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念柏林墙倒塌二十九周年

 

1989年夏,匈牙利拆除“铁幕”,再加上波兰和匈牙利的变革所带来的示范效应,从而引发了东德的革命。这些变化都是在戈尔巴乔夫所推行的改革背景下进行的,戈尔巴乔夫的改革分化了共产党内的改革派与保守派,给东欧各国的体制内改革派和体制外民主派带去了希望,让保守派无力应对新出现的变革。

与波兰和捷克不同,东德没有出现强大的反对派,原因是东德的经济比波兰和捷克要好,另外西德为东德人提供了一条出路,逃到西德的东德人可以自然获得西德的公民资格。西德为东德人提供的这条出路,反过来也成了东德政府的末路,当东德人都涌向柏林墙时,东德政府也就走向穷途末路了。

戈尔巴乔夫上台后,推行新思维和公开化,对其他的共产主义国家的控制有所松动,放弃了对他国的武力干涉,并造成了东欧各卫星国的共产党内部出现严重分歧。1989年夏,匈牙利开放与奥地利的边界,大量的东德人通过匈奥逃亡西德。

1989年10月7日,在东德成立四十周年之际,民众走上街头抗议。10月9日,这一天出现了转折点,莱比锡的民众进行游行示威,尽管现场有大批的警察和史塔西部队集结,但没有采取镇压,事后才知道,原来是有三个地方官员向上级提出用对话代替武力,并得到了主管国内安全事务的克伦茨的支持。

这一事件大大激励了抗议的民众和改革的官员,民众开始热衷于上街,地方领导也开始热衷于改革。原来只有几千人参加的示威游行,在10月16日这一天有高达十万人参与,接下去的一周里,至少有二十五万人参加。在10月18日的政治局会议上,保守的昂纳克被迫辞职,由克伦茨接替。随后,官方与民间展开对话。10月26日,统一社会党领导人与新论坛负责人进行对话。同时,地方政府也与当地的反对派进行了对话。

10月27日,官方宣布东德公民可以自由前往捷克斯洛伐克,赦免逃往联邦德国的人。10月30日,在莱比锡有五十万人上街,其他各地的游行示威也接连不断,民众的诉求也由出入境自由变成了自由选举,并要求解散斯塔西、承认新论坛的合法地位。11月4日,有五十万至一百万民众在东柏林举行示威游行,这一次游行早在上月26日的对话中得到批准。11月6日,又有五十万人走上莱比锡的街头。对于东德的民众抗议,戈尔巴乔夫禁止苏军介入。

11月初,政府宣布了一系列改革,如允许公民前往联邦德国、成立宪法法院、举行民主选举等。11月7日,西德政府宣布总辞职,之前主管史塔西的米尔克和主管意识形态的哈格尔被开除出政治局。次日,统一社会党政治局宣布集体辞职,但新政治局里保守派与改革派仍然分歧严重,相对开明的莫德罗担任总理。

1989年11月9日,政府发言人宣布开放柏林墙,接下去有数以百万计的民众涌到柏林墙,就此柏林墙倒塌,岌岌可危的东德政府也因此垮台。举行圆桌会议后,昂纳克等前领导人受到调查,一些官员畏罪自杀。1990年1月,有一半人退出统一社会党(后改名为民主社会党)。同时,议会通过一项宪法修正案,统一社会党不再实行一党制。3月18日,举行了大选,统一社会党落败,基民盟获胜。

得益于苏联放手,民选的东德政府与西德商谈两德统一问题,1990年10月3日,东德加入西德,组成新的德意志联邦共和国。12月,统一后的德国举行了第一次大选,科尔领导的基民盟获胜。新的德国跟西德一样,是议会共和制,议会掌握最高权力,总理由议会选举产生,并对议会负责,总统是虚位的国家元首。选举采取混合制,即比例代表制与简单多数制相结合,每个选民有两张选票,一张选票投给个人,一张选票投给党派,前者依据简单多数制,得票最多的当选,后者是各党派依据得票率按比例分配议席(得票率达到5%以上的政党才能获得分配资格),各政党再将获得的席位分配给党内精英。

沈舵手,微信公众号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