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一面镜子:大众被美国罚款300亿美元时,德国人义愤填膺了吗?

最近打开任何新闻软件,中国优秀企业 华 为 的女高管被加拿大司法当局拘留、听证和保释的新闻扑面而来,我们的民族情感被唤醒,被聚集,被引爆。

 

尽管华为官方的声明非常克制和理性,官方媒体也在引导社会民间的舆论,但是阴谋论依然盛行。绝大多数人第一想法便是美国无法遏制我国在5G时代的强势崛起,便通过政治手段调查这家标杆公司的莫须有的违法行为,然后横加打压。毕竟,2018年6月份,他们便对中兴通讯公司施加了10亿美元的罚款和4亿美元的保证金。

 

明哥也是中国人,浓厚的民族情绪一点都不输给任何人。但是,当华为事件逐渐平息,当事人开始进入漫长的引渡聆讯阶段后,我们的民族情感宣泄告一段落,我们需要冷静下来,看看事情的另一面。

 

在这篇文章里,我们不直接摊开答案,而是带你回顾历史,洞察镜子的另一面。

 

第一章:

 

大众集团,旗下拥有奥迪、保时捷两款世界知名品牌,长期高居世界500强前10名,是世界上前二的汽车集团。毫无疑问,是德国商界的标杆公司,是工业明珠。但是,从2015年起,大众集团就麻烦不断。

 

另一面镜子:大众被美国罚款300亿美元时,德国人义愤填膺了吗?

 

 

2015年9月18日,美国环境保护署(EPA)指控大众汽车所售部分柴油车安装了专门应对尾气排放检测的软件,可以识别汽车是否处于被检测状态,继而在车检时秘密启动,从而使汽车能够在车检时以“高环保标准”过关,而在平时行驶时却大量排放污染物,最大可达美国法定标准的40倍。

 

内幕被揭开之后,不断发酵,更多真相被披露出来。

 

终于,1年以后的2016年10月,大众与美国联邦政府、加州监管部门、部分柴油车车主达成民事和解协议,同意花费147亿美元以了结诉讼。2017年1月,美国司法部宣布,大众对遭到的三项刑事指控认罪,支付43亿美元刑事与民事罚款。这两项金额,加上对于消费者的赔偿、车辆回购,接近300亿美元,远远超过它在2016/2017年两年的税后净利润之和。大众元气大伤。

 

光是罚款还没完,有人进了监狱,要把牢底坐穿了。

 

大众前高管Oliver Schmidt被指控诱导和欺骗美国政府、违反联邦《清洁空气法案》、销毁犯罪证据,最终被判处7年监禁。63岁的华裔工程师,James Robert Liang,因为直接参与作弊软件的开发,被处以长达40个月的刑期、2年监外看管。

 

对引咎辞职、提前退休的大众CEO文德恩,美国检方也不依不饶,起诉他知情不报、混淆事实。双方还处于和美国检方拉锯式的法律控辩阶段。该罪名一旦落实,最高刑期为25年。

 

由于德国和美国之间没有引渡协议,另外5名高管被美国发出国际逮捕令,终生不敢进入美国境内了。

 

另一面镜子:大众被美国罚款300亿美元时,德国人义愤填膺了吗?

 

那在这种重罚之下,德国人民,对于自己国家的民族企业、工业明珠,有没有像在二战时期那样群情激奋、同仇敌忾,发起抵制美货,抗争到底的行动呢?

 

毕竟,美国人的汽车产业,在国际上已经被德国、日本的企业集团打的毫无还手之力,底特律汽车城一片衰败。在逻辑链条上推理,这很有可能是美国人单方面的政治手段和无耻伎俩,阴谋论很可能是正确的。

 

但是,德国人没有那么做。并且,他们对自己国家的企业进一步“落井下石”了。

 

2018年6月13日,德国的布伦瑞克检方,就排放门一事,再对大众处以10亿欧元的罚款。慕尼黑检察官办公室,逮捕了大众旗下奥迪品牌的CEO施泰德。

 

按照我国媒体的立场和思路,德国的检方,完全没有大局观念和爱国立场,在大众集团内忧外患的局势下,落井下石,亲者痛,仇者快,堪称德奸。

 

然而,德国上下很平静。他们认的只是规则、法律。

 

第二章:

 

美国人对自己的小弟,英资企业,会如何呢?

