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当局希图苟延残喘的唯一希望:拖

 

自中美贸易战开打以来,中共当局己呈节节败退之势,中美贸易战对中国大陆政治、经济和社会造成的负面影响日益显现:外资、内资外流加剧;外企、私企外迁加速;企业倒闭和失业浪潮一浪高过一浪;出口受阻、内需不振;社会不稳加剧,群体事件层出不穷;中共统治集团内斗加剧;联欧、联日、联“金砖国家”一致抗美的希望化成泡影;“一带一路”计划受阻,中共当局在国际上已陷入自“八九.六.四”事件以来空前孤立的境地。总之中美贸易战已使中共当局陷入内外交困、进退维谷前所未有的困境之中。
 
中美贸易战开打以来,中共当局及其宣传机构的口气,已从今年年初的要“以牙还牙”、“坚决奉陪到底”、“中国[註:1]提高美国农产品的进口关税打到了美国特朗普政府的七寸”、“我们不想打,但也不怕打贸易战”、“中国发展模式要引领人类社会发展的新潮流”、要向世界推广“北京共识”、“要通过实现“中国制造2025”计划,使中国科技站到世界科技的前沿”、“美国若退出世界领袖的角色(误认为特朗普的美国优先政策是要放弃其世界领袖的职责)中国应当,而且有能力充当世界领袖”……之类不知天高地厚、既不知己又不知彼的豪言壮语转为:中美两国是互相依存的大国、中美两国和则双赢斗则双输、“我们有一千个理由要搞好与美国的关系”、中国改革开放的大门,不会关闭,只会越开越大……之类求和告饒的口气。
 
而国内外一些一贯对中共当局小骂大幫忙的所谓“专家学者”们,也从一开始就宣扬在中美贸易战中,被中共当局严密控制的、习惯于忍受苦难的中国民众,承受中美贸易战给中国民众带的痛苦的能力远比美国民众强,认为中美贸易战中国不会输,而美国的特朗普政府将因中美贸易战带给美国民众的不便引起民众的反对而下台;或放弃贸易战转而与中共当局实现妥协、和解。
 
而中美贸易战至今的事实已让这些“专家学者”们闭上了嘴。因为自中美开展贸易战以来,特朗普总统在中美贸易战中利益受损最大的美国农民中的支持率不降反升,中美贸易战以来,已造成中国大陆大批企业倒闭,引起一波又一波的失业浪潮,又引发更多的群体事件,加剧了中国大陆社会的不稳定状态,中共当局领导层的内斗加剧,这些事实无异于给了这些对中共当局小骂大幫忙的“专家学者”们一记响亮的耳光。
 
笔者在此前论述中美贸易战的文章[註:2]中就已经指出:中美贸易战中共当局硬打是必输,因为无论是从道义上还是综合实力上美国对中共当局都拥有巨大的优势,这从“中兴事件”和现在正在发生的“华为”事件;今年中共当局国内政治经济状况的恶化;以及中共当局联欧、联日、联“金砖国家”共同抗美的企图失败;“一带一路”计划陷入困境,中共当局已在国际上陷入空前的孤立……等状况,就已表明中美贸易战,中共当局必输无疑,这一结果必将导致中共当局在中国大陆的半市场化权贵共产极权统治的崩溃。
 
全盘接受美国提出的“3零2停1允许”这些条件,也必然造成中共当局在中国大陆的半市场化权贵共产极体制的全面崩溃。
 
这两种结局中共当局当然也十分清楚,所以硬打和全盘接受美方的要求都是中共当局不敢采取的策略,而唯一能让它暂时还可以苟延残喘一段时间的选项就只有“拖”。
 
在中美贸战的压力之下,中共当局又故技重演,宣佈要逐步降低一些进口商品的关税,最终达到与国际上通行的关税一致的水平;取消银行和金融资产管理公司对外资持股比例的限制,内资外资一视同仁,允许外国银行在我国境内同时设立分行和子行,大幅度提高外资银行的业务范围;将各类金融公司外资持股的比例提高到51%,三年后不再没限。在这几项对外宣佈的所谓“对外开放”的新举措之中的:“逐步”、“一些”、“大幅度”、“三年之后”等含混不清的措词就为中共当局今后的“拖”埋下了伏笔。
 
