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像风波:回忆青年时代漂流柬埔寨点滴


余良 来稿

一篇篇短小的故事,记录我青少年时代幼稚、辛酸、迷茫、激昂等等是非曲直说不清的真实历史。解剖人性,不计荣辱得失,让人们对当年的社会现象和历史真相有所了解。


一九六九年,我住宿在好友张显强位于金边宰牛市的贫民区一间破旧的木屋。春节快到了,我利用休息日在屋上打扫,把贴在墙壁上已一年多的毛泽东画像撕下来丢进垃圾桶。

傍晚,张回到家里,看到那熟悉的毛像不见了。听我说春节快到了,准备买新的毛像贴上去,旧的丢进垃圾桶,一向友善的张脸色聚变,严厉责问我为何侮辱伟大领袖?

我反问他,贴新毛像难道错吗?他说那也要好好珍藏旧的毛像啊!我说,旧的毛像最终的去处是垃圾桶。他说我是找借口,表面热爱毛主席,骨子里反毛。

我和他讲道理,他说我狡辩。他冤枉了我,我没后悔,即使在中国,亿万计的毛画像最终的去处也是垃圾场。从那以后,他不再找我谈话。我本来真的要买新毛像,但想到可能要搬出去而暂作罢,后来又因为政局紧张,书局不敢卖毛像便又作罢。张见我一直没买毛像更确定我是反毛份子。

七零年三月十八日亲美的朗诺军事头目发动推翻西哈努克亲王的政变,全国局势十分紧张,我面临失业。

张再次找上我,告诉我他已加入越南民族解放阵线,并接受组织分配即将到西南省份从事反对朗诺政权的武装斗争。我说我失业后便到农村落户。

一九七三年,我在解放区遇到张的革命组织的战友、也是我的同乡。她告诉我,张已于七一年中旬一次与朗诺军队的战斗中头部中弹牺牲,年仅二十六岁。

为救国而牺牲的志士本来就不求回报,不计较树碑立传。但胜利后的国家、人民或政党给他们正面评价,应并不过分吧。然而几十年来,我翻遍中国、越南和柬埔寨的反美救国解放战功册子,唯独漏掉成千上万柬埔寨热血华人青年这一页。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