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晚舟引渡案的法律分析 (2)

李进进(美国纽约州律师)专稿

1. 美国的控告
2. 引渡和美国和加拿大引渡条约
3. 加拿大的引渡法律和程序,法院保释,庭审和法律标准
4. 人权和司法羁押
5. 法治和中美贸易战
6. 关于长臂管辖法

「孟晚舟」的圖片搜尋結果

二 引渡和美加之间的引渡条约

引渡是两个主权国家或法律管辖之间根据条约各自将对方所通缉的犯罪嫌疑人或逃犯送达给对方的一个法律行为。据说最早的引渡条约是公元前十三世纪埃及法老和赫梯君主之间签订的。美国是联邦国家,宪法规定了各州之间的引渡义务。美国和英属加拿大也在十八世纪就签订了引渡条约。美国和独立的加拿大联邦是在1971年签署了引渡条约。1976年3月生效。

作为国际法规范,各国基本上都承认了如下几个主要引渡原则:第一,被要求引渡的逃犯或通缉犯被指控的犯罪是两国都予以惩罚的行为。这既是“共惩犯罪”dual criminality 原则。如果一方国家所通缉的犯罪嫌疑人被指控的罪名在另一方国家不构成犯罪,就不可以引渡。第二,不可引渡政治犯,即因为国籍、种族、肤色、宗教、和政治观点的不同而被通缉的人,不可引渡。第三,引渡必须经过正当的法律程序。第四,被要求引渡的人在被请求国家已经审判或正在审判程序的,不在引渡范围。

实际上,今天的引渡条约,已经是国内法的一部分。各国都通过立法确定自己的引渡法律原则。如加拿大的引渡法规定如果被引渡人有可能判处死刑的不可引渡。中国2000年制定的引渡法和世界各国通行的引渡原则基本相同,只是在引渡程序上规定的比较笼统和不足,比如没有明确规定引渡听审。

根据引渡法,被请求国的执法机关可以对被请求国家要求逮捕的人采取强制措施。中国引渡法第三十条规定“对于外国正式提出引渡请求前,因紧急情况申请对将被请求引渡的人采取羁押措施的,公安机关可以根据外国的申请采取引渡拘留措施。”

美国和加拿大之间的引渡法共有18条并附加有30条可引渡的犯罪。该条约第一条规定,任何人如果犯条约附款规定的罪行并且所判刑罚在美加两国都超过一年的,都应到根据请求国的要求送达给请求国。美加引渡条约附件第27条规定,通过邮件或其他通信手段来实施一个欺骗计划或欺骗公众或获取财产的犯罪嫌疑人属于引渡对象。这个条款基本上是美国法典第18卷1341 和1343 的复印版本。美加条约因为具体规定了可引渡的犯罪条款,所以引渡法中的“共惩犯罪”在法律上予以确定了。孟晚舟被指控电信欺诈,属于引渡条约规定的第27条范围。美国的电信欺诈可最高判刑达三十年。加拿大的类似犯罪的刑罚也超过一年。所以,在法律上,孟晚舟属于引渡范围。

条约义务必须履行,这是国际法的基本原则。加拿大政府临时扣押华为的财务总监孟晚舟是履行美加引渡条约义务的表现。

三 加拿大的引渡程序

加拿大在1999年完善了其引渡法。程序相当复杂。一般来说,引渡程序包括关押和假释,引渡的司法听审,司法部长对被决定引渡的人做最后的审核和递送被引渡人等几个程序。

严格的说,假释程序不是引渡听审的一部分。假释程序基本是按照刑事法律规则来进行的。美国和加拿大在刑事保释上都采取了基本相同的规则,即被告被释放后对社会产生危害的可能性(danger to society)和有无逃跑的可能性(flight risk)。两国政府对非法移民的关押和保释也是同样的标准。假释考虑的因素很多,其中主要考虑的因素是所指控的犯罪的性质 (暴力犯罪的嫌犯肯定难于保释),被告人的犯罪历史,以及工作和家庭的纽带。

从目前进行的保释听审来看,孟晚舟有对她保释很不利的因素存在,比如她不是加拿大常住居民,在加拿大没有家庭纽带,她本人有七本护照,她从2017年后就开始规避美国的刑事追诉。这些因素都指向她有逃跑的可能性。在孟的案子上,保金的多少不应当是考虑到因素。但是,一旦决定保释,那么保金的数额也是巨大的。但是这些不利因素,对于“仁慈”的加拿大人来说,都可以克服。在美加的司法实践中,除非是暴力或其他严重犯罪,法官多会在设置严格的保释条件的基础上批准被告人的保释。这是英美法的“人道”传统。所以,孟晚舟的保释可能性还是很大的。

引渡的司法听审又是一个漫长的过程。简单来说,首先请求引渡的国家,在孟案中即美国政府,必须在六十天内向加拿大国际合作组提出正式引渡要求。美方要提出证据。加拿大国际合作组在30天内向司法部长提出是否要举行司法听审。司法部长有自由裁定权。但是因为条约约束性,司法部长的自由裁量权只有限定在条约和加拿大引渡法规定的限制条款之内,比如,被引度的要求是不是有政治迫害因素,有无死刑可能等等。一般情况下,司法部长会启动引渡的司法听审。

司法听审不是刑事审判,被要求引渡人不可以传唤证人和提供证据。听审的证据原则不采纳“超越合理怀疑”的刑事法律标准,而是“初步证据”标准,即证据能够指向当事人有可能犯罪即可。听审法官只是审核美方的证据,看看其证据是否支持引渡的要求。

司法听审后,法官可以决定放人或可引渡的决定。法官的决定还可以被上诉。如果当事人被决定可引渡,案子再回到司法部长进入“交人”的程序(surrender)。司法部长可以做出是否交人的自由裁量权。加拿大的引渡法规定了司法部长应当考虑的因素。其中一条就是司法部长要得到引渡国家,在孟案中,即美方的担保,保证被引渡的人不会受到引渡请求之外的法律控告并为此被关押和判刑。

不管怎么说,这个引渡程序是漫长的。

(未完后续)

2018年12月10日纽约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