中共当局尽管被中美贸易战打得焦头烂额,但在前两三个月并未采取积极行动来加以应对,是因为中共当局错洖地寄希望于在11月份进行的美国中期选举中,特朗普的共和党遭到惨败,以前容易被中共当局忽悠的民主党掌控参众两院的多数,从而可以掣肘特朗普的对华政策。然而美国中期选举的结果却令中共当局失望,尽管民主党赢得了众议院的多数席位,但共和党不仅保住了参议院的多数席位,而且席位还有所增加。况且即使参众两院的多数席位都被民主党掌控,也不会改变特朗普政府的对华贸易战的政策,因为在对华贸易战的政策方面民主党表现出了与共和党前所未有的一致。中共当局之所以作出这种误判,是因为中共当局的谋士们居然不知道自特朗普上台以来,民主党人已逐渐从中共当局的忽悠之中清醒过来;他们居然不知道共和党与民主党的政策分歧现在已不是在对华政策上,而是在国内政策方面诸如:医改、税收、福利等方面。
 
美国中期选举之后,美国的对华贸易政策并未出现中共当局所希望的变化,眼看明年1月1就要开始实施的美国对从中国进口的2000亿美元商品征收25%的关税的大限即将到来之时,中共当局已意识到美方这一举措一旦具体实施将在政治、经济、社会方面对中共当局造成的负面影响是中共当局不堪承受的。所以以习为首的中共当局,才迫不及待地要求与以特朗普为首的美国政府在布宜诺斯艾利斯20国集团峰会期间举行会谈,以解决“中美贸易磨擦”(这是中共当局对“中美贸易战”的称谓)问题。
 
在这次习特会之前,中共当局不得不按美方的要求,在习特会上提出了一份多达142项的让步清单。但特朗普并不满意,他说:还有四五项重要内容没有列在清单上,要求中共当局补充进去。据知情人士估计,特朗普所指的要求中共当局补充进去的四五项重要内容是:中共当局的经济政策要进行结构性改变、停止“中国制造2025”计划、停止对国企的补贴、停止以国家补贴的方式挑战美国在半导体行业的主导地位等内容。
 
在习特会上,中共当局除提出了142项让步清单之外,还声称要购买高达1.2万亿美元的美国各类商品,以减少美方的贸易逆差。这表明中共当局迄今为止,仍未意识到中美之间贸易战的实质,是一场以私有制和市场经济为基础的民主宪政体制,与以公有制为主体的、半市场化国家垄断经济为基础的权贵共产极权体制之间的斗爭在经济领域上的体现。习XX及其谋士们,仍然把中美贸易战仅仅看作是美国为消除其与中国之间的巨大贸易逆差,而采取的纯经济性的行为;中共当局同意对大量输往美国的毒品“芬太尼”进行管制,这不由得使人想起上世纪四十年代初,抗日战爭最危急的时候,中共当局在“边区”[註:3]种植鸦片销往“国统区”[註:4],以危害“国统区”民众的健康为代价,来缓解自已的经济困境的罪恶行径。如果说当年中共当局大力种植鸦片销往“国统区”是为了生存而不得已采取的行径,在某种程度上尚有几分情有可原的话,那么在现在,对中共当局来说钱早已不是问题的今天,还要向美国倾销毒品牟利,其目的无非是想毒害、腐蝕美国的年轻一代,以危害美国的未来,其目的的阴险歹毒已为全人类所不能容忍。这些由中共当局大量销往美国的毒品对美国青少年的危害,已经严重到需要美国政府在习特会上正式向中共当局提交涉的地步;中共当局被迫同意立即对中国经济进行结构性改革与美国进行谈判,这些结构性改革的内容包括:强制性技术转让、知识产权保护、非关税壁垒、网络入侵、网络盗窃、对国企的财政补贴、政府对经济的干预、服务业和农业政策……等方面。
 
