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京地方法院批准保释日产前董事长凯利


日产前会长戈恩与其前副手格雷格・凯利资料图片
法新社图片


25日,东京地方法院批准了涉嫌违反《金融商品交易法》,和前会长戈恩一起被捕和起诉的日产汽车公司前董事长格雷格・凯利(62岁)的保释请求,保释保证金为7000万日元(约合人民币438万元),目前凯利已缴纳了7000万日元保释金。

凯利涉嫌从2010年度到2014年度5年时间里,在有价证券报告书中,帮助戈恩将计99亿9800万日元的报酬记载为49亿8700万日元并提出,于11月19日遭逮捕;12月10日,两人涉嫌到去年为止的3年里,在戈恩的有价证券报告中少记载40亿日元的报酬,遭再逮捕和起诉。

 

当再逮捕的期限到要期时,东京地方检察院再次向法院提出延长戈恩和凯利的拘留时间,东京地方法院20日,对于东京地方检察厅特搜部延长拘留戈恩和凯利的请求,予以驳回,东京地方检察厅特搜部提出准上诉,再遭法院驳回。凯利的律师提出了保释的要求,而法院25日批准了凯利的保释要求,凯利交纳保释金后可能结束遭拘留的生活,而戈恩则以涉嫌在2008年将私人投资损失转嫁给日产汽车公司,填补亏空,触犯《公司法》的“特别渎职罪”,第三次逮捕。东京地方法院23日批准将戈恩的拘留时间延长到2019年1月1日。

 

凯利在被捕当初就说自己的颈部疾病恶化,保释后可能将直接前往医院入院。据说其保释条件是不和一些被指定的日产汽车的要人接触,也禁止出境,3日以上的旅行需经过批准。

 

对于法院批准保释凯利,目前东京地方检察院特搜部已向东京地方法院提出准上诉。

 

法广RFI 东京特约记者楚良一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

  1. 圣诞前的郭文贵——愁!愁!愁!
    眼看就是2018年的圣诞节了,对于逃亡美国的红通犯郭文贵而言,寻求政庇申请迟迟未能如愿。然而,心情惆怅又不甘寂寞的郭文贵赶在圣诞前在“郭媒体”上直播了一个短视频,其一边健身,一边气喘嘘嘘地借着圣诞节话题胡扯些题外话,企图掩饰心中的忧郁。看了郭文贵的直播短视频,听着其胡言乱语,笔者不禁在想,圣诞节对于常,人来讲,就是一个欢快的节日,而对于郭文贵来说,应该成为其一大难关。因为,按郭文贵短视频中自己所言,在节前节后,一大堆事务正缠绕着他,如何过好圣诞,已成为他的奢望,他正在为怎样打发这些日子发愁呢。
    第一愁——经济极度拮据 何以苟延残喘?
    郭文贵在视频上说,这几天国外的人们正忙着购置圣诞礼物,而他觉也不睡,忙着写诉状重新起诉吴征和萨姆·纽伯格进行索赔,郭文贵说到“索赔”两字时,语调非常特别,眼神中带着那种饿犬见到食物一般急不可待的神情。由此看来,现在的郭文贵“闹钱荒”的传闻已经是坐定事实了,只能通过对他人的“索赔”企图缓解自己的“钱荒”。总所周知,郭文贵资金极度匮乏是大家都知道的,“政泉案”被判罚款600亿,其在香港的基金账户又受到查封,网上更是传言他把住房、游艇都卖了,但还不足以还债和维持日常的生活开销,经济极度拮据的郭文贵在走投无路之间,只能想到通过“索赔”这一招来维持未来的生活。况且,口口声声崇尚“法治”的郭文贵却忘了一件事实,那就是法律不是为你郭文贵一个人制定的,索赔官司最终输赢在结果出来前谁都不能预言。因此,苟延残喘的郭文贵为资金发愁也就不足为奇了。
    第二愁——班农等着“基金” 何以蒙混过关?
    在西方国家,圣诞过后,就是2019年新年了。郭文贵曾在11月21日新闻发布会上,发布了一个“重量级”的信息,由其出资建立一个“一亿元的基金”,而且宣称这个基金会将由班农来由主持。对这个“肥缺”,老班农极感兴趣,不顾律师的“阻拦”,兴匆匆从英国赶回美国参加了这个新闻发布会,老班农在会上就这“一亿元基金”还竭力配合着郭文贵说了一大通有关基金会发展前景的幻想。事后,郭文贵为这事还专门作了补充,说什么在2019年1月份,将在纽约建立一个由30人组成的基金办公室。时间一晃, 2019年1月份就在眼前了,可这一亿元基金的钱事还没有具体落实,钱更不知在哪里搁着?所谓的基金会办公室还不知装修到何时?老班农正伸长脖子等着走马上任呢。对于郭文贵而言,怎样来蒙骗这个老班农,确是棘手。不过郭文贵自有一套,正如其在直播中说美国佬只要一忽悠就行了,灌两杯酒啊给他写几个文件,你啥都搞定了,可其直播中转口就说美国人现在已经是觉醒了不容易骗。真是自打脸不怕疼!看来郭文贵该是愁烦自己如何才能蒙骗班农,再次度过信任危机之关啦。
    第三愁——爆料已成“边缘” 何以继续行骗?
    2018年是郭文贵所谓的“爆料革命”关注度急剧下滑的一年。一年来,郭文贵绞尽脑汁、挖空心思编造各类谎言,一会儿拿知名女性做文章大肆捏造荤段,一会儿针对中美贸易战找话题,说要做空港币,扬言搞隔空取钱等等。可是,这一年郭文贵所爆的料,没有一个被事实所证明,所预测的事情没有一件在事后发生。郭文贵一年来的所作所为,让更多人看清了他骗子的嘴脸,很多网民在对其表示愤怒后,不再关注郭媒体,一大批“挺郭”人员转为“砸郭”主力。如今,郭文贵同他“蚂蚁帮”的人,就是用上再大力气也无力挽回这样被边缘化的趋势了,难怪挺郭的路德,在前几天视频中大哭,说是做得太辛苦,不知如何是好,路德的所愁也正是郭文贵所愁的,在2019年怎样继续行骗,正是郭文贵愁的。
    2018年,对已年过半百的郭文贵来说,过得异常的吃力,这从他健身时气喘嘘嘘、上气不接下气那幅模样,就能一目了然。对于郭文贵而言,以往一向拿来诱人的钱财没有了,自己已从一个昔日富商沦落为一个流落于异国他乡寻求政庇的在逃犯,费尽心思靠造假“爆料”好不容易搞出的关注度也一路下滑,也从人们视线中逐渐淡出。笔者以为,2018圣诞节,郭文贵也将在无限的愁、愁、愁中度过!

