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首次将拘押加拿大公民与孟晚舟案相连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资料图片
DR 中文网络照片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12月25日在批驳法国干预中国拘押加拿大人时,首次将被中国拘押的两名加拿大人与在加拿大获得保释的华为财务总监孟晚舟案相提并论。她斥责西方双重标准。

此前,北京官方不承认拘押加拿大前外交官康明凯与顾问斯帕沃是为了报复加拿大逮捕孟晚舟,只强调这两名加拿大人威胁到中国的国家安全。但这一次,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在记者会上斥责西方持双重标准说:中方是“依法”拘留了涉嫌危害中国国家安全的加拿大公民,而加方是应美方要求“非法”拘押了中国的企业高管。

 

这是北京官方首次明确将中国扣押两名加拿大公民与华为财务总监孟晚舟案连在一起,尽管华春莹没有提孟晚舟的名字。孟晚舟已于12月14日获得保释,在温哥华自己家中受到司法监视。加拿大根据“美加引渡条约”于12月1日逮捕了在加拿大转机的孟晚舟。

 

美国检察官今年8月22日对孟晚舟发出逮捕令,指控她涉嫌欺诈金融机构,通过星通Skycom公司与伊朗秘密交易,违反制裁法律,将美国技术产品转卖给伊朗。

 

加拿大外长周六向盟国寻求协助,希望盟国出面帮助解救两名被中国拘押的加拿大公民。德国与法国外交部随后分别发布声明,表示对加拿大人被中国逮捕感到忧虑。加拿大外长方慧兰感谢美国和英国以及欧盟提供的支持。

 

据BBC引述美国社会学家毛思迪(Steven W. Mosher)日前在“纽时”的文章说,被中国扣留的3名无辜加拿大人是中国的“报复人质”。苹果日报则引述毛思迪说,华为“是中国共产党的间谍机构”。

 

