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那些被迫销声匿迹的公知们

 

最近,网络流传一篇《起底公知真实身份》的烂文,对公知大V极尽抹黑污蔑之能事,照准那些被打压得奄奄一息的公知们干净的屁股狠踹一脚。当然,这完全符合赵家的一贯套路,对待不愿与他们同流合污、出卖良知的“敌对势力”务必赶尽杀绝。

这里面,既有令人尊敬的老前辈茅于轼,又有对我的文风产生过重要影响的李承鹏、慕容雪村,还有以敢讲真话著称的袁腾飞、任志强,致力于捍卫法律尊严的法学导师贺卫方、何兵,勇于针砭时弊的章立凡、吴祚来、于建嵘,积极投身公共事业的儒商李开复、薛蛮子、信力建......哪一个不是令鼠辈闻风丧胆、令我辈心存无限敬仰的灿若星辰的名字?

一想到那些敢作敢当的民族脊梁——无可争议的公共知识分子竟然被宵小之徒污蔑得面目全非,我就忍不住悲从心来——都什么年代了,还在玩这种反智宣传的把戏?要知道,那些被列为所谓的“禁书”、“禁人”,只要赵家一宣布就立马身价大涨,深受民众的追捧和喜爱。

面对岌岌可危的盛世危局,大人物们不是思谋着尽可能少地干坏事来缓解社会矛盾,而是试图通过捂嘴消声来让民间不知道自己究竟干过多少坏事来达到干更多坏事的目的,请问在这个互通互联的年代,仅凭捂嘴怎么医治腐烂变质的晚期癌症?从秦朝到清朝,几乎所有人干过的大坏事都无一例外地记录在册,又怎么可能会陡然间就让历史哑然失声?天真,赵家人总是一厢情愿地将耍无赖当天真!

那么,赵家为何如此仇恨公知敌视大V,明明逼迫他们销声匿迹了也不愿放过——还要拉出来批倒搞臭呢?这主要基于以下三点原因:

一、恐惧。一个坏事干得越多的人,内心就越是恐惧。为了掩饰自己的恐惧,他们就必须将这种寒蝉效应强加到民众身上,加大杀鸡骇猴的力度。他们信心满满地以为唯有让百姓因为恐惧而选择乖乖闭嘴了,他们才可以理直气壮、变本加厉地干尽坏事而无人知晓了。

二、害怕。一朝天子一朝臣,即使没有外部变天的可能,他们依然害怕遭到内部继任者的上台清算——为了塑造新朝新气象博取舆论同情民意支持,新任君主是有可能对前朝的一些恶行劣迹展开反攻倒算的。所以,为了让天空变得越来越暗,让黑夜变得越来越漫长,让下一任变得比自己更加荒唐,他们就必须杀光天下所有报晓的雄鸡,让天永远也不会亮。

三、迷恋。极权自从诞生的第一刻起,每个毛孔里都流淌着残暴专制的遗传基因。他们很可能在某个特定的时间段被逼做出过一些言不由衷的妥协和让步,但是在绝大多数时候,他们的身体里都沸腾着迷恋暴力的滚烫血液——有权任性,总感觉一天不迫害别人就对不住手中掌握的权力大棒似的。在这个绵延无尽的残酷迫害的过程中,知识分子往往会首当其冲。从秦始皇的“焚书坑儒”到明成祖的“诛灭十族”再到满清皇帝惯常使用的“文字狱”,他们对知识分子的迫害就从来没有停止过。

思想的力量是无穷的,作恶之前必先消灭异见与思想,这已经成为了历朝历代的惯例与暴君们惯常祭用的法宝。极权迷恋暴力,是天生与与生俱来的。不管他们使用何种欺骗口号与宣传手段,都逃不过独立公共知识分子——公知的火眼金睛,所以极权主义者和他们的狗腿子才会对公知恨之入骨,必欲除之而后快。

那么,当时光倒流进入伟大的新时代,赵家打压公共知识分子的手段又与时俱进到了何种地步呢?

