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远及近看40年前的北京民主墙

 

2018年12月10日在美国国会大厦Rayburn's gold room召开的民主墙40周年纪念会上讲话

 

今天带来三幅高空、太空摄影图:纽约、吐鲁番盆地、西伯利亚勒拿河河口。这是从远处看地球,可以看到,西伯利亚勒拿河河口,与所有树枝分叉、与国家发展道路、我们人生道路的选择一样,有多种分叉,抛开细节看,原因是相同的。

            

 
【图1】西伯利亚勒拿河河口
 

 

从时间和空间的远处看历史

 

  历史既要从近处看,也要从远处看。远和近,有时间的远、近,还有空间的远、近。我们在美国国会大厦,从大西洋西岸隔着太平洋看40年前北京民主墙运动,就是从时间的远处和空间的远处看北京民主墙。当年习仲勋给儿子起名时,就有这种潜意识。要挽救金融危机、要促进经济增长,依靠良好政策,会有近期效果。近三个世纪以来,经济学家清楚地了解到,经济的长期增长,什么财政政策、货币政策都没有多大作用,只能依靠法治、依靠资本、依靠人才、依靠技术进步。这就是长期、远期效果。当然资源也非常重要,但可以从国外购买。

 

看历史也是这样,从远处看中国历史,有两个最为明显的分界线,这就是秦始皇统一中国和辛亥革命。从远处看毛泽东,毛泽东就是秦王汉武,他想称帝,无需像今年习近平那样修宪。毛泽东的气概,超过唐宗宋祖,他依靠发动一次全国性的群众运动,搁置宪法,使所有他不喜欢的文武大臣,让普通民众通过『大鸣大放大字报』和形形色色的手段,在这些官僚身上踏上一只脚,一个一个地打倒。在人类历史上,几乎没有一个君王有如此宏大的气魄,不怕身後洪水滔天,把文革前的舊国家机器一扫而空。1949年後,毛泽东对中国历史起的作用,就是逆转辛亥革命开辟的大方向。

 

中国历史的两大分界线

 

     从5000年中国历史看20世纪的历史分期,袁世凯1914年复辟帝制、1927年的北伐战争、1945年抗战胜利、1949年毛泽东统一中国大陆、1979年民主墙事件、1989年六四大屠杀,都是重要历史分界线。这些分界线重要性,就像魏晋南北朝时代的分合、战争的分界线一样重要,但没有秦始皇统一中国和辛亥革命重要。从公元578年北周王朝的皇帝宇文赟算起,到618年开国皇帝李渊建立新王朝——唐朝,只有40年,北周王朝、隋朝、唐朝是3个王朝,实际上,这3个王朝的3个皇帝,就像是一千四百年後的中国,从1978年到2012年的邓小平、江泽民、胡锦涛一样,相互熟悉,而且北周、隋唐3个王朝、他们之间还有婚姻血缘关系连在一起。北周王朝皇帝宇文毓的皇后是隋朝开国皇帝杨坚的皇后的姐姐,而唐朝开国皇帝李渊又是北周王朝和隋朝两个皇后的外甥。

 
 

            

【图2】公元5世纪70年代的中国

 

 

 
  1949年到2018年,70年中国历史,可以分为3个阶段,这就是1949-1979年毛泽东时期。华国锋时期,延续了毛泽东路线。1979-2008年,是邓小平改革开放时期。2008-2018的今天,是从邓小平改革开放向毛泽东路线倒退的时期。
 

   1949年到1978年的中国历史的总方向,是毛泽东化,是为了实行共产主义乌托邦,在共和名义下复辟帝制。1976到1978年,是华国锋时期,虽然江青被抓起来了,华国锋路线大体上还延续毛泽东路线。1978年天安门事件的翻案,以及随之而来的民主墙运动,是改变中国历史发展方向的重大事件。没有天安门事件的翻案,邓小平起不来。

 

1979年北京民主墙的历史作用

 

   1978年,中国有两个“非毛化”的场所,一个是民主墙,另一个是胡耀邦在京西宾馆主持召开的理论务虚会。在天安门事件翻案後两天,来自贵州的黄翔等9位青年在北京成立启蒙社,启蒙社成立的这一天晚间,启蒙社在天安门广场靠近毛泽东纪念堂的栅栏上贴出了「应该重新评价文化大革命」、「毛泽东要三七开」的大字标语。民主墙运动,是全国性的『非毛化运动』,这是一场对1949年毛泽东『逆转辛亥革命开辟的大方向』的拨乱反正。西单民主墙也是当时许多民办刊物的张贴和发行场所。当年12月5日,魏京生以「金生」之名贴出了《第五个现代化——民主及其他》的大字报,第二年1月8日,由魏京生提名的《探索》出版。12月16日,徐文立主编的《四五论坛》出版。还有北岛、芒克的《今天》、周为民、王军涛创办的《北京之春》、任畹町的《中国人权》、胡平的《沃土》、齐建昌的《科学、民主、法制》、《群众参考消息》、《民主墙》,1979年1月6日,任畹町起草的《中国人权宣言十九条》在西单墙上张贴了出来。我也是民主墙的参与者,《北京之春》的刊名是我提议并为创办人周为民、王军涛所接受,创刊号上发表了我写的一篇文章,署名是步曙明。在40年前,用铅字印刷十分困难,在社科院外国文学研究所邵明瑞的努力下,为周为民、王军涛主编的《北京之春》铅印了一期,我把几十本《北京之春》带到京西宾馆会场散发。理论务虚会也印发了人民日报记者非常详尽的、民主墙的报道。