 

2010年,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和货币监理局在调查中发现,汇丰银行存在着“未经报告的洗钱或为恐怖主义融资的重大可能”。

 

美国参议院常设调查小组委员会,于2年后的2012年的7月份发布报告,列举了汇丰的七宗罪,指控汇丰银行墨西哥分行和美国分行没有遵守反洗钱法。一些员工伪造交易纪录,导致汇丰墨西哥分行沦为贩毒集团的帮凶。仅在2007年至2008年一年间,从墨西哥流入美国的现金就高达70亿美元。

 

汇丰银行反洗钱部门前主管也在离职前透露说,墨西哥境内大约六至七成毒枭的黑钱是经汇丰银行洗白的。2012年下半年,汇丰银行的首席合规官戴维·巴格利,在出席美国参议院听证会时承认,汇丰银行沦为一些贩毒团伙和恐怖组织洗钱的工具,并宣布引咎辞职。

 

另一面镜子:大众被美国罚款300亿美元时,德国人义愤填膺了吗?

 

这件事情是怎么解决的呢?

 

2012年12月11日,汇丰银行宣布,已就美国政府的反洗钱调查同美国政府达成了一揽子和解协议,其中包括同美国司法部达成的一个为期五年的“暂缓起诉协议”。

 

根据协议,汇丰银行缴纳19.21亿美元和解金,创下了美国历史上洗钱案的最高和解金额。

 

在今后5年里,将有一位独立监察员对汇丰在执行美国防止洗钱相关法律方面的情况进行监督,并定期给出评估报告。

 

是的,有一位监察员,常驻汇丰银行,监督他们如何执行防止洗钱的法律法规。这一点,和6年后,美国派驻一位监察员,进入中兴通讯公司,一模一样。

 

第三章:

 

美国人对德国、英国、日本的企业,痛下杀手,那是因为和国家竞争有关系,那对自己国内的企业,总应该呵护备至吧?

 

恰恰相反,美国人“自毁长城”的司法举措,比对国外的企业,有过之而无不及,可谓“罄竹难书”。

 

2008年美国金融风暴的诞生,就是因为一部分投资银行和承销机构,将次贷产品打包销售给不具备资质的民众,并且层层转包,转嫁风险,最后危如累卵,造成了全球的重大危机。

 

在经历了长达5年的调查之后,2013年-2016年,美国司法部对全球金融业的翘楚,JP摩根,罚款了130亿美元。要知道,这家投行,可是伴随着合众国的诞生和成长的,伴随了几代美国人民的成长,身上承载着美国梦,浸透了美国精神。

 

除此以外,花旗银行被罚款了70亿美元、美银被罚款了167亿美元、高盛被罚款51亿美元 、摩根士丹利被罚款32亿美元。它们被罚的理由,毫无例外,都是销售有毒次贷金融资产,引发了2008年的全球危机。

 

这是金融业。有些人认为是虚拟行业,脱离了实体经济,理应受到打击。那作为美国近100年,引领创新浪潮的科技行业,美国司法的态度如何呢?

 

另一面镜子:大众被美国罚款300亿美元时,德国人义愤填膺了吗?

 

美国电话电报公司,即AT&T公司,在美国乃至全世界无人不知,无人不晓。该公司由电话之父亚历山大贝尔于1877年创立,最初叫贝尔电话公司。在人类科技的发展历史上,它有着自己浓墨重彩的一笔。人类第一次无线电通信、贝尔实验室、香农实验室、射电天文望远镜、晶体管、数字交换机、UNIX操作系统、C语言,都出自这家公司,或者后来的子公司。AT&T 无论是在科技创新上,还是商业领域,都取得了前无古人的成就。

 

但是,就是对这样一家为人类立下不朽功勋的企业,美国反垄断部门,一直咬着不放。1984年被拆分为AT&T和7家地区性贝尔公司,1996年主动拆分为AT&T、朗讯和NCR三家公司,2005年AT&T被自己的孙子公司西南贝尔公司吞并,2006年朗讯被法国阿尔卡特公司并购。

