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木已去 谎言犹存

图为中国国务院研究室原主任、六四时期的中国政府发言人袁木向媒体发布新闻的照片。 网络图片

(法广RFI 安德烈)袁木,江苏人氏,新华社记者出身。六四事件发生时任中国国务院发言人。“天安门没死人”是其“名句”,说此话时面不改色,声调平稳,令人惊异,一时恶名大噪。近年来,有关袁木已随女儿定居美国的消息不断流传。

袁木那一阶段电视露面频频,每次都对世界重复同样的话语,外界有问,不知其是否真的深信谎言说百遍,是为真理?。袁木死后,官媒几乎没有公开报道,只有澎湃等引述“袁木同志治丧工作小组”几行讣文,称“中国共产党的优秀党员,久经考验的忠诚的共产党战士、国务院研究室原主任袁木同志,因病于2018年12月13日在北京逝世,享年91岁”。但只字未提他在六四时期的“杰出”表现。

六四遭通缉入狱的学生领袖、现流亡美国的周封锁发推说:“袁木死了,死有余辜。八九六四老贼也熬了三十年,靠的是年轻人的血”。六四参加者憎恶袁木,觉得他是中共政权的帮凶,是六四镇压的传声筒。官方不多提他,可能因为他和六四身影难离,说道六四镇压,许多人回忆当年往事,从电视画面而言,能记住的最露骨的在前台跳了跳去的形象是李鹏,其次喋喋不休为北京辩护“没杀人”的便是袁木。官方今天不太提他,是否害怕人们时时想起六四。

袁木六四事件发生后两日的1989年6月6日主持新闻发布会,在会上念了一串数字,避重就轻,加害者受害者掺在一块。他称:“死亡情况初步统计近300人,其中包括部队的战士,包括罪有应得的歹徒,也包括误伤的群众,当中包括23名是北京各个大学的学生”。6月17日袁木对全美广播公司NBC更称:“没有死一个人,没有轧伤一个人”,6月4日解放军进入广场“一枪未发,广场没有死一个人”。“中国没有新闻检查制度”。当时便被海内外指为“歪曲事实,掩盖真相”。

2012年,袁木接受媒体电话采访时却称:“当年的事说不清楚”。袁木恶名难去,袁木妻子、光明日报前编辑王鹤多年后出来辩护,说这些数字都是时任国务院总理李鹏当年向袁木转达中央政治局常委的决定,因此责任不在她的丈夫。不知李鹏听了此话有何感受?

袁木一度成为香港流行文化的题材,成了香港演员周星驰电影里的一句经典道白:“袁木很诚实”。

袁木六四撒谎,“以人血染红顶子”,最终也升了官。记者高瑜表示,赵紫阳秘书鲍彤因89年反对武力镇压民主运动,5月28日被当时的中共常委宋平亲自送入秦城监狱,后来被判刑7年,96年刑满,又被秘密关押在西山一年,当局“要求他腾出木樨地24号楼的部长住宅,不同意就不让回家。后来顶替鲍彤入他住宅的就是袁木,袁也落实了六四之后副部升正部的待遇。”

袁木以仇美反美著称,可是后来发生的一件事让人大跌眼镜。六四时期美国驻中国大使李洁明回忆录第十四章『中国』里写道美国领事馆官员贺士凯接待一位“特殊女士”的经历,回忆录写道,当时,“中国若干部门对美国的抨击,特别尖锐。其中攻击最猛烈者,当推国务院发言人袁木”。然而“该年10月某位青年女子坐到贺士凯面前…”“贺士凯朝这位年轻女子的申请书上一看,她姓袁。再一瞧她父亲栏内填的名字,贺士凯悄悄把桌子底下的麦克风音量转大。他要领事组的华裔雇员以及其他排队等待的中国人,都能听到他们的对话。贺士凯以大厅里人人都能听到的声音,不敢置信地问:‘你真的是袁木的女儿?’这名女子倾身向前,低声答说:‘是的,我就是袁木的女儿。’贺士凯以让领事组全室轰隆作响的声音说:‘我不敢相信这么讨厌美国、天天诋毁辱骂我们的袁木,会要他女儿到美国留学’此时,领事组的工作几乎全停下来,人人竖起耳朵要听听下文。袁木女儿用普通话怯生生地说:‘他是他,我是我’。”袁木的女儿学业成绩不错,贺士凯最后发给了她留美签证。袁木怎么会准许女儿到这么邪恶的国家念书呢?袁木式的双重性格,让西方人感到不可思议。

新华社内曾广传,袁氏年轻时曾大闹新华社食堂,以一碗汤扣于大师傅头上出气,虽不能以此列入英雄好汉之列,掌勺的大师傅给多给少便成了饥肠辘辘者的眼中钉,为肚饥打抱不平,六七十年代中国大学、单位食堂常事也。至于后来“百炼成钢”,撒谎成癖,被视为李鹏亲信,袁氏或有苦衷外人不得而知者,说谎者的形象,从此是无法修改的了。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