法广RFI 古莉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

  1. 文贵的圣诞礼物
    ----钟馗打鬼的血泪控诉
    12月24日是西方传统的圣诞节,国外大多数人都在享受节日的欢乐,孩子们也在期待梦醒之时圣诞老人带来的惊喜,而惶惶度日的逃犯郭文贵,在圣诞节前夕也收到了一份“大礼”。Twitter网名为“钟馗打鬼”的网友,通过自曝姓名、照片,讲述了自己曾经一段悲惨经历,而罪魁祸首,正是流亡海外的罪人—郭文贵。
    一、血泪控诉,揭开文贵伪善的丑恶之面
    “钟馗打鬼”,真名黄擴,是北宋著名文学家、书法家黄庭坚三十三代世孙,其父是中国书协副主席黄绮,其母是天津四大家族画家华文若。是什么原因让一出身名门世家、年过七旬的老人在网上公开控诉郭文贵呢?黄擴是这样描述自己被郭文贵迫害的经历:“2011年2月13日我从加拿大回到中国,在这一个多月的时间里,郭文贵绑架并非法拘禁我,对我残酷严刑拷打,抢夺我在中国的全部资产房产、限量版的奥运会一套金砖、传世珠宝、珍贵的纪念金币、银币、大量现金、古玩”。看到此处,想必大家已经略知一二了,字里行间,笔者切身感受到黄擴老人在回忆这段经历时的悲伤与恐惧,正是郭文贵这个为敛财而不择手段的恶魔,为一己私利,对黄擴痛下杀手,让这段经历成为老人终身挥之不去的阴影,而黄擴这段血泪的控诉,让广大网友直观的了解到小蚂蚁们心中的“战神”是何等的卑鄙无耻,也再次揭开了郭文贵伪装背后的丑陋面目。
    二、巧取豪夺,暴露恶棍罪恶的生财之道
    随着黄擴逐步的讲述事情经过,郭文贵迫害他的卑劣手段也随之浮出水面。2011年2月13日,正值中国大年十三,海外游子黄擴怀着一颗对故乡的思念之情回国探亲访友,无意间经朋友介绍认识了郭文贵,随后便应邀走进了郭文贵自吹的唯有高官和顶级富豪才能进去的“空中四合院”—盘古七星酒店,但黄擴不曾想到这却是郭文贵为他摆设的“鸿门宴”,将他骗入了贼窝,身处险境。据黄擴回忆:“现在回忆吃饭的场景,那些在一起吃饭的客人,郭文贵己经不再在意他们了!满脑子都是黄庭坚的长卷手书了!在以后与郭文贵见面的日子里,他见面就要看黄庭坚的作品!每次贪婪的眼神都冒出了凶残的兰光!”随后郭文贵便以喜爱古玩字画为由将黄擴请进了他的贼窝—盘古酒店,黄擴也自此开始了他那段悲惨经历,在此后的42个日日夜夜,郭文贵安排手下打手对黄擴进行殴打、恐吓,并由酒店的财务杨英通过暴力手段索取银行卡密码,最终将他手上的财务洗劫一空,让他家破人残,一无所有。老人在用微颤的手写下自己血泪经历的同时,也为我们揭开了一个恶棍的生财之道。
    三、恶行毕露,预示凉凉结局的灭亡之路
    可能很多人会疑问:“为何事发于2011年,却至今日才予以公布?”,其实这不难理解。2011年的郭文贵,并不如今日这般狼狈,当时郭文贵坐拥盘古大观,手下更是集结了一帮以张体龙为首的打手,还通过金钱收买了一些为官不正的官员为其撑腰,可我“人力、财力”雄厚,郭文贵的手下也曾威胁黄擴说:“你敢把这里发生的一切說出一个字,就把你儿子弄死!”,当时的黄擴,介于这些威胁恐吓,可谓有苦难言,加之钱财已被郭文贵掠空,无奈只能选择隐忍。而今夕不同往日,随着郭文贵东窗事发,仓皇逃窜至海外,现在的他已是身败名裂,犹如过街老鼠人人喊打。正所谓:“正义偶尔会迟到,但从不会缺席”,黄擴也终于等到了这个机会,于是他才敢于将事情的真相公布于众。此时的他已不必惧怕,因为他身后站的是千千万秉持正义的人,更有司法的公正为其鸣冤。正如郭文贵自己所说:“一切都是刚刚开始”,相信黄擴只是一个开始,日后将会有更多人站出来揭露郭文贵的丑恶面目,等待他的只会是凉凉的结局。
    如今的郭文贵直播中虽然时刻以“正义的化身”标榜自己,大谈“民主、法治、自由”的救国之道,但是他过去的所作所为,已足以验证他就是一个无视法律、道德沦丧、人格塌陷的恶棍,终将会被世人唾弃。