    回覆刪除
  2. 郭派蚂蚁帮们不靠谱的“革命友谊”
    内心阴险狡诈的郭文贵在无中生有、自欺欺人、主观臆断上堪称师爷,最擅长的就是编造一个又一个的阴谋故事,纯属虚构,经不起半点推敲。或是因为郭文贵的谎言实在太假,假到蚂蚁帮都编不下去了,这两日,郭文贵手下的马仔们集体闹事,上演了一出出狗咬狗的闹剧。细数郭文贵和这些马仔们的过往,不得不感叹,建立在利益上的“革命友谊”就是不靠谱。
    有钱能使鬼推磨,领了工钱好干活。郭文贵在爆料的路上舍下血本拉拢帮派,不少蚂蚁为钱折腰,纷纷拜倒在文贵的好处费下。其中有拿了革命经费,有喝了茅台的,有拿了官司费的,有拿了表演经费的, 有每个月固定领工钱的。在金钱的驱使下,蚂蚁帮成员们用尽全力,文贵说东没人敢说西,文贵说真的没人敢说假的,文贵发个逗狗的视频,都得一窝蜂的去点赞、跪舔。美好的时光总是短暂的,文贵的打赏并不平衡,导致了利益分赃不均,有人眼红,有人眼馋,有人愤愤不平,有人势不甘心,金钱堆砌的桥梁就此产生了裂缝,岌岌可危。
    曾经沧海难为水,下属闹剧频上演。先是Sara开撕路德,称战友之声是纯挺郭的媒体,而路德的路边社则是靠着文贵闷声发大财的自媒体。由此开始,蚂蚁帮内部的大战陆续拉开了帷幕。挺郭大将赵岩因挺郭姿势不对被打成伪类,结果是赵岩被逐出蚂蚁帮。而路德在直播中没有领会郭主子的意图,昭明便骂路德将挺郭人当猴耍,曾宏随后也加入战斗中对路德进行攻击,小蚂蚁也是纷纷入战,生怕错过一场露脸机会,真是不怕神一样的对手就怕猪一样的队友。
    友谊小船已沉底,谁是下个小蚂蚁。蚂蚁帮狗咬狗的闹剧并非心血来潮,背后少不了郭文贵的种种授意。郭文贵试图用这种手段打压“异己”,巩固阵营,却没想到手下的兵越来越散,成了一盘散沙。挺郭阵营内部自相残杀的惨烈程度堪比宫斗剧,蚂蚁们在号召下使劲攻击昔日战友,却没想过自己是不是也会有这么一天被人踩在脚下动弹不得。为了独吞郭文贵的打赏,赵岩被成功驱逐,昭明拍手称快,那么,下一个被成功驱逐的又会是谁呢?是Sara打倒路德,还是路德扳倒昭明?随着挺郭大将赵岩的离去,蚂蚁帮开始分崩离析。从曾经的“老黄牛”郭宝胜、“挺郭女一号”雾亭,再到现在因合同事件站位不明的赵岩,目测路德也即将步入后尘,真是可悲可叹啊。
    正所谓“因利而聚,利尽而散”,小蚂蚁们在被文贵利用完后,便难逃过河拆桥,弃之如敝履的命运。而郭文贵明明打着一副如意算盘,却没想到事态发展脱离了掌控,不得不站出来给这些小蚂蚁们善后,擦屁股。还是奉劝蚂蚁们,早日认清,早日脱离,免得像赵岩一样,沦为丧犬,动弹不得。

