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帶一路」在馬來西亞受阻背後

 

「一帶一路」在馬來西亞的推進受到馬來西亞政治環境的影響,受到重重阻礙。中企在海外市場時,應注意實踐國家主席習近平提出的真正的「民心相通」。

Chaoxun201812
《超訊》2018年12月號

中國的「一帶一路」項目在馬來西亞政權交替過程中受到不同程度的影響。從東海岸鐵路項目在政權交替前後產生的變化便可以看到,針對馬來西亞的地緣政治環境,「一帶一路」中企出海需要做出一定策略調整。

東海岸鐵路項目為何停工

東海岸鐵路項目,目前停工有兩個原因,一是馬哈迪制衡國內敵對政黨巫統(或政黨聯盟國陣)的政治原因。509大選後,希望聯盟新政府上台,新政府高喊,由於前朝政府的管理不當,使得政府的國債高達1兆令吉,國家面臨破產,政府沒有資金發展一些大型項目,東海岸鐵路項目就是其中之一。對此說辭,更多判斷是一種有意圖的政治措辭。

首先,現任首相馬哈迪及財政部長林冠英表示目前國家的債務達到一兆令吉,佔國內生產總值的80.3%,但隨後國際信評機構穆迪還是評定馬來西亞的債務佔國內生產總值的50.8%,和前朝納吉政府給出的數據一致,而納吉質疑希望聯盟政府對國債的計算方式存在問題。

納吉曾表示,國陣政府對國債的計算方式和國際信評機構一致,而新政府希望聯盟卻把政府擔保和公私合伙的項目合約納入國債當中,即使在馬哈迪首次任相時,也不曾這樣計算國債,而當時馬哈迪首次任相時,其國債更高達103.4%(相比納吉執政時的50.8%高出幾乎一倍)。另外,馬哈迪再次任相後首訪日本時,在日本記者俱樂部的對話會上表示,馬來西亞不會因一兆令吉的國債破產,因為馬來西亞擁有巨額的儲備金,如果納吉繼續執政,國家就有可能破產。馬哈迪的此種表述,引起馬來西亞國內媒體、民間對馬哈迪以及新政府前後措辭不一致的負面輿論與不信任。

二是馬哈迪對國家利益與經濟方面的考量。馬哈迪指出,現在進行的項目完全是「中國製造」,中國承包商傾向於引入的材料和人力百分百都是中國的,甚至連交易也在中國進行,他明確表示並不歡迎這種合約。

針對此種現象,新加坡東南亞研究所資深研究員鄧秀瑉在《金融時報》訪問時表示,雖然這種現象正在改變,但在馬來西亞東海岸鐵路建設工地依舊如初,可以看到數以千計的中國工人,連施工的設施、原料都完全從中國進口,當地人學不到任何技能,對當地的帶動效果非常微弱;而中國的銀行根據自身的商業條款提供貸款,所有事項都由中國的銀行負責,這並不是所謂的「雙贏」,而鄧秀瑉介紹的這種現實狀況,很容易被政黨當成政治課題進行炒作,尤其是在發生全國大選時,更會成為政治民粹主義的利器,一旦發生政權交替,自然而然成為新政府重新審查的對象。

初探中企出海應對策略

針對東海岸鐵路項目被停工的原因,「一帶一路」中企出海也需要不同的策略方式去應對。首先針對國家利益與經濟的考量,世界「一帶一路」組織亞太區顧問陳耀星博士曾提出建設性的意見,他建議,中國政府也應和馬來西亞政府合資共同建設項目,中資應該更多與當地企業合作,避免單方面全資、單方面全工的經營模式,在投資方面和用工方面進行混合經營,這樣雙方的利益才都能照顧到,也才能避免淪為政黨炒作的政治課題。
其次針對馬來西亞國內政治因素,馬來西亞在學術範疇屬於威權半民主制的國家,存在民主選舉制度,就必然會存在政權交替的可能性。而政局的不穩定,隨時會給外資帶來不確定性結果。而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提出「五通」中的「民心相通」,正是解決不確定性政局給「一帶一路」中資項目帶來不確定性結果的良方。

中國駐馬來西亞大使館曾表示,他們已經意識到只有長期構建民心相通,才能確保中資項目的持續發展,不受政權改變的影響。雖然新一屆使館工作人員知道構建「民心相通」是一項短期內難以看到成效的工作,但他們十分願意致力於此。2018年509馬來西亞大選政權交替後,迎來馬來西亞齋月,大使館要求在馬中資積極融入當地社會,與當地民眾共慶開齋節構建民心相通。在齋節月期間,中國鐵建馬來西亞公司聯合吉隆玻 M101摩天輪項目業主在吉隆玻清真寺外組織員工為穆斯林群眾免費送粥;中國港灣馬來西亞公司在吉隆玻高架橋項目SUKE CA4項目舉辦了開齋晚宴,邀請了穆斯林孤兒院的孩子和老師們共慶佳節,為孩子們遞送溫暖;中國電建集團贊助東馬民都魯Kampung Assyakirin社區籌備開齋節慶典,在當地辦了一場富有穆斯林宗教和民俗文化,並兼具中國電建集團特色的晚宴。

