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黎香街 感觉就像爆发了革命


                                                           12月1日,巴黎星形广场凯旋门前发生的暴力场面。路透社

 

(要闻分析/法广RFI 安德烈)没有组织,无党派、以黄背心为标志的法国“人民运动”引发的暴力事件越来越让人担心,星期六,首先在巴黎著名的林荫大道香榭丽舍,接下来在巴黎其它街区爆发的暴力让执政党愤怒,反对党则指控政府有意凸显暴力场面,从而让黄背心运动失信。

这些穿着黄背心的“黄背心”,这些来自法兰西深处的人民,这些自视从不为巴黎所重视的人民,这些每个月月底要为度生计发愁的人民,终于因环保税而爆发了愤怒,一发而不可收。

 

但是,他们的行动正趋向激烈。上个星期六巴黎香街浓烟滚滚的照片传遍全球,让不知情的外国人以为巴黎发生了骚乱,其实,在法国,每年这样的游行示威无数起,有的很平稳,有的很激烈,但这次的黄背心运动,连找一个谈判代表都很难找得到的“黄背心”,开始让人担心。

 

这个星期六暴力出现的场面,法新社形容:“感觉就像革命”,从巴黎歌剧院到凯旋门前的福煦大道,从长长的RIVOLIE街到奥斯曼大道,好几个巴黎富裕亮丽的街区成了城市游击战的舞台。这些暴力都是在黄背心示威游行的边缘地带发生的。

 

垃圾袋在燃烧,车辆被掀翻,被点着,自动服务的自行车被拔走,交通雷达和路灯被推翻在地,好几个巴黎中心和巴黎左岸优雅的街区在几个小时之内陷入混沌,淹没在催泪弹的烟雾以及浓重的黑烟之中。在巴黎,还发生了很罕见的趁机打劫。

 

在暴力尚未从香街延展到巴黎其他街区之时,法国总理菲利普在中午就表示“暴力活动从未达到如此强度”,鉴于此,菲利普决定取消周六晚间出发前往波兰参加全球第24届环境保护大会。

 

不少人批评政府不作为,让事情恶化。总理日前与黄背心代表谈判失败,总统马克龙任凭风险浪恶,依旧如约前往阿根廷出席二十国集团峰会。黄背心运动正在法国全国蔓延。周六的事件让马克龙震惊,他在阿根廷,在G20结束后谴责到:今天在巴黎所发生的一切,根本与合法的和平的愤怒的示威毫无关系。暴力肇事者不要任何变革不要任何改善,他们要的就是混沌一团。

 

法国政府发言人表示,那些攻击我们的安全力量、破坏和打砸的人,其实是在攻击我们的共和国。内政部长也表示这种暴力行动完全是职业秩序破坏者的战略。

 

菲利普总理尤其对凯旋门涂上黑字愤怒,在马赛街头出现的围绕无名英雄碑的一群高唱马赛曲的蒙面人也让政府愤怒。菲利普说,什么理由都不能为那些攻击国家的象征,民族的神圣之地的破坏者开脱。

 

这种暴力场面倒是让极右翼领袖勒庞女士顿生灵感,她发推称赞,英雄啊,黄背心,你们把自己的身体变成壁垒,高唱马赛曲,保护无名英雄纪念碑,以免遭到打砸。你们是站起来与小流氓勇敢斗争的法国人民。

 

勒庞女士要求“造成局势严重恶化”的马克龙总统从阿根廷返国后,立即与各政党领袖会晤,共商大计,化解危机。与此同时,法国共和党主席沃基耶谴责暴力,谴责自我封闭在这一暴力中的共和国总统和政府,他称是因为他们没有听取人民,没有向人民伸出援手,才引发人民的愤怒。

 

法国站起来党魁讥讽内政部长,本来属于放火政府,现在却扮演起救火队的角色。稍早,这位曾和勒庞在总统大选中合作过的政客指责政府有意识在星期六让暴力膨胀,从而让人民运动失去信用。

 

法国卫生部长 则谴责说这类话语不知羞耻,绝对的犬儒主义。这位部长认为星期六的暴力场景是三十年政治不作为的恶果。

 

在左翼,发出的声音跟右翼差不离。法国不服从领袖梅郎雄指责“当权者希望发生严重事件来让人们感到恐惧”,晚上,他发推称:“这是历史的一天,在法国,公民起义让马克龙一派以及金钱世界发抖。”

 

巴黎女市长安娜•伊达尔戈则表达了自己很深的愤怒和很深的悲伤。她呼吁各方对话,化解国家正在遭遇的一场严重危机。

 

社会党第一书记福尔则表示,什么都不能替暴力乔装,所有过分的行为都不可接受,因为暴力从本质上把本来合法的愤怒丑化,让黄背心运动窒息。

 

法国前总统奥朗德也出面揭露巴黎发生的暴力不能接受,不能容忍。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