    回覆刪除

  2. 江南几度梅花发,郭在天涯路已尽

    寒冬腊月,风雪肆虐,不知郭文贵此刻是否感受到了异国他乡天涯沦落的刺骨。郭文贵长期以来经营的所谓“爆料革命”辗转多个来回都一一被网友鉴定为鱼目混珠的“编剧”,最后只能陷入无尽循环炒冷饭和没话找话的“报平安”当中。如今,经济官司接踵而来,与David Boies律师事务所的官司却令“富可敌国”的郭总陷入了慌乱,处境艰难的郭文贵竟然想着借官司之名来一番炒作,弄点“新鲜料点”灌入自己的“革命”之中,真是令人哭笑不得。但是,“新鲜料点”的背后却揭露了郭文贵可笑且又可悲的现状。
    一、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
    《史记》有云“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壤壤,皆为利往”。记得当年郭文贵请得David Boies之时,郭总是何等的骄傲与自豪,“美国第一律师”、“超级王牌律师”、“办理多起世纪级大案的金牌律师”诸如此类的头衔是毫不吝啬的夸赞。当时的郭文贵恨不得见到一个人就告诉他,他的律师是David Boies。可以想象,郭文贵的心中肯定是多么沾沾自喜,毕竟作为一个逃犯,能请到大律师,心中肯定会安稳一些。而David Boies呢,自然也从郭文贵的身上嗅到了利益的味道,不管郭文贵的金钱是否合法,他有钱,帮他打官司就可以获得金钱;不管郭文贵的官司是否能赢,他作为中国通缉犯,帮他就可以博取眼球,以此扩大知名度,随之带来的也就是财源滚滚。双方都在算计着各自的小算盘,结果还是老道的郭文贵“棋高一筹”,最终David Boies自己的律师费都没拿全,自身利益没得到保障,只能与郭文贵对簿公堂。想想当年的“甜蜜往事”,真是令人“唏嘘不已”。
    二、人到情多情转薄,而今真个不多情
    《战国策》有云“以利相交者,利尽而交疏;以势相交者,势倾而交绝”。其实纵观郭文贵以往的抨击谩骂,无不发现昔日曾经称兄道弟的“战友”,一旦失去可利用的价值,郭文贵都会用尽所能将其嗤之以鼻。毕竟这些往昔的“战友”知道他的诸多秘密,如若不先发制人,势必被其所伤。郭文贵自然不想落得这个下场,不管袁红冰、郭宝胜,还是如今的David Boies、赵岩,只要不能为他郭文贵所用,自然少不了被郭文贵抨击谩骂。每每到了这个时候,昔日勾肩搭背的画面已然成了郭文贵最大的威胁,毕竟关系越亲,反戈的伤害就越大。这次,郭文贵生怕出什么纰漏,直接在其自导自演的“郭媒体”上的置顶位置放置对David Boies的讨伐,生怕被人抢了先机。而从置顶内容来看,David Boies也是不论往昔之情,毅然决然与郭总干到底,恐怕David Boies也知道郭文贵如今的窘境已经套不出来钱了,不如和他翻脸一了百了。两者的关系从一开始就是纯粹的金钱关系,与郭文贵之前宣传描画的David Boies为了正义辩护格格不入,真是令人啼笑皆非。
    三、塞下秋来风景异,衡阳雁去无留意
    《诗经》有云“反是不思,亦已焉哉”,对出尔反尔的小人也是很无奈。回想郭文贵初次“爆料”时的信誓旦旦,哄骗不知真相的网友进入骗局之中,乘机甚至做起了服装生意。但是随着郭文贵的“爆料”一个个被证伪,被蒙骗的网民们也逐渐清醒过来,认清事实真相。郭氏谎言被层层戳穿,随之而来的对郭文贵的第一个打击就是资金链的断裂,郭文贵过去许诺的高价佣金无法兑现,David Boies毕竟也是一个生意人,没有利益可循,自然与郭文贵撕破脸皮,对簿公堂。郭文贵拿出的武器也只有在固步自封的“郭媒体”上口蜜腹剑的声讨,冠冕堂皇的斥责David Boies敲诈,然而为何不见这个曾经如郭文贵所说办过世纪大案的David Boies起诉别人呢?更可笑的是,号称600亿都不放在眼里的郭文贵现在为了区区200万美元就口诛笔伐实为赖账,可见如今的郭文贵已经到了穷途末路的尴尬处境,以往那些“捐钱战友”此时也黯晦消沉,郭文贵可谓真正成了一位“孤家寡人”,真是令人“叹息怜悯”。
    对于郭文贵而言,与David Boies “恩断义绝”无疑是“最佳”选择。自身难保的情况下,除了自己,郭文贵不会相信任何人,也注定郭文贵身边不会有“友情”,只会有利益存在。对他有哪怕一点反对意见的“战友”,都会遭到他的无情抛弃;而对他已经没有利用价值的“战友”,更是会遭到他的疯狂攻击。而如今事态下,已经无处遁形的郭逃犯早已落得众叛亲离、人人喊打的地步,所谓的“爆料革命”更是一无理论,二没计划,三反逻辑。郭文贵如今身背债务官司,内忧未除,再添外患,正可谓是“已觉秋窗秋不尽,哪堪风雨助凄凉”。在金钱已取之殆尽的情况下,那些 “蚂蚁”最终也会食尽鸟投林,而郭文贵的累累罪行也终将难逃法网,等待他的结局也只有那一双已经静候多时的冰冷手铐。

    回覆刪除
  3. 文贵新宠Sara的“上位攻略”

