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对菲律宾直接投资大多用来开离岸赌场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2018年11月20日抵达菲律宾访问。路透社

 

(法广RFI 香港特约甄树基)根据外交家杂志报道,菲律宾总统杜特尔特2016年访问中国之后,带回中国对菲国240亿美元直接投资以及海外发展援助的承诺,尽管这个承诺大部分尚未实现,但根据菲律宾中央银行的直接投资数据显示,从中国和香港流入的投资,至2018年3月为止,已经超过10亿美元。但大多数的这批直接投资却用来开设离岸赌场,尽管开赌可以挽救菲律宾的地产避免陷于泡沫化,而且可以帮助经济持续增长和短期就业,但对长远的就业和楼价以及社会造成负面效果。

中国资金在菲律宾开赌,打从埃斯特拉达总统时代已经开始,然后在阿罗若政府得以延续,到了现在杜特尔特时代,更加可说是如火如荼。报道指出,菲律宾成为中国海外赌场投资的主要目的地,有3大原因。

 

首先,菲律宾政府未能吸引外国直接投资投入该国的生产业和其他以出口导向的经济板块,原因是菲律宾连续多任政府都未能建立一个雄厚的生产经济,或有效地对天然资源工业的投资,以便在出口经济争取一个富竞争力的位置。

 

菲律宾的从政者和政客们一代接一代的企图将“国有控制企业”(GOCC)打造成为经济增长和国库收入的工具,但其中很多都被私有化卖给私人机构。余下的GOCC不是长期亏损,就是需要政府贴补或遭到资源非法挪用。这些GOCC人事臃肿,充斥着因为选举而欠下债务的政客,他们透过这些企业来还债,或达到政治目的。

 

其次的原因,就是菲律宾只顾“寻租”的政客以及GOCC的无所作为,导致菲律宾走向一个内需市场的经济,一切的货物和服务买卖,都只依赖内需市场。事实上,菲律宾最有钱的几个家族,统统都是独揽内需市场的其中某些资源和商品,有些从事地产经营,有些则垄断能源供应。这也可以解释为何这些富有的菲律宾家族不愿意让中国的投资染指国内的市场。

 

内需市场,特别是服务环节,建基于商场的无所不在。菲律宾大批在海外的劳工,透过电汇将收入汇返国内的家人,而这些货币兑换商店很多都开在人流畅旺的商场,领到钱的菲律宾人然后在商场消费,造成一个循环,这也是菲律宾依赖内需市场的一个特征。

 

菲律宾的经济架构,有点像回归前的澳门,贪腐的警察部们,加上一些政商两通足可呼风唤雨的政客,菲律宾是开赌资金流向的一个最合适不过的目的地,尤其是澳门在回归后,还要遵守一些中国定下的规矩。

 

邻近菲律宾的缅甸、老挝和柬埔寨或许开赌的成本更廉宜,但这些国家没有像菲律宾那些大型的豪华商场以及酒店,足可吸引高档的赌客,马来西亚和印尼或许拥有更好的基建设施,但却有宗教上的顾忌。而且包括泰国在内,这些国家的地产价格绝不便宜,开赌的成本不菲。

 

文章最后指出,总而言之,菲律宾依赖国内消费、出口劳工汇款回国刺激消费循环、以及一个雄厚的内需市场机构,是最具吸引开赌资金的目的地。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