 

回顾AT&T的百年历史,几乎没一个人不为这个百年老店的衰落而遗憾。它为人类文明的发展,立下了彪炳史册的功勋,却依然在美国反垄断部门的强制拆分下,成为历史。

 

这样的例子,不胜枚举。

 

辉瑞,是目前全球最大的以研发为基础的生物制药公司,总部位于纽约。2009年,被美国的司法部罚款23亿美元,罪名是违法销售药物;

 

波音,是全球航空航天业的领袖公司,也是世界上最大的民用和军用飞机制造商。2006年,因违禁出口军用级芯片和涉嫌贿赂,被美国司法部罚款6亿多美元,CEO被离职、CFO投入监狱。

 

微软,Windows操作系统在全球无敌手,有电脑的每一个中国人,都使用过她,都知道比尔盖茨。从1991年开始,美国反垄断局就认为微软垄断,开始调查,并要求拆分为二。截至2005年,微软为反垄断诉讼支付了近40亿美元的罚金。

 

 

美国司法部门,对自己国内的企业,下起手来,可一点都不轻。所以,美国商务部针对中兴通讯的违规行为,罚款(加保证金)14亿美元,真的只是常规操作而已;这次,他们要求加拿大政府引渡另一家中国公司的女CFO,对我们而言,无异于再次用政治手段打压企业,对他们而言,也是常规操作而已。

 

第四章:

 

那说这么多,明哥到底想表达什么意思呢?

 

首先,我们依然要表达我们的民族情绪,在规则和法律范围内,支持我们自己的民族企业的利益,在一系列听证会、引渡聆讯阶段、庭审阶段,为自己的利益辩护。

 

另一面镜子:大众被美国罚款300亿美元时,德国人义愤填膺了吗?

 

但是,我们也需要冷静,仔细思考当前全球主流世界的规则和法律,避免在情绪的支配下,将法律问题政治化,授人以柄。

 

第一,某些西方国家在重要工程的招标对象中排除中国企业,那是他们的自由选择,但是我们要相信,只要我们的企业不断提升科技实力,加大基础研究投入,持续领先,那么总有一天,这些国家或者利益的驱使下,重新选择世界一流的企业来投标的。政治考量,会成为一时之选择,但是无法成为一世的坚持。

 

第二,避免将法律问题政治化,该谈规则谈规则,该谈法律谈法律。

 

这不仅是主流西方国家的行事准则,将来也会成为我们国家的国策。至少到目前为止,美加双方的一系列举措,都在西方国家法律的框架下行事。

 

假如在涉及规则和法律的事宜时,不理性申辩,不据理力争,却只诉诸于毫无逻辑的情绪、阴谋论、情感宣泄,于事无补,反而会授人以柄,引来更重的处罚。将此等商业行为中正常的控告和辩护行为,和政治报复、蓄意打击等划上等号,一旦舆情汹涌,骑虎难下的会是我们企业在国际上的形象。

 

第三,不能将商业个案中的纠纷,和中西方大融合的时代浪潮脱钩,将局部进退,放大到全局对抗中去。现在另一条主线上,中美双方谈判顺利,美国联邦政府和司法部,平常在运作机制上是互相独立的,因为三权分立。我们不能因为无法接受个案中传达出来的情绪,诉诸于全局对抗,这样对我国老百姓的福祉,没有任何裨益。

 

第四,我国不可能重回闭关锁国、闭门造车的时代,未来和世界科技、文明的碰撞、融合、共同进步,是时代大势。

 

没有任何一个国家,在所有工业门类的所有产业链上,都具备完全自主的研发、生产能力。在目前阶段,中国科技缺芯(芯片)少魂(操作系统)是毋庸置疑的现实,但是改变这种暂时落后的局面,不可能依靠闭门造车、发愤图强的形式,而只能通过进一步扩大开放,在开放中提升我国在关键领域的竞争实力,缩小代差,使得西方不再具有压倒性优势,双方终究能够深度依赖,融合共赢。

 

作者:明哥在路上,来源:青驿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