    最近,郭文贵手下的蚂蚁帮似乎有点不太安稳,宫斗剧频频上演,先是挺郭大将赵岩被踢出“蚂蚁帮”,接着路德因“器官活摘”言论惹怒郭主子受到其他“蚂蚁”们的口诛笔伐,然后文贵“新妃”sara开撕路德,小蚂蚁们互相撕咬、争权夺利、互相倾轧,但在闹剧的最后我们不难发现,暂时的受益者是Sara,从一开始的默默无闻不显山露水到现在成为郭文贵的宠妃红人兼首席秘书,我们不禁要问:一个要钱没钱、要才没才、要貌没貌、要影响力没影响力的中年女人,为什么独能受到文贵的信任青睐,一步步登上“蚂蚁巅峰”。
    一、身份成谜,疑似文贵亲戚
    Sara的真实身份一直都是谜,她自称基督徒,出生于警察家庭、军人家庭,居住美国亚利桑那州南部的Tucson,但究竟是何身份、从事何种职业、家庭情况等都不为人所知。Sara宣称“国内家人有两次被请去喝茶的痛苦经历”。可是,在后来的推特视频中,Sara却改口在中国没有受到迫害,生活得很好,不恨共产党。后有推特网友爆料扒出:Sara真名叫郭文慧,1962年2月9日出生,是郭文贵的小表姐;又有与Sara有过接触的“推特”网友提出:从她的言语习惯上看,她不是一个善良的人,她的河南口音很重,在无才无能的情况能得到郭文贵的绝对信任,除了血亲,没有其他理由;更有网民发现“Sara虽然是个女人,但是在相貌上与郭有一些相似之处,尤其是眼睛”。以上虽说是网民的推特和风言风语,但其合理之处值得我们提出质疑,加之以郭文贵一贯以来狡猾多疑、不轻易相信他人的个性来看,目前获得其绝对信任的Sara是其亲戚的可能性极大。
    二、“真抓实干”,唯郭文贵“马首是瞻”。我们可以看到,Sara是个专职“挺郭者”,其个人推特账号里的内容都是关于郭文贵的东西,“郭言郭语”、郭文贵的日常周边、郭文贵的“口谕指令”,Sara均不厌其烦地进行转发宣传,并严格“贯彻落实”。文贵在郭媒体上的每一条言论,都能在Sara的推特中找到影子;文贵在镜头前的每一次直播聊天都能听到Sara的名字。其个人推特比起路德、赵岩这种兼职挺郭的民运人员来说,可谓是“又专又精的跪舔”。作为文贵的事务秘书,Sara可谓“鞠躬尽瘁死而后已”,不仅帮助文贵安排各种网上活动,还打理着“蚂蚁帮”内的大小事务:前段时间竭尽心力帮助文贵代理“郭战装”,为文贵赚钱;目前一直专注于做“100%挺郭”的“战友之声”节目,每日还在招收义工组成员,精心打造郭文贵对外发号施令的“大话筒”......如此尽心尽责、听话好使的小工蚁,当然能够受到郭文贵的青睐和栽培。
    其三,精于算计,伺机争宠上位。Sara的真面目绝非其表面上的那么与世无争、不为名利。有什么样的主子,就有什么样的奴才,能和郭文贵这样的人渣同流合污、甘愿为其所用的Sara更是一个两面三刀的阴险小人。Sara曾经就与原挺郭份子雾婷暗中互撕,只为争得“郭文贵秘书”的名分。之前路德的自媒体与Sara的“战友之声”看似是互相合作铁杆队友,实则就是竞争的对手。刚好这次路德祸从口出,一套“活摘器官论”将郭文贵气得暴跳如雷。而蛰伏已久、一心谋上位的Sara则抓住了这次机会,立马跳出来义愤填膺地对路德进行讽刺攻击,并煽动其他蚂蚁残酷撕咬这位曾经的“战友”。Sara同时宣称,她的“战友之声”是纯挺郭的团队,所有的话题都是跟着郭文贵走,郭文贵就是主干道,不会分心去做别的,其实就是在指责路德没有听郭主子的话。
    分析Sara的“上位攻略”我们可以看出,郭文贵的“蚁穴”内部至始至终都存在着明争暗斗和腥风血雨,遥不可及的“喜马拉雅”幻梦也会因“小蚂蚁”的内斗而彻底幻灭。可怜郭文贵至今还没意识到,那些所谓“亲爱的战友们”并不是真正地支持他,而是盯着他手上那点日益稀薄的“美刀”,一但稍有变故,树倒猢孙散便是最现实的结局。至于Sara会不会成为下一个郭宝胜、下一个赵岩我们尽可拭目以待。






    回覆刪除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