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在港口舌头版猛批终审法院法官包致金“释法谬论”


香港终审法院大楼外景
图片来源:Craddocktm/维基百科


香港终审法院非常任法官包致金日前在出席活动时表示,香港民主进程停滞,威胁一国两制落实,人大常委无主动释法的权力,即使要释法释法权都应愈少愈好,又称释法长远来说是“有害”。中共在港喉舌大公报10日在头版对包致金作出无情抨击,批评他的“释法谬论”令人震惊,人大的权力宪法和基本法已列明,“维护法治何害之有”。又称他星期六出席的论坛由公民实践培育基金主席,而该基金是“乱港派舞台”。

包致金(Syed Kemal Shah Bokhary)在上述的论坛致词时表示,香港当前最重要的问题是没有民主,指基本法承诺香港人有民主选举,特首和立法会议席均应由一人一票产生,惟至今仍未落实承诺。

 

他称,即使香港没有民主,在四大条件下仍享有法治,包括司法独立下保障的宪法、三权互相制衡、按国际标准保障人权,以及法治不能成为阻碍民主发展的借口和理由。他一再强调不论责任谁属,都有重新推动民主发展的需要,否则一国两制会受到威胁。

 

包致金并指,人大常委会释法不会限制法官判决,真正影响司法独立的是政府的政治命令。他之后被问到释法会否影响法治时称,人大常委越少释法越好,认为释法会为法治带来长期伤害,呼吁人大常委要有约制,否则作出破坏后难以回头修补。

 

大公报10日的社评批评包致金的言论“已经到了极其离谱的境地”,指出错误之处有两点,包括“试图歪曲并否定全国人大常委会的释法权力,动摇香港的宪制基石”,以及“以法官身份公开发表个人政治主张,损害法官必须遵守的政治中立”。

 

社评引述宪法与基本法条文,强调人大有释法权,并指过往5次释法,香港的终审法院均完全遵照人大的解释进行判案。即使法院没有主动提请,人大亦可行使这项“普及且无条件限制的权力”,“明知如此,包致金仍然发表严重违反事实的言论,到底居心何在?”

 

大公报又引述全国人大常委谭耀宗称,包致金对释法的理解不正确,国家宪法和基本法都规定,全国人大常委会有释法权;又认为法官一般不会评论政治问题和基本法问题,包致金今次公开表态,“会令人对法官的政治中立和司法独立产生疑问”。

 

法广RFI 香港特约记者甄树基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