戈恩案:日产与检察方面做“司法交易”保不住日产


资料图片:雷诺-日产联盟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卡洛斯•戈恩在巴黎的一次新闻发布会上 2017年9月15日
路透社


因涉嫌违反《金融商品交易法》(有价证券报告的虚假记载)被逮捕的日产汽车公司前会长卡洛斯・戈恩(64岁)等一案轰动了整个世界,东京地方检察厅特搜部10日以涉嫌在日产汽车公司的有价证券报告中隐瞒退职后报酬,违反《金融商品交易法》为由,对戈恩和前董事长格雷格・凯利实施了再逮捕,两人也在同一天以违反该法为由,遭检方起诉,日产汽车公司作为法人也遭起诉。其实,检方着手搜查这一案件,来源于检方与日产内部人员的一场司法交易。

司法交易有点类似中国文化大革命中常提出的“党的历来政策”,就是:“坦白从宽,抗拒从严,首恶必办,胁从不问,受蒙蔽无罪,反戈一击有功。”

 

但是只是有部分相似,内容还是不太一样的。

 

在日本的所谓“司法交易”,就是在特定的财政经济经等犯罪中,被告人或者涉案人和检察官做“司法交易”,被告人主动承认犯罪事实,或者向检方提供同案人的资料,揭发同案人的罪行,与检方合作,以求得从轻处理、免于刑事处分或不起诉等。

 

日本以前在司法上是不承认这种制度的,但是根据《刑事诉讼法》部分修正法法律第350条第二项,从2018年6月开始实行。

 

东京地方检察厅特搜部认为卡洛斯・戈恩在有价证券报告书中没有记载90亿日元的退职后的已经决定下来的报酬,而这些报酬是有义务记载的。

 

据说有关戈恩报酬的文件,是戈恩做日产的最高执行负者人(COO)时和日产方面缔结的的合同,基于这一合同,记载了每年的报酬、已支付的金额及其差额三个部分,这上面有戈恩和日产的日本人干部的签字。

 

东京东京地方检察厅特搜部和知情的日产内部干部就“司法交易”达成协议,以减轻知情干部等的刑事处分为条件,得到了这份文件。

 

在戈恩等被捕后,日产的西川广人社长在横滨的日产总部召开了记者会。在记者会上,西川承认戈恩在有价证券报告书中进行虚伪记载,并把公司的资金用于私用等等。并指出:有关此案件,以内部告发为基础,进行了几个月的内部调查。

 

但是,通过“司法交易”和内部调查,使戈恩遭逮捕,日产自身就真的可以自保了吗?

 

据复数报道,检察厅特搜部在没收日产的文件中,发现其中有文件显示:给戈恩退职后的报酬的名目是,不去其他和日产竞争的公司工作和顾问费,其中之一有西川广人社长的签字。据说特搜部也对西川广人进行了非强制性讯问,开始调查这一文件形成的过程,而日产汽车公司作为法人也遭起诉。

 

看来日产抛出了戈恩等,仍然处于自身难保的地位。本来传说西川广人还有希望接替戈恩成为日产会长,而如此看来他自己的处境也很难说了。

 

2010年,推动实现企业一亿元日元以上的董事报酬个别公开义务化的,是当时鸠山由纪夫内阁的金融大臣龟井静香。

 

12月7日,杂志《AERAdot.》在网络上刊登采访龟井静香的文章,题为《逮捕戈恩的“创始人”是龟井静香原金融大臣,他说:“日产干部作为日本男子要知道羞耻”》 (采访人:AERA dot.编辑部西冈千史)

 

龟井静香在文中指出:“这一事件中最坏的就是日产干部。老板被捕了包括西川广人和他以下的干部都像没事人似的。背叛老板与搜查机关合作更是难以饶恕的。如果戈恩先生花钱大手大脚,为什么不在逮捕前劝告他说:‘老板,这是不行的’呢?企业治理完全不存在。

 

日产的干部也许没有法律上的责任,但是作为经营阵营来说,一直使事情发展到如今的状态而放置不管,在道义上是有责任的。我想对他们说:‘作为日本男子要知道羞耻’。”

 

法广RFI 东京特约记者楚良一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