    回覆刪除
  3. “郭、文、贵”之顾名思义
    ----在西方圣诞节到来之际对郭文贵的“寄语”

    古人语:“赐子千金,不如教子一艺;教子一艺,不如赐子好名。”姓名对于一个人的重要程度,由此可见一斑。从命理改运的角度讲,姓名还包含着各种信息,就像咒语,好名越叫越吉,凶名越叫越凶,影响着一个人的事业情感甚至方方面面。这段时间,闲来无事之余研究了一下郭文贵的名字。真是不研究不知道、一研究吓一跳,此三字在文贵身上乃是大凶大难之命,而且已经如附骨之蛆般地深刻体现到文贵身上,不信大家来看一看。
    第一篇:“郭”公夏五,黔驴技穷
    先来谈谈郭文贵的这个“郭”字。一说到这个,大家脑海里是不是自动跑出“东郭先生救狼”“南郭先生吹竽”之类的故事,大家也不要太肤浅了,我们今天谈点文雅的。还记得,荒芜老先生在他的《长安杂咏》组诗之二中曾写道:“郭公夏五大懵懵,小试黔驴技已穷。” 感觉用这两句诗来形容文贵现在的处境已非“贴切”二字所能表达的了。但还有更高深的在后面,“郭公夏五”这个典故其实出自《春秋》,但是不是什么好词儿,大体的意思就是做事喜欢抛洒滴漏、随心所欲、没有底线。我们从文贵放的话、干的事来看,张嘴就来、没有下文、难圆自说的事一数一大堆,从当初的摇头摆尾高度膨胀到如今的摇尾乞怜哀求政庇,人生地不熟的文贵啊,你既管不往自己的那张破嘴,也让大家见识了你的臭不要脸,真是“好本事”,看来你这个“郭”还真是继承了“郭公夏五”的精髓啊,此乃凶祸之首躲不过。
    第二篇:“文”过饰非,诿过于人
    再来谈谈郭文贵的这个“文”字。按下键盘的时候,脑海里灵光一闪出现了“文过饰非”这句成语,也是大有来头的哦,出自“四书五经”之一的《论语》子张篇“小人之过也必文”和“三玄”之一的《庄子》盗跖篇“辩足以饰非”,就是说一个人犯了过错总喜欢用漂亮的言辞加以掩饰,顺便再把过错推给别人,这就带出了“诿过于人”。反观文贵,前面捅瘘子、后面擦屁股的事情没少做吧?像和罗斯·杰通对诉公堂包括和蚂蚁帮原来的中坚力量赵岩反目成仇的事大家也是见惯不怪了吧?对,文贵就是这样的人,他犯再大的错都是别人的错,肯定不是他的错,你就算再支持他、再帮他甚至替他挡刀挨枪子,只要有错啊,那都是你的错,因为他本来就是大脑锈斗、青红不分、瘟神克人啊,从他生下来那天起就注定是这样的,从帮他扶他一路走来的所谓“贵人”们的凄惨下场也都直接证明了。所以说,郭文贵的这个“文”凶中带狠,奉劝小蚂蚁们尽量离他远点,千万别替自己招来恶运上身。
    第三篇:“贵”而贱目,无中生有
    最后谈谈郭文贵的这个“贵”字。挺好的一个“贵”字,放到了文贵的名字里,怎么读起来就那么别扭,“文贵、文贵、文贵”---“瘟鬼、瘟鬼、瘟鬼”,不用我说,大家也都知道是穷凶极恶之相了吧。不得不说,文贵还真的是人如其名。今天暂且不语这些鬼神乱力之说,还是来聊聊文化、谈谈风雅。“贵而贱目”出自汉赋四大家之一的张衡《东京赋》,也就是发明浑天仪、地动仪的那位大发明家,讲的意思就是不尊重事实,喜欢胡言八道、断章取义、不懂装懂、博人眼球。这是小人所为,更是屎性难改。从含沙射影张首晟到血口诬蔑孟晚舟,从把中科院讲成社科院,再从怒骂“老领导”到畅谈“张子强”,文贵你都干了些什么?你的套路无非就是“无中生有”,然后被证明是“子虚乌有”,除了“编、编、编”你还会什么?大家早就看够了你的这套把戏,真替你感到羞耻。
    起什么名字本不是郭文贵的错,但其肆意妄为、死不悔改,却是错上加错,套用一位伟人一句话致文贵“你将得到一个自寻死路的前途”。

    回覆刪除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