贸易战:美中价值取向的冲突——特朗普究竟要干什么

 

当地时间12月1日,全球瞩目的美国总统特朗普和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及他们的团队在阿根廷布宜诺斯艾利斯举行长达两个半小时的晚宴会晤,会后没有联合声明,而是各自发表声明或对外通报。

白宫发布的声明有一段是这样说的:

特朗普总统和习近平主席同意立即开始有关结构性改变的谈判。这些结构性改变涉及强制技术转让、知识产权保护、非关税壁垒、网络入侵和网络盗窃、服务业和农业。双方同意,他们会努力在未来九十天内完成谈判。如果双方在这个期限内未能达成协议,10%的关税将会被提高至25%。

北京的通报,竟然完全没有提及三个月期限以及结构性改变这些“细节”。而这些“细节”绝非细节,正是最要命之处。北京如何能进行美国所要求的这种“结构性改变”,并要在九十天内完成谈判?而且大约本月12日至15日中国谈判代表团就要前往华盛顿执行谈判任务。国际上一般分析认为,北京没有对外通报这些“细节”不排除为另一手准备的“拖字诀”,以九十天获得暂时的喘息,但不会改变两个大国日益走向冲突的态势。

以上是对北京的一种猜测。不管怎样,这次特习会谈,特朗普在他的“鹰派”团队协助下很强硬,在“善变”中不失他内在的原则,取得了习近平很大的让步,他们定名为“习近平承诺”并高兴地广而告之。北京该清楚了,特朗普完全不像他当选前中共某些人把他看作只重商业利益的政治素人的判断。那真是一厢情愿的战略性误判——这个美国总统两年来种种表现,很让中共领导人头痛。如他在今年9月25日第七十三届联合国大会发表的演讲中,就毫不客气地指出:“基本上在每一个试图实行社会主义或共产主义的地方,都产生了痛苦、腐败和衰退。社会主义对权力的欲求导致扩张、侵入和压迫。”为此,他呼吁:“世界所有国家都应当抵制社会主义,及其给每个人带来的痛楚。”这是1991年“冷战”结束后二十七年来一个美国总统第一次向社会主义公开宣战。

但如深入探究一下,问题关键并非特朗普本人究竟要干什么,他不过适逢其时,当了美国总统,成了聚焦人物,也成了这几年在美国形成的一种态势潮流的代表。总之,经过这两年各种变故较量,中美关系已经不是过去三十多年的样子了。其实双方都心知肚明,当前美中贸易战不只是贸易摩擦,其发生有着深远的政治背景和历史渊源,特别是近年来的意识形态诱导,使美中关系由“建设性战略伙伴”转变为“战略竞争”,中国成了美国的头号敌人。国际战略家几乎一致认为,中美之间的冲突更多的是两个不同社会政治制度的理念的冲突,冲突是总体性的,已经压抑多时,现在要爆发了,主要表现在发展方向、意识形态、价值理念、自由民主与专制独裁等方面。

首先,发展方向的冲突。苏联垮台之后,美国认为中国将不可避免地成为“自由国家”。带着这份乐观,美国在21世纪前夕向中国敞开大门,将中国纳入世贸组织。但是这个希望落空了。“厉害了我的国”的意识膨胀起来的过程中,美国对中国已初步完成了从战略犹疑向政策调整的质变。

其次,意识形态的冲突。美国过去主流观点认为中国不会挑战美国的意识形态,但是现在他们认为,中国目前的意识形态回到毛时代的模式上去了;中共反对并全面挑战美国的三个价值观,即民主政体、自由市场和国际和平;它高调推广的意识形态是怀疑人权的普世性、怀疑自由民主、强调自己的管理方式的优越性,以及一套中国特式的但又认为放之四海皆准的价值观。

第三,进而就引起价值理念的冲突。美国倡导“自由”、“平等”、“民主”、“法治”、“人权”的价值观,称之为“普世价值”。尽管这些基本理念都写入了中国宪法,甚至被归纳组成中国“社会主义的核心价值观”,但现实生活中,美国认为都很难得到中共实行。

第四,“自由民主”与“专制独裁”的冲突。这是美国与中国价值理念冲突的核心与焦点。现在,不但共和党、民主党双方取得共识,就连原来亲共的一大批美国学者也改变了立场,认为中共对内镇压对外扩张是其难以改变的本性,认识到它不仅不放弃一党专政,还要输出中国模式,改写战后国际规则,因而对美国造成迫在眉睫的威胁。

这四个方面,的确深刻地凸现中美之间两个不同社会政治制度的理念的总体性的冲突,这是摆在这两个国家甚至是摆在全世界面前的一个极其严重并非常可怕的大问题。

记得,今年6月17日,中国官方通讯社新华社发表重要文章《以战止战,不得不为》。此文代表中共官方高调表态,宣称:强硬反击、以战止战是对付好战者的最好选择。如果美方继续恣意任性而为,损害两国人民的长远利益,中方必将继续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经过几轮交手,美方应该认识到,中国对美方承诺的不确定性、对两国经贸摩擦的长期性已做好充分准备。其豪言壮语,惊天地泣鬼神,曾让许多被民族主义充分激发的中国人热血沸腾,摩拳擦掌,蠢蠢欲动。现在,不知中共决策者内心,是否都还坚持“强硬反击、以战止战”的雄心壮志?

也记得习近平主席曾经深情表白说:“我们有一千个理由把中美关系搞好,没有一条理由把中美关系搞坏。”也许此表白当时是真情流露,但它具有长期有效性吗?关键的是,此表白现在大有可能已经不过又是一厢情愿而且绝对不被对方“误判”了。

(2018年12月3日)

附注:在美方一再提及以及中国国内外各种质问压力下,中国商务部12月5日在发布会中,首次提到了“90天期限”这个概念。以后如何动作,当是未来一段时间全世界所关注的大事。

何与怀,《纵览中国》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