而中共当局的所谓谈判,就是拖延的借口,想一想中共当局对朝核问题的手法,那就是坚持通过“六方会谈”来解决,一次一次地以谈判的方式忽悠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使朝核问题一直拖到今天仍未解决,为北朝鲜赢得了十余年发展核武器和远程导弹的时间和北朝鲜急需的物资援助,就会明白中共当局的所谓谈判究竟是怎么一回事;中共当局还答应与美方一起推动朝鲜半岛无核化进程,这又是中共当局在美方贸易战的压力之下,为延缓美方的关税制裁而作出的言不由衷的表态。众所周知,中共当局不仅是朝核问题的制造者;而且也是和平解决朝核问题的阻挠者,它的这一表态不过是与美方虛与委蛇而已。因为朝核问题一旦真正实现和平解决,朝鲜半岛实现无核化,那么必然的结果就是北朝鲜倒向韩美一边,这不仅使中共当局失去了一枚与美韩讨价还价的筹码,还将使中共当局在国际上陷入更加孤立的境地,这是中共当局绝对不想面对的局面。
 
尽管以习为首的中共当局,在习特会上作出了除危及其极权体制生存的条件之外的几乎所有可能的让步(且不论之些让步是否能真正履行),而且还答应中美双方立即就对中国经济进行结构性改革的内容进行谈判,付出的代价不可谓不大,然而換来的仅仅是美方原计划从2019年元月1日起将对2000亿美元从中国进口商品的关税从10%提高到25%的期限延缓90天(在这90天之内,对从中国进口的2000亿美元商品征收10%的关税仍维持不变),在这90天之内,中美就中国对经济进行结构性改革举行谈判,如90天之内双方谈判达成协议则美方暂时停止对从中国进口商品加征关税;如90天之内双方仍未达成协议,则美方将开始对从中国进口的2000亿美元商品征收25%的关税,随后还将对余下的2556亿美元的中国商品加征关税。正如国内外许多人士指出的那样,中共当局在习特会上作出的“重大”让步,换来的仅仅是对已判处“死刑”的中国经济90天的缓刑期。
 
从这次习特会上可以看出,中美贸易战中特朗普的政策方针已使中共当局陷入山穷水尽、黔驴计穷的地步,而以特朗普为首的美国政府己显示出应对有方、游刃有余、胜券在握的姿态。
 
特朗普迫使中共当局与美方进行危及中共当局生死存亡的对中国经济进行结构性改革的谈判,而且谈判的时间明确规定是从2018年12月1日开始的90天之内完成,特朗普在这里已堵死了中共当局借谈判为名长期拖延下去的可能性,而且在这90天宽限期内,仍维持对从中国进口的2000亿美元商品征收10%关税不变。这是特朗普的高明之处,既对中共当局的让步回报以延缓关税从10%提高到25%的期限90天、同意与中共当局就对中国经济的结构性改革进行谈判;同时又继续对2000亿美元的从中国进口商品征收10%的关税,以继续保持对中共当局的压力。
 
在目前的情况之下,从12月1号开始的90天之内,中美之间如不能在对中国经济进行结构性改革方面达成协议,其后果对中共当局而言是不堪承受的,因为从2019年3月1月起美国将实施对从中国进口的2000亿美元商品征收25%的关税,接着还将对余下的2556亿美元的从中国进口的商品加征关税,这意味着占中国出口总额21.77%的中国商品几乎完全不能进入美国市场。这对以外向型经济为主的中国经济的打击,及其对中国政治、社会和经济带来的负面影响,都是中共当局承受不起的,而这些也是中共当局力图避免的结果。
 
