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何放生梁振英?香港全城寻郑若骅


律政司司长郑若骅与香港终审法院首席法官马道立(右)。路透社

 

(法广RFI 香港特约甄树基)全国政协副主席梁振英在出任香港特首前收取澳洲UGL公司5000万港元涉嫌未申报事件,经过4年的调查之后,律政司郑若骅认为证据不足而正式结束调查,梁振英亦终于摆脱法网的纠缠,但律政司简单的理由未能说服社会大众,而且还偏离过去一贯的做法,未有寻求独立第三者法律专家意见,梁振英被放生事件一直在社会激起争辩,就在立法会民主派议员计划邀请到会公开解释之际,律政司发言人却声称郑若骅已经休假,这个月27日才上班,而发言人亦未透露郑几时开始放假。

发言人甚至表示,由于有人正寻求司法覆核律政司不作检控梁振英的决定,因此“律政司现不宜再作评论,以免影响司法程序”。

 

对郑若骅突然放假,而且又强烈暗示目前不会对外公开解释为何不检控梁振英,民主派议员感到不满,并决定下周日发起“守护廉洁法治游行”,企图逼郑现身。

 

民主党林卓廷表示,连特厚林郑月娥早前都开腔认为郑若骅可以交代事件,但“已经过了3日,郑若骅在哪里?”他更炮轰郑竟在此时休假是匪夷所思。向法院提出司法覆核的市民郭卓坚则批评律政司“推得就推”,强调他针对的对象是刑事检控专员梁卓然,质疑郑若骅根本连解释都不敢,更令人质疑不检控的决定涉政治因素。

 

中大政治与行政学系高级讲师蔡子强直言,对律政司拒交代感难以理解,因为连林郑也同意交代,外界自然以为郑若骅会公开解释,但律政司忽然以有司法覆核为由拒绝,令人觉得政府完全没有队形,甚至发生内部矛盾,影响市民对政府施政观感。

 

至于廉政公署调查了梁振英4年之久却交出白卷,并得到“审查贪污举报谘询委员会”同意,毋须对梁振英作进一步调查,委员会主席邓国斌对此举有所解释。他说,廉署“已想尽办法、千方百计”调查案件,但他未透露委员会审议内容,亦拒绝交代委员会曾否要求律政司就UGL事件寻求独立法律意见。

 

邓国斌在记者会表示,UGL案调查在2014年10月展开,廉署按既定程序向委员会汇报进度,上周三(12日)第8次会议,廉署提交调查报告及律政司意见,委员会同意廉署毋须进一步调查。他续称,委员会认为“廉署一直坚守不偏不倚、无畏无惧的精神,依法处理案件,并无因涉及人士的背景、身分或地位,而有不同”;他亦相信律政司会在适当时候进一步回应,以释公众疑虑。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