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诞节在习近平中国的荒谬命运


                                                           王全璋李文足夫妇(网络)

 

(法广RFI)有来自中国的报道说:2018年确实是习近平新时代迎来的最惨淡的平安夜和圣诞节。一方面中国大陆全面禁止过洋节,另一方面,中国司法当局又常常将所谓的敏感政治案件的审理安排在圣诞节期间,今年也是如此。

博讯网报道:当大半个地球都沉浸在圣诞节的欢乐气氛中时,中国大陆或许是唯一的例外;习近平“新时代”的首个圣诞节,堪称“史上最惨”。博讯中国中心驻京记者驱车沿着复兴路从万寿路口出发,向东沿长安街行驶至建国门,发现作为北京西部商业地标的诸多商业大厦灯光暗淡,往年圣诞节期间的各类灯饰不见踪影,作为京城富豪向来引以为傲的长安俱乐部,甚至没有一盏灯是亮的。长安街主干道上,除了新华门和天安门城楼一片“红色”外,包括博物馆、大剧院、大会堂、公安部、全国妇联和总工会等国家级景点和部委机关大楼,均“漆黑一片”。北京饭店、王府井和东方广场也未亮灯,君悦酒店前的楼梯光带黯然失色,门前的圣诞装饰大幅缩水。 唯一的例外是作为北京市政府官方酒店的国际饭店和对面街道,“刻意保留”着一丝圣诞灯饰。尽管距离中国传统春节还很遥远,一些政府机关门口已经挂上了“春节”的灯饰。

 

同样博讯网报道:圣诞节前夕,中国多地警方发出警告,禁止悬挂庆祝圣诞节的装饰。河北廊坊市城管局亦发出通告,禁止全市沿街商店摆放圣诞树或悬挂圣诞装饰,或举行圣诞促销活动。在24日平安夜及圣诞节前后,对小摊贩出售圣诞袜、圣诞老人玩偶等行为进行大力打击。包括在华留学生进行圣诞庆祝也遭受到了限制。

 

有关圣诞节在中国的情况,《环球时报》总编辑胡锡进,圣诞节前夕连发微博说:在他做《环球时报》总编的十几年里,记忆中宣传圣诞节一直不被鼓励。不过,他从来没听说过抵制圣诞节的指令。他反问道:“我不知道极个別地方抵制圣诞节的政策依据从何而来?抑或那些都是虚假报道?”

 

胡锡进还贴出自己连日来在《人民日报》西门的食堂里拍摄的圣诞树和许多圣诞装饰。他指出,“在有外国专家光顾的这个报社食堂里,我觉得出现这些装饰再正常不过了。”胡锡进还展示了自己信仰基督教的年迈父母过圣诞的场景,照片中有一棵偌大的圣诞树。

 

胡锡进认为:圣诞节在中国分化成了两种“截然不同的事物”,一方面是基督徒节日,一方面则是年轻人的“时尚消费节”,跟宗教毫无关系。

 

作为一个“洋节”的圣诞节,它在现代中国的命运是奇特的,圣诞节期间甚至成为了中国司法当局开庭审理所谓敏感政治案件的首选时间点,因为圣诞节是西方国家最重要的假日,在圣诞节至新年的一周中,西方国家驻华使馆人员回国休假较多,西方国家媒体也人手较少,难以旁听或报道敏感的中国人权案件。

 

王全璋案将在12月26日早上8点半在天津中院开庭,法院选择这个日子,无疑因为这是圣诞节的第二天,能够前往旁听报道的国际人士不多。尽管如此,北京警方还是对包括王全璋妻子李文足在内的“重点监控对象”施加压力,要求他们不要前往天津。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