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此妈妈:打输麻将教唆未成年子打劫牌友报复


香港夜景,2018年7月6日。路透社

 

(法广RFI 香港特约甄树基)香港一名47岁的妈妈早前怀疑中了骗局打麻将输了数千元,心存不忿下涉嫌教唆14岁儿子伙同4名14至16岁中学友人上周打劫牌友报复,警方经调查后至日前一共拘捕6人,包括该名妈妈,另外5名少年亦需要按时到警署报到。

被捕的5名少年,年龄介乎14至16岁,属朋友关系,在不同学校念中二及中三,涉嫌干犯行劫及企图行劫罪;警方另以两项串谋及教唆抢劫罪拘捕任职地盘零工的47岁周姓妇人,她是案中14岁邹姓少年的母亲。5少年已准保释,周妇至25日晚仍扣查警署。警方女侦缉督察陈怡廷称,两受害人遭4至5名疑犯尾随,从后掩嘴及箍颈,再抢夺财物。

 

根据此间传媒报到,周妇早前打麻将输掉数千元,疑遭出千心有不甘,涉嫌着儿子抢劫两雀友;邹姓少年找来4友人犯案,并自行分赃。上周日(16日)凌晨,邹先联同3少年跟踪56岁目标女子返回其寓所,在大厦梯间扑上掩口箍颈,抢去手袋后逃走。受害人损失8000港元及500元人民币。

 

翌日(17日)凌晨邹伙4少年再犯案,打劫55岁何姓妇人,在何妇工作的联谊会附近埋伏,趁她倒垃圾时抢劫,何妇一度呼救,邹见她身上无财物遂逃去。何妇挣扎期间腰部扭伤送院。

 

据悉涉案青年两度犯案皆戴上口罩,仔细分工,分别负责制服事主及抢劫。警方翻查事发地点附近天眼片段破案,先后拘捕6人。根据香港法例,10岁以下儿童毋须负上任何刑事责任,14至15岁少年如有任何其他适当的处理或惩罚方法,亦不得被判监禁。

 

《刑事诉讼条例》第109A(1)条订明,除非法庭认为没有其他更适合判刑方法,否则对16至20岁的少年犯不应判监;不过,行劫属严重罪行,不适用于109A(1)条款。

 

明报引述大律师陆伟雄说,行劫罪严重最高可囚终身,即使有人仅参与策划,法理上与犯案者均视为“串谋行劫”。如有14及15岁少年犯涉行劫案及认罪,法官可转介少年法庭判刑,一般会判往教导所;如法官认为案情严重,或相关少年不认罪,亦可经区院或高院审理。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

  1. 袁红冰积郁之作《大纵横》出台始末
    近日,袁红冰发布了《大纵横——创造并毁灭“战神”郭文贵》预售的消息。据悉,该书预计于2019年1月份正式由台湾亚太政治哲学文化出版社出版。可谓一石激起千层浪,目前,气急败坏的郭文贵更是扬言要对袁大师发起诉讼。笔者以为,袁红冰是掐准时机的,其发售该书的初衷和远旨在于自我标榜和自我洗白,而自我悔过、自我批评之意不足。浅析如下:
    1、企求谅解之作
    周知,从2017年以来,袁红冰就是郭文贵和挺郭派的灵魂导师,也是袁三条的始创者,伪类和爆料革命名词的发明人。据坊间传言,袁某人还是郭七条的重要起草人。所以,从袁红冰加入挺郭大军之后,其一直就是海外公知、民运人士,以及醒悟之后的吃瓜群众的众矢之的,备受后者的口诛笔伐。尤其是在被郭文贵逐出蚂蚁帮,凄凄惨惨戚戚之后,尤其如此!所以,袁红冰另起炉灶与郭宝胜、相林、赖建平等人东京成立爆协之后,因为老脸丢尽,因而长期沉寂静伏不动。但是,在海外公知、民运等对垒郭文贵蚂蚁帮风起云涌之际,恶贯满盈而又袖手旁观,实难得到海外各路砸锅大军的宽宥。借此郭文贵四面楚歌之时,墙倒众人推,不仅可以分得一杯羹,又能企望得到诸位砸锅大佬们的原谅,可谓一箭双雕,何乐而不为,袁红冰不愧为大师级人物。
    2、无限积愤之作
    周知,从2017年砸锅队伍雏形成立之初,郭文贵就对各项活动经费进行把关审核,同时便于对蚂蚁帮成员进行精神和人格掌控,郭文贵其人就曾向赖建平要过收据,对相林、郭宝胜也是同样如此。但是,吊诡的是,而袁红冰却无此等肮脏事的疯传。当然,此事是把双刃剑,一点好处没沾着的袁红冰肯定是积郁在胸,有不吐不快之慨。此时正值郭文贵风雨飘摇之时,还不发飚,忍耐到几时呢?!所以,尽管如唐柏桥、夏业良、李洪宽、赖建平等常在河边站哪有不湿鞋之辈可能有畏首畏尾,有所顾忌,但袁红冰毕竟没有私下收受的勾当,所以是轻松上阵,对垒起郭文贵来,真是痛快淋漓,无所顾忌。反观郭文贵及其蚂蚁帮众,除了表示要为此起诉袁红冰,并威胁各位即将购买该书的读者之外,并无其他的招术可使。而亚太政治哲学出版社更是底气十足地说,这是台湾的民主和言论自由。同时,没捞到好处,竟然惹了一身腥臊的袁红冰,在台湾舆论这片方块之地,还受到大蚂蚁曹长青的欺凌和威压,是可忍,孰不可忍?!此刻不出手、更待何时?!
    3、自我标榜之作
    周知,袁红冰北大教授出身,到了海外民运,一派师尊模样。到了郭文贵阵营,师尊派头更是上了天,怎会把郭文贵这个初中生放在眼里?!2017年之初,笔者就预测过袁红冰、郭文贵的分崩离析之结局,以及郭宝胜、盛雪背弃郭文贵的结果。这是泾渭分明的鸿沟,不是偶然而是必然,无法违逆。令人大跌眼镜的是,这位曾经牛气冲天的大师,现在是被砸锅诸派和挺郭的蚂蚁帮众搞的是灰气土脸,一身狼狈。归根结底,就是没有对郭文贵和所谓的爆料革命前世今生认识清楚,仅凭一时之意气,以为稳坐国师之尊,岂料郭文贵并不把自己当根葱。到如今,里外不是人,到处遭人追打,实在是到了刻不容缓,标榜自身价值、表白心迹的时候了。所以,煌煌巨著《大纵横》的完稿,可谓是袁大师啼血之作。袁大师在书中扬言,其踏入郭阵营是创造同时也是毁灭郭文贵,不仅探明了郭文贵及其爆料革命的本质真相,而且还彻底从精神和肉体上毁灭了战神,其功可昭日月,不仅《大纵横》其书可彪炳千秋,其实绩更是彪炳史册,海外公知、民运谁与争锋。诸位,看出袁大师的深层用意了吧。
    综上所述,这本号称是“以鬼谷子之学为体,政治上对郭文贵现象封喉之作,各路砸锅大军都能找到自己在爆料革命中的历史定位”,实则是高调自我洗白、自我贴金,而自我悔过、自我反省之意欠缺。难怪李洪宽、夏业良等人还是把袁红冰的跪舔谄媚郭文贵的《刀锋上的台湾》揭批出来。由此看来,袁红冰欲借《大纵横》以振翅高举,实在是幼稚得很啦。奉劝袁大师还是应该要脚踏实地,拟定一个如何结结实实砸锅的好法子,以弥补过往的罪愆吧!

    回覆刪除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