第一步、删帖禁言封号,限制每个身份证注册账号的数量;

第二步、约谈警告,强迫写训诫书、保证书;

第三步、动用网络水军抓住公知的私德——人性的缺陷批倒搞臭,通过威胁其家人安全(比如政审)的方式逼迫公知闭嘴;

第四步、抓捕关押酷刑,强逼上木马台认罪,不愿认罪的从重判刑。

如此一来,赵家是不是又掌握了继承传统、活学活用、与时俱进、百战百胜、战无不胜的新时代制胜法宝了?如此一来,是不是越来越多的公共知识分子都被逼噤声乖乖闭嘴了?

他们对付自己的国民——大耍窝里横时有的是办法,因为他们不仅掌握了枪杆子、刀把子,还拥有数不清的官媒“笔杆子”,管制了大大小小的网站,动辄拿“自媒体”开刀,谁敢不服?然而一旦走出国门,面对复杂纷呈的国际局势,他们的无能却又迅速地暴露无遗,往往显得束手无策。人家都致力于玩阳谋,只有你还在孤家寡人地玩阴谋,怎么可能不被文明国家视为另类?怎么可能不被国际规则疏远?怎么可能不被普世价值孤立?怎么可能不被时代潮流抛弃?

一位中华网民发出无限悲怆的惊叹:我们用税款给他们买了枪、买了炮,一直以为是用来保护我们的,没想到结果却是用来收拾我们的。

当一个个极权帝国相继垮台的时候,人们不禁会问:为什么这些专制者就不能早一点觉悟呢?如果早一点改弦更张、还利于民,下场也不至于那么悲惨啊!这些怀抱幻想的人大概忘了,几乎所有的专制者都有一个共同特点——视权如命!权力就是他们的命根子,失去权力对于他们来说就意味着失去一切,失去权力就意味着被清算,所以,只要能保住权力,他们可以无所不用其极,什么伤天害理的勾当都干得出来,杀死人对于他们来说就像碾死一只蚂蚁一样轻巧。

但是,与此同时我们也必须看到,几乎所有的专制独裁者都没有好下场——叫嚷着“没有萨达姆就没有伊拉克”的萨达姆遭到国际法庭的审判并被处以绞刑,叫嚣着着“宁可让国家葬身火海也要誓与权力共存亡”的卡扎菲惨死横尸街头,在叙利亚实行严苛统治、策划化武谋杀、挑起叙利亚内战的阿萨德.巴沙尔惶惶不可终日……

与此相对照的是,实行稳健改革措施的越南已经成为最大赢家。2017年,越南股市涨幅高达48%,GDP增长6.81%,吸引外资达358.8亿美元,贸易额占据GDP的200%以上,国土面积比云南还小的越南,对美贸易顺差竟然高达400多亿美金!今年上半年,越南的GDP的增幅更是高达7.1%,然而这还远未进入爆发期。

多年前,就在体制内专家普遍认为中国在国际“利益链”中的地位无可替代时,我就曾准确地预见到印度、东南亚、墨西哥等地必将取代中国成为下一个世界经济增长的新引擎,如今这一切正演变为现实。他们总以为杀光了天下报晓的雄鸡天就不会亮,抹杀了真实的见解与声音就可以关起门来胡作非为,如今终于管控出了一个万马齐喑、人心思背的盛世危局,该谁反思?

亚里士多德:有人说我们看不到希望,其实他们更看不到希望,这便是希望!

让我们记住那些响彻天籁的名字,为那些永不屈服、勇敢抗争、打不垮敲不断的民族脊梁骨们脱帽致敬吧!你们的作用与贡献大家都看得见摸得着,岂容赵家奴玷污与污蔑?历史会永远铭记你们的不世功勋!让赵家颤抖去吧!我们会继续抗争,与奴役民众的强权誓不两立!

文/弧度度,荒诞传奇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