所以笔者估计在美方限定的90天期限之内,中共当局为避免中美贸易战继续下去将危及中共当局的统治基础,这种局面的出现,将不得不在限期之内,就对中国经济进行结构性改革与美方达成基本满足美方“3零2停1允许”条件的协议,以延缓美国对从中国进口商品加征关税措施的实施,然后在协议实施的过程之中,继续釆取节外生枝、设置故障等惯技予以拖延。中共当局希望能拖到2020年底美国大选,特朗普总统竞选连任失败,一位容易被中共当局欺骗、忽悠的民主党新总统上台,在中共当局的欺骗忽悠之下中美双方实现互相妥协,从而化解中美之间的贸易战,使中共当局的半市场化权贵共产极权政权得以苟延残喘下去。
 
然而不过这仅仅是中共当局一厢情愿的如意祘盘而已。首先特朗普在下一届美国总统选举中获得连任的可能性很大,因为现在(上台的第二年)特朗普在民众中的支持率都高于曾经获得连任的,前几届总统克林顿、小布什、和奥巴马在上台后第二年的支持率,这表明特朗普获得连任的可能性比前面三位成功获得连任的总统更大,所以中共当局寄希望于特朗普总统竞选连任失败的希望多半是要落空的。当然对于充满不确定因素的美国总统选举而言,特朗普意外竞选连任失败的可能性也不是完全没有。即使出现这种意外情况,由另一位总统上台,也基本上不会改变美国对待中共当局在政治和经济问题上的态度,在经济上中美贸易战和政治军事上遏制中共当局对外扩张的势头仍将继读下去。这从这次美国中期选举后。针对民主党在众议院获得多数席位的结果,美国和西方国家媒体的舆论反映中可以看出:据报道,国外众多媒体都认为在对中国政策方面,民主党在众议院获得多数党地位并不预示着美国的对华政策将发生重大变化,因为目前在美国对中国的反对立场已经超越了党派的界线;在民主党和共和党之间,针对中国在世界很多地方咄咄逼人的军事和经济行为和它不遵守贸易协议的做法,以及中国政府针对国内异议人士、维权人士和少数民族进行人工智能监控和严厉打压等,都非常气愤,因此,民主党和共和党在强硬对待中国这点上立场相同……。
 
对于中共当局通过谈判作出承诺,甚至签署协议作出让步,而实际上却仍将以种种方式一再拖延阻挠这些承诺和协议条款的实施,使这些承诺和协议成为一纸空文,最后不了了之这种技俩。实际上早已被特朗普洞穿了,所以,以前在对付前几届美国政府和其他西方国家时,中共当局屡试不爽的“拖”字秘诀,在以特朗普为首的美国政府面前已很艰有继续施展并取得成效的余地。根据特朗普对待中共当局的一贯作法,以及中共当局在中美贸易战中目前所处的难以克服的困境可以判断从12月1日起的90天之内,中美之间达成有关针对中国经济进行结构性改革的协议(并且这些协议应基本上能满足美国政府“3零2停1允许”的要求,否则美国改府是不会簽署协议的)的可能性很大,不过对协议的任何条款,特朗普政府都会要求确定具体实施的细节,和明确规定完成时间,以杜绝中共当局无限期“拖”下去的可能。在这种情况之下,中共当局将被迫不得不边拖边兑现美方的“3零2停一允许”的要求,这个边拖边兑现的过程,也就是中共当局边拖边走向灭亡的过程。

2018年12月12日写于清音阁

[注:1]:本文中的“中国”均仅指中国大陆。
[註:2]:详《民主中国》5月31日发表的《中美贸易战与中国的民主宪政》和11月24日发表的《再谈中美贸易战及其对中国(大陆)民主宪政事业的影响》二文。
[註:3]指抗日战爭期间,陝甘宁一部份被中共当局盘踞的地区。
[註:4]:指国民政府统治地区。

一真溅雪,民主中国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