但是構建民心相通,融入當地社會,不僅僅是簡單生硬的派錢、施捨,就如暨南大學莊禮偉教授在《中國式「人文交流」能否有效實現「民心相通」》論文中提到,中國式的「民心相通」比較偏重展示性、炫耀性的單方面輸出方式,偏重文化展示和政府統籌而忽略民間社會的有機對接。所以有效的「民心相通」還需具有更積極深入的實操面相,就如莊教授在文中提到的一個例子,來自菲律賓的julius參加2014年美國非政府組織「people to people international」的全球青年論壇,論壇結束後在心得中寫道:「真實的社區需求是由社區自己來確定的,體驗是學習的最好方式,領導者們必須與他們所在的群體分享共同的願景,和不同人群的聯繫是一個人最大的財富,每個人都能幫助改進他們所在的社群,最後,雖然和平是一個很大的概念,但是可以通過互相理解來實現。」 所以要真正構建民心相通,融入當地社會與社區,就必須身為其中一分子,了解該社區的需求,根據不同社區的需求,向社區提供或對接不同的創意和服務,從而與當地民眾建立更為緊密的社區關係;共同建立了和諧的社區環境,企業才能在當地長久地發展,而理解與和平也可以藉此建立起來。

一個日本企業家曾這樣描述了某個日本企業怎樣和馬來西亞當地社區建立和諧的生存關係。他說,因為該日本企業所在社區的環境比較雜亂無章,當地民眾也因此有怨氣,但一直得不到妥善的解決,於是該日本企業提出一個改善環境的創意,就是在整個社區栽種大片向日葵,而行人車輛遠遠就可以看到一片金黃的向日葵。這個創意不僅解決了當地人對環境改善的期望,也為企業建立了美好的品牌形象,還無形中為企業建立了軟性廣告,每天的路人和車輛都會因為這片向日葵而注目片刻並間接認識到這是日本企業的作為,從而樹立了對日本企業的美好印象。■

文/馬岩岩,《超訊》2018年12月號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

  1. “郭、文、贵”之顾名思义
    ----在西方圣诞节到来之际对郭文贵的“寄语”

    古人语:“赐子千金,不如教子一艺;教子一艺,不如赐子好名。”姓名对于一个人的重要程度,由此可见一斑。从命理改运的角度讲,姓名还包含着各种信息,就像咒语,好名越叫越吉,凶名越叫越凶,影响着一个人的事业情感甚至方方面面。这段时间,闲来无事之余研究了一下郭文贵的名字。真是不研究不知道、一研究吓一跳,此三字在文贵身上乃是大凶大难之命,而且已经如附骨之蛆般地深刻体现到文贵身上,不信大家来看一看。
    第一篇:“郭”公夏五,黔驴技穷
    先来谈谈郭文贵的这个“郭”字。一说到这个,大家脑海里是不是自动跑出“东郭先生救狼”“南郭先生吹竽”之类的故事,大家也不要太肤浅了,我们今天谈点文雅的。还记得,荒芜老先生在他的《长安杂咏》组诗之二中曾写道:“郭公夏五大懵懵,小试黔驴技已穷。” 感觉用这两句诗来形容文贵现在的处境已非“贴切”二字所能表达的了。但还有更高深的在后面,“郭公夏五”这个典故其实出自《春秋》,但是不是什么好词儿,大体的意思就是做事喜欢抛洒滴漏、随心所欲、没有底线。我们从文贵放的话、干的事来看,张嘴就来、没有下文、难圆自说的事一数一大堆,从当初的摇头摆尾高度膨胀到如今的摇尾乞怜哀求政庇,人生地不熟的文贵啊,你既管不往自己的那张破嘴,也让大家见识了你的臭不要脸,真是“好本事”,看来你这个“郭”还真是继承了“郭公夏五”的精髓啊,此乃凶祸之首躲不过。
    第二篇:“文”过饰非,诿过于人
    再来谈谈郭文贵的这个“文”字。按下键盘的时候,脑海里灵光一闪出现了“文过饰非”这句成语,也是大有来头的哦,出自“四书五经”之一的《论语》子张篇“小人之过也必文”和“三玄”之一的《庄子》盗跖篇“辩足以饰非”,就是说一个人犯了过错总喜欢用漂亮的言辞加以掩饰,顺便再把过错推给别人,这就带出了“诿过于人”。反观文贵,前面捅瘘子、后面擦屁股的事情没少做吧?像和罗斯·杰通对诉公堂包括和蚂蚁帮原来的中坚力量赵岩反目成仇的事大家也是见惯不怪了吧?对,文贵就是这样的人,他犯再大的错都是别人的错,肯定不是他的错,你就算再支持他、再帮他甚至替他挡刀挨枪子,只要有错啊,那都是你的错,因为他本来就是大脑锈斗、青红不分、瘟神克人啊,从他生下来那天起就注定是这样的,从帮他扶他一路走来的所谓“贵人”们的凄惨下场也都直接证明了。所以说,郭文贵的这个“文”凶中带狠,奉劝小蚂蚁们尽量离他远点,千万别替自己招来恶运上身。
    第三篇:“贵”而贱目,无中生有
    最后谈谈郭文贵的这个“贵”字。挺好的一个“贵”字,放到了文贵的名字里,怎么读起来就那么别扭,“文贵、文贵、文贵”---“瘟鬼、瘟鬼、瘟鬼”,不用我说,大家也都知道是穷凶极恶之相了吧。不得不说,文贵还真的是人如其名。今天暂且不语这些鬼神乱力之说,还是来聊聊文化、谈谈风雅。“贵而贱目”出自汉赋四大家之一的张衡《东京赋》,也就是发明浑天仪、地动仪的那位大发明家,讲的意思就是不尊重事实,喜欢胡言八道、断章取义、不懂装懂、博人眼球。这是小人所为,更是屎性难改。从含沙射影张首晟到血口诬蔑孟晚舟,从把中科院讲成社科院,再从怒骂“老领导”到畅谈“张子强”,文贵你都干了些什么?你的套路无非就是“无中生有”,然后被证明是“子虚乌有”,除了“编、编、编”你还会什么?大家早就看够了你的这套把戏,真替你感到羞耻。
    起什么名字本不是郭文贵的错,但其肆意妄为、死不悔改,却是错上加错,套用一位伟人一句话致文贵“你将得到一个自寻死路的前途”。