        

 
【图3】1979年周为民、王军涛主编的《北京之春》油印本
 

 

        在这场拨乱反正中,有两个人提出了两个不同的口号。一个在中南海提出,另一个在民主墙提出,这就是邓小平的「改革开放」和是魏京生的「第五个现代化」。「改革开放」是为了实现经济现代化,「第五个现代化」就是「政治现代化」。

 

改革开放的扭曲变质

 

「改革开放」是最近40年来中国经济发展的总纲领,但特别是後30年,扭曲变质十分严重。从1978年到2008年,有三个重大历史事件,严重地扭曲了改革开放的进程。一是邓小平在1978年说了民主墙是好事後,出尔反尔,在1979年摧毁了民主墙。1979年3月25日,魏京生在《探索》上发表了《要民主还是要新的独裁》,说「必须警惕邓小平蜕化为独裁者」,四天後,魏京生被捕。魏京生被捕後一天,邓小平在理论务虚会上作了《坚持四项原则》的讲话。从这一天开始,民主墙的主要人物,一个个被逮捕关进监狱,理论务虚会也草草收场。

 

   第二个重大历史事件是反自由化运动和总书记胡耀邦下台。

        第三是1989年的六四大屠杀。

 

   这三个事件,造成了成千上万的受难者。今天,赵紫阳没有瞑目,天安门母亲还在苦难中哭泣。

 

六四大屠杀後,改革开放发生了严重扭曲,权钱交易、两极分化是主要特征,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实际上是19世纪欧美的老资本主义,是维克多·雨果、巴尔扎克、左拉笔下的资本主义,不是今天欧美民主的资本主义。这种老资本主义,在中国就是太平天国、毛泽东产生的土壤。习近平只看到近处,看不到远方,他对邓小平进行『反向拨乱反正』,做了三件事:一是学毛泽东搞个人崇拜;二废除邓小平1982年宪法『连续任职不得超过两届』的规定;三经济上『国进民退』。所以,可以说,从2009年到2018年,这10年,尤其是2012年来,中国变革的总方向是『局部毛泽东化』
 
   今天中国,经济在改革开放下尽管有了很大发展,但政治没有现代化。经济上的成就在专制政治下,在遭遇政治经济危机下,就可能毁于一旦。只要中国维持着有三千年历史的王朝政治的专制传统,中国就不可能真正强大起来。中国许多人物,在与外国首脑人物的会谈时,还可以看到大清王朝官僚的姿态和身影。
 

政治现代化是中国进步的首要目标和纲领

 

  从2019年到2049年,面对最近10年来的倒退,中国如何发展,经济学家陈志武提出,中国要进行第二次改革开放,如果只搞半边改革,只改经济,不改其他,会带来方方面面的扭曲,到最后必然会产生一些动荡和危机。陈志武最近说,必须做全方位的,而非局部的改革。所谓『全方位的改革』,我认为,首先就是魏京生40年前提出的『政治现代化』。实现政治现代化有两个前提条件,第一是进一步非毛化。第二就是在中国大地上恢复六四真相,使正义的阳光照耀中国大地。胡耀邦、赵紫阳为中国走出毛泽东时代、为中国进步和发展作出了巨大贡献,他们都含冤而死,冤案在中国不能申张,法治在中国就不可能建立起来。正是因为中国大地上不讲正义,所以,法治无法确立,冤假错案遍布中国大地。法治的精神就是让法律正义像阳光一样普照大地。    

 

  确立法治、厉行法治,是政治现代化的一个具体目标。政治现代化还有九个具体目标,这就是,宪法至上、军队非政治化和国家化、多党政治、议会民主、司法独立、分权制衡、国家元首和政府首脑限任制、文官制度、人权保障。

 
  政治现代化,不只是所谓民运人士的诉求,而是全中国人民的共同目标和纲领。没有政治现代化,中国就有人还要想当皇帝,中国就不能走出王朝循环和分裂统一循环,没有政治现代化,中国就没有光辉灿烂的明天。我今天来到这里,最重要的是说一句话,就是,政治现代化是中国走向进步的首要目标,是中国未来改革的纲领。在不远的将来,中国一定是一个接受全人类普世价值的、自由民主文明富强的国家。(2018-12-10)

 

严家祺纵览中国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