮演的角色。诚然,没有成千上万的帮凶,欧洲就不可能发生犹太大屠杀事件,但是,若没有希特勒的个人作用,这一切也同样不可能发生。乌尔里希认为,早在1939年之前犹太政策不断极端化的过程中,作为独裁者和最高决策者,希特勒一直是这一过程的实际操控者。而战争爆发后,这一模式又被重演。乌尔里希认为,大屠杀事件的发生不仅仅是基于希特勒有系统性消灭欧洲犹太人的意向,而更大程度上,更是因为许多具体事例中,希特勒曾亲自介入并批准执行。比如让犹太人佩戴大卫星或者将犹太人送入集中营。

 

失败的"军事天才"

在乌尔里希看来,作为最高军事指挥官的希特勒,其性格缺陷暴露无疑。比如说,希特朗偏执,一味高估德国军事实力、低估对手。更严重的是,希特朗总是摆脱不掉孤注一掷的赌徒心态。当东线战场局势逆转时,气急败坏的希特勒仍自以为是,而对最高指挥部的其他成员则不屑一顾:举行战况研判会时,希特勒一改常态,拒绝同任何在场者握手,甚至很长时间没有再同其他官员一起共进午餐和晚餐。乌尔里希认为,自命为最高统帅的希特朗此时在一众军事专家面前可能非常尴尬。"他之所以远离这些军官,不仅仅是因为他历来瞧不起军方,更是因为他再也无法以军事天才的身份站在他们面前了。"

德国人不能将罪过全推给希特勒

乌尔里希在这部信息量巨大、可读性极强的作品中引用了大量文献资料。而他对希特勒本人的精准解读,也堵死了其他人以希特勒为借口推卸责任的机会。无论是那些战败后期望将一切归咎于希特勒、淡化自己对这场道德及军事灾难中所负责任的将军们,还是那些声称自己对犹太大屠杀一无所知的普通德国人,都是如此。乌尔里希说:"当时了解纳粹'最终方案'的德国人确实很少,这是事实,但是,对一切都一无所知的人也很少,这也是事实。"

 

作者 Tillmann Bendikowski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