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年轻人:只生一个好 您认为呢?

中国自2015年全面开放二胎后很多父母却不打算继续生育DR网络图片


【法国报纸摘要 】 : 本周四上市的法国各大报纸关注点各有不同,右翼的《费加罗报》在国际版采用了大量篇幅介绍了在生育问题上,尽管中国政府于近年在执行计划生育一胎化数十年来,首次开放了全面二胎政策,但中国年轻人却似乎仍普遍选择自愿一孩化的现象及其给中国社会带来的影响。该报还在经济版面关注中国科技巨头华为在过去的一年中,在手机销售领域突破2亿部出售大关,却在年末遭遇了一场严峻的海外政经宏观危机。左翼的《解放报》则主要聚焦于在12月中美股呈持续下跌趋势,分析称其与自美国总统特朗普上台后的经济泡沫正在破灭有关,如此下去美国和全球或将面临新一轮的大幅金融危机。

中国从上世纪70年代末开始逐渐将计划生育和“一胎化”作为政府控制人口增长,在近代史上罕见的一场公权力直接掌管民众生育权的社会实验。曾几何时,在中国的城市、乡间诸如“只生一个好”、“要致富,少生孩子多养猪”等内容粗俗不等的,意在描绘计划生育和经济发展关系的宣传标语也充斥在公共空间之中。政府还从中央到地方设立了计生委等机构,用于专门监督和实施这一政策的执行。其也致使部分计生委官员为了达到官方指标,而采用强制堕胎和绝育等非人道和违法手段的出现。然而在计划生育实施了近40年后,中国人口增长数量确实得到控制,但此前中国人口的大量积累也为作为中国经济发展的两大驱动力,改革开放后出口化经济发展模式,及城镇化建设贡献了宝贵的人口储备和廉价的劳动力。计划生育给中国社会带来的负面影响也随着时间的推移正在逐渐恶化。

 

它们包括总和生育率接近世界最低水平、人口红利大量流失、人口老龄化严重并导致社会福利需求攀升,及男女比例严重失调等多方面问题。当局也因此在2015年宣布全面开放二胎,这也标志着在中国大陆实行35年的一胎化政策正式走向历史。在今年夏天更是传出了,中国国务院将会于最快年底,或明年内彻底取消计划生育政策的消息。但据观察发现,尽管官方正在逐渐彻底放开对公民生育权的限制,在中国适龄生育的人群中,特别是生活在城市和乡镇的中产阶级中,较多的年轻家庭还是选择自愿的只生育一个孩子,曾经预测的新生儿呈井喷式上涨的景象并未如期而至。数据显示,2016年,受到刚刚放开二胎政策的影响,中国全国促使出生人口显著增加,达到1786万人,同比增长了7.9%,增速创下自2011年以来的历史新高。卫计委对2017年预测称,全国新生儿数量应该在2023万人左右,然而,2017年的统计新生儿数量不仅没有到达卫计委预测的数量,反而比2016年的人口总量增长数量减少了60余万人。这又是为何呢?

 

《费加罗报》采访了生活在北京的一个外地移民家庭,这对1岁半孩子的父母表示,自孩子出生以来,他都要在首都和浙江老家之间奔波生活,而大多时候孩子主要受到身在浙江的祖父母看管。这是因为,孩子的父母自身没有时间每天去幼儿园接送他上下学,忙于工作的他们只希望在孩子到达小学的年龄后再将他接回北京。文章称,显然与很多上文所描述的这对30岁左右的中产夫妇一样,就算作为年轻父母你有幸生活在本地城市当中,他们中很多人也暂不愿意享受二孩化后的生育自由。也更不用说,当政府彻底取消计划生育政策后,生育3个甚至4个孩子的打算并不在他们的考虑之中。很多情况下,这则是由于多生一个孩子对父母来说就要带来更大的经济压力和未知性。一名叫王挺的年轻父亲介绍说:“如果我们再要一个孩子就意味着需要换一个更大的房子,你要知道我们住的属于学区房,这里的房价都很贵,我的孩子还正在上包括学乐器的课外班等,这同样也价格不菲。再生一个孩子就意味着需要我们投入的加倍”。王挺同为独生子女长大的妻子更是直言,我就想要一个女儿,现在生了她这就足够了 。

 

在一家旅游杂志工作的幼女母亲称,她同时也不希望生二孩对自己事业发展,及养育两个孩子对家庭生活带来的进一步影响。另一个接受采访在投资银行工作的王宇表示,他也不希望给三口之家再添新丁。虽然他们家的经济情况更为宽裕,但他希望给自己的孩子一个在外国接受教育的机会,这则是因为他们夫妇认为中国课业严重,并对在如今中美贸易战影响下中国经济的发展,及自身工作的前景不确定性的担忧。还要考虑的是,由于工作经常出差的原因,两个孩子对于他们年事已高的父母还说,照顾起来将更为困难。王宇的妻子指出,作为计划生育政策下曾经的二孩“黑户”,她希望自己的孩子也能在成长中有兄弟姐妹相伴,但鉴于中国在过去接连爆出的毒奶粉及近期的假疫苗丑闻,自己的孩子现已尽可能的依靠进口必需品成长,她难以劝说她的丈夫做出同样的决定。

 

值得一提的是,今年夏天中国多地传出消息,不少的地方政府现已出台包括增加产假等降低生育成本和鼓励生育的政策,但其效果却难以预估。对此,携程联合创始人兼执行董事局主席梁建章在近日受访时测算称,中国需要花费GDP的2%-5%,也就是说中国2017年GDP约82万亿元,那么可能要投入到2万亿元或4万亿元左右的水平,才能使鼓励生育的政策真正起到效果。与之相比,瑞典斯德哥尔摩国际和平研究所在今年5月公布的2017年中国军费支出虽为全球第二,但也才约为2280亿美元(约1万5千亿元)。对此,梁建章称,“(这一投入金额)听起来很多,其实分到每个小孩,一年可能也就几千元。”另据报道显示,虽然2018年是中国全面放开二胎的第三年,但专家根据从各地出生人口的同比下降数据来看,测算今年全国新生儿或将跌破1500万。就此全球化智库(CCG)特邀高级研究员、“人口与未来”网站联合创始人黄文政对媒体称,人口结构恶化对经济的影响最多百分之几十,但是人口规模衰减的影响是十几倍、几十倍,如果这种趋势不能逆转,中国的发展将被釜底抽薪。

 

法广RFI弗林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