    回覆刪除
  2. 郭派蚂蚁帮们不靠谱的“革命友谊”
    内心阴险狡诈的郭文贵在无中生有、自欺欺人、主观臆断上堪称师爷,最擅长的就是编造一个又一个的阴谋故事,纯属虚构,经不起半点推敲。或是因为郭文贵的谎言实在太假,假到蚂蚁帮都编不下去了,这两日,郭文贵手下的马仔们集体闹事,上演了一出出狗咬狗的闹剧。细数郭文贵和这些马仔们的过往,不得不感叹,建立在利益上的“革命友谊”就是不靠谱。
    有钱能使鬼推磨,领了工钱好干活。郭文贵在爆料的路上舍下血本拉拢帮派,不少蚂蚁为钱折腰,纷纷拜倒在文贵的好处费下。其中有拿了革命经费,有喝了茅台的,有拿了官司费的,有拿了表演经费的, 有每个月固定领工钱的。在金钱的驱使下,蚂蚁帮成员们用尽全力,文贵说东没人敢说西,文贵说真的没人敢说假的,文贵发个逗狗的视频,都得一窝蜂的去点赞、跪舔。美好的时光总是短暂的,文贵的打赏并不平衡,导致了利益分赃不均,有人眼红,有人眼馋,有人愤愤不平,有人势不甘心,金钱堆砌的桥梁就此产生了裂缝,岌岌可危。
    曾经沧海难为水,下属闹剧频上演。先是Sara开撕路德,称战友之声是纯挺郭的媒体,而路德的路边社则是靠着文贵闷声发大财的自媒体。由此开始,蚂蚁帮内部的大战陆续拉开了帷幕。挺郭大将赵岩因挺郭姿势不对被打成伪类,结果是赵岩被逐出蚂蚁帮。而路德在直播中没有领会郭主子的意图,昭明便骂路德将挺郭人当猴耍,曾宏随后也加入战斗中对路德进行攻击,小蚂蚁也是纷纷入战,生怕错过一场露脸机会,真是不怕神一样的对手就怕猪一样的队友。
    友谊小船已沉底,谁是下个小蚂蚁。蚂蚁帮狗咬狗的闹剧并非心血来潮,背后少不了郭文贵的种种授意。郭文贵试图用这种手段打压“异己”,巩固阵营,却没想到手下的兵越来越散,成了一盘散沙。挺郭阵营内部自相残杀的惨烈程度堪比宫斗剧,蚂蚁们在号召下使劲攻击昔日战友,却没想过自己是不是也会有这么一天被人踩在脚下动弹不得。为了独吞郭文贵的打赏,赵岩被成功驱逐,昭明拍手称快,那么,下一个被成功驱逐的又会是谁呢?是Sara打倒路德,还是路德扳倒昭明?随着挺郭大将赵岩的离去,蚂蚁帮开始分崩离析。从曾经的“老黄牛”郭宝胜、“挺郭女一号”雾亭,再到现在因合同事件站位不明的赵岩,目测路德也即将步入后尘,真是可悲可叹啊。
    正所谓“因利而聚,利尽而散”,小蚂蚁们在被文贵利用完后,便难逃过河拆桥,弃之如敝履的命运。而郭文贵明明打着一副如意算盘,却没想到事态发展脱离了掌控,不得不站出来给这些小蚂蚁们善后,擦屁股。还是奉劝蚂蚁们,早日认清,早日脱离,免得像赵岩一样,沦为丧犬,动弹不得。

    回覆刪除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