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月河留给中国的“帝国话语”


作家二月河建议王岐山用古方“弹劾”制度打贪。网络

 

(法广RFI 古莉)中国帝王系列作家二月河12月15日在北京病逝,他留下的“帝王热”远未褪烧:曾几何时,许多人将自己的国家称为“帝国”,将北京称为“帝都”,将领导人习近平称为“习帝”...。但也不是所有人都这样,中国媒体人罗昌平和文化人朱大可就不认同。

罗昌平的微博表示: 【世上再无二月河。虽说逝者为大,但朋友直言评价,这类作品从一开始就喜欢不起来,那股子津津于帝王将相励精图志的乡愿,以及本身以国师自诩,混迹于各种部委将府,乐忠于宫斗、房中术,甚或气功保护者,丝毫没有对文字狱,对专制,对拒绝文明进程做一点反思。朱大可则送了一个专制国家主义作家的标签。】

 

朱大可在《帝国话语的复兴与泛滥》中,将二月河定位为“国家主义作家”。他的这段评论被罗昌平和网民汉尊贴出来:

 

【从余秋雨开始,“帝国话语”开始在中国大面积流行。这是一种经过所谓“文化”包装的虚构性文本,远离历史真相,却完全符合民族主义的道德想象图式。此后,居住在中原河南的作家二月河推出了他的系列长篇小说《康熙大帝》、《雍正皇帝》和《乾隆皇帝》三部曲,把九十年代的这场帝国喜剧推向了激动人心的高潮。比起结结巴巴的余秋雨,二月河更加熟练地利用历史叙事营造大清幻象。在那些冗长的小说里,小说家把三朝皇帝塑造成了拯救和繁荣民族的最高英雄,也就是说,专制国家主义造就了“康熙盛世”,而北方蛮族居然成为汉民族的罕世救星。在这种对历史的改写中,民族主义和专制国家主义展开了互抹口红的劳动竞赛。

 

值得注意的是,二月河在其系列小说里耗费大量篇幅,精心刻画了满清皇帝和汉族知识分子之间的友情、皇帝的信赖和知识者的忠诚,以及在主奴、尊卑、统治者和效忠者之间的稀有蜜月。这些汉族文人和满清王朝的亲昵关系,被作家从野史的残卷里“提取”出来,成为新国家主义知识精英的楷模,他们的逼真的“情感互动”,构成一幅生动的想象性图景,隐射着知识者与体制关系的理想格局。在我看来,二月河是九十年代诞生的最重要的国家主义作家,他似乎比任何人都更透彻底了解知识分子以及民众的“话语需求”。】

 

二月河本名凌解放,河南人,1945年11月生于山西省昔阳县,1967年参军,1969年加入中共,1978年到河南南阳市宣传部任职,2011年6月出任郑州大学文学院院长。他的《康熙大帝》、《雍正皇帝》、《乾隆皇帝》引发轰动,改编成电视剧,开启了中国当代“帝王热”,提升了读者对专制帝王的好感和对独裁制度的偏爱。他也很受当局的青睐:成为中共十五大,十六大,十八大,十九大代表。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