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中关系怪事一桩:美联社将与新华合作


中美贸易报道图片

 

(法广RFI 旧金山特约王山)美联社执行长普鲁特(Gary Pruitt)11月底前往北京会晤新华社社长蔡明照,双方同意两家机构在新媒体、人工智能运用与经济讯息等领域合作。这项合作引来美国国会关注。

担忧美联社与中国国家官方媒体新华社合作,可能影响美联社报导独立性。国会议员日前致函美联社,要求公布与新华社签订的备忘录内容并做说明。

 

《华盛顿邮报》在报道美联社与新华社的结盟时指出:中共严格操纵与控制讯息与思想,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主政下,中共扩大海外话语权,包括透过官方媒体的扩张,压制对中国政权的批评,并营造有利于中共的国际言论。

 

由联邦众议员盖拉格(Mike Gallagher)与薛曼(Brad Sherman)发起,联邦参议员柯顿(Tom Cotton)、华纳(Mark R. Warner)、卢比奥(Marco Rubio)在内共14名美国国会议员共同连署的信函中,表达对对这项合作的关切。

 

信函指出,与美联社的独立新闻形成鲜明对比,新华社的核心使命是透过公共舆论营造中共行为的合法性。美国司法部今年才依据《外国代理人登记法》(Foreign Agents Registration Act)将在美国的新华社机构列为外国代理人。

 

国会议员的信函要求美联社公布与新华社的谅解备忘录,揭示未来的合作计划,并保证新华社不会干预美联社报导,也不会获得美联社所拥有的任何敏感讯息。

 

报导引述美联社发言人伊斯顿(Lauren Easton)的话指出,美联社与新华社的协议是允许美联社在中国境内营运,且不会影响美联社独立性,也不包括任何人工智能讯息或其他技术分享。新华社无法获得美联社敏感讯息,也不能干预美联社报导。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

  1. 圣诞前的郭文贵——愁!愁!愁!
    眼看就是2018年的圣诞节了,对于逃亡美国的红通犯郭文贵而言,寻求政庇申请迟迟未能如愿。然而,心情惆怅又不甘寂寞的郭文贵赶在圣诞前在“郭媒体”上直播了一个短视频,其一边健身,一边气喘嘘嘘地借着圣诞节话题胡扯些题外话,企图掩饰心中的忧郁。看了郭文贵的直播短视频,听着其胡言乱语,笔者不禁在想,圣诞节对于常,人来讲,就是一个欢快的节日,而对于郭文贵来说,应该成为其一大难关。因为,按郭文贵短视频中自己所言,在节前节后,一大堆事务正缠绕着他,如何过好圣诞,已成为他的奢望,他正在为怎样打发这些日子发愁呢。
    第一愁——经济极度拮据 何以苟延残喘?
    郭文贵在视频上说,这几天国外的人们正忙着购置圣诞礼物,而他觉也不睡,忙着写诉状重新起诉吴征和萨姆·纽伯格进行索赔,郭文贵说到“索赔”两字时,语调非常特别,眼神中带着那种饿犬见到食物一般急不可待的神情。由此看来,现在的郭文贵“闹钱荒”的传闻已经是坐定事实了,只能通过对他人的“索赔”企图缓解自己的“钱荒”。总所周知,郭文贵资金极度匮乏是大家都知道的,“政泉案”被判罚款600亿,其在香港的基金账户又受到查封,网上更是传言他把住房、游艇都卖了,但还不足以还债和维持日常的生活开销,经济极度拮据的郭文贵在走投无路之间,只能想到通过“索赔”这一招来维持未来的生活。况且,口口声声崇尚“法治”的郭文贵却忘了一件事实,那就是法律不是为你郭文贵一个人制定的,索赔官司最终输赢在结果出来前谁都不能预言。因此,苟延残喘的郭文贵为资金发愁也就不足为奇了。
    第二愁——班农等着“基金” 何以蒙混过关?
    在西方国家,圣诞过后,就是2019年新年了。郭文贵曾在11月21日新闻发布会上,发布了一个“重量级”的信息,由其出资建立一个“一亿元的基金”,而且宣称这个基金会将由班农来由主持。对这个“肥缺”,老班农极感兴趣,不顾律师的“阻拦”,兴匆匆从英国赶回美国参加了这个新闻发布会,老班农在会上就这“一亿元基金”还竭力配合着郭文贵说了一大通有关基金会发展前景的幻想。事后,郭文贵为这事还专门作了补充,说什么在2019年1月份,将在纽约建立一个由30人组成的基金办公室。时间一晃, 2019年1月份就在眼前了,可这一亿元基金的钱事还没有具体落实,钱更不知在哪里搁着?所谓的基金会办公室还不知装修到何时?老班农正伸长脖子等着走马上任呢。对于郭文贵而言,怎样来蒙骗这个老班农,确是棘手。不过郭文贵自有一套,正如其在直播中说美国佬只要一忽悠就行了,灌两杯酒啊给他写几个文件,你啥都搞定了,可其直播中转口就说美国人现在已经是觉醒了不容易骗。真是自打脸不怕疼!看来郭文贵该是愁烦自己如何才能蒙骗班农,再次度过信任危机之关啦。
    第三愁——爆料已成“边缘” 何以继续行骗?
    2018年是郭文贵所谓的“爆料革命”关注度急剧下滑的一年。一年来,郭文贵绞尽脑汁、挖空心思编造各类谎言,一会儿拿知名女性做文章大肆捏造荤段,一会儿针对中美贸易战找话题,说要做空港币,扬言搞隔空取钱等等。可是,这一年郭文贵所爆的料,没有一个被事实所证明,所预测的事情没有一件在事后发生。郭文贵一年来的所作所为,让更多人看清了他骗子的嘴脸,很多网民在对其表示愤怒后,不再关注郭媒体,一大批“挺郭”人员转为“砸郭”主力。如今,郭文贵同他“蚂蚁帮”的人,就是用上再大力气也无力挽回这样被边缘化的趋势了,难怪挺郭的路德,在前几天视频中大哭,说是做得太辛苦,不知如何是好,路德的所愁也正是郭文贵所愁的,在2019年怎样继续行骗,正是郭文贵愁的。
    2018年,对已年过半百的郭文贵来说,过得异常的吃力,这从他健身时气喘嘘嘘、上气不接下气那幅模样,就能一目了然。对于郭文贵而言,以往一向拿来诱人的钱财没有了,自己已从一个昔日富商沦落为一个流落于异国他乡寻求政庇的在逃犯,费尽心思靠造假“爆料”好不容易搞出的关注度也一路下滑,也从人们视线中逐渐淡出。笔者以为,2018圣诞节,郭文贵也将在无限的愁、愁、愁中度过!

    回覆刪除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