满城尽穿黄马甲 马克龙在观望

巴黎街头警察正在控制一名黄背心,背后是防暴装甲车。路透社Stephane Mahe供图

(法广RFI 呢喃)早上的平静阳光是短暂的。如果说今早巴黎的黄背心游行并未出现此前各界担心的大规模暴力,那么从下午开始,冲突从巴黎2区和9区之间的Grands Boulevards一带开始激化,黄背心们利用建筑和树木植被制作了路障,而戴高乐星形广场附近,一名黄背心在一颗非致命用射击子弹的冲击之下,眼睛受伤。有现场记者表示,警察在自己背对着他,距他2米的情况下使用同样的装备朝他开枪,被打中了脖子,已被送往医院。

截至12月8日下午14点,法国内政部数据显示全国共有3万1千人加入黄背心游行示威,比上周同一时间减少5千人,巴黎大约有8000人游行,但数据还在变化。

昨天,巴黎市中心主要商业街和政府单位所在地点均早早加强了戒备,应对今早6点就开始(并将持续到夜间)的黄背心示威游行第四场全国范围的冲击。巴黎警察局发布了市民避乱指南,其中重点圈出了民众今日不宜出行的地点:从卢浮宫经过香榭丽舍大街,到戴高乐广场,再到马约门,这条主线是黄背心游行的主要经过地,由这一主干道向南北延伸,将波及北边的歌剧院,玛德琳,圣奥古斯汀地铁站,以及南边的国民议会,人权广场,埃菲尔铁塔。除此之外,塞纳河右岸还有共和国广场,巴士底广场,法国经济部所在的贝尔西等地需要避开,两个广场为中心向外发散的主要道路也将受到影响。塞纳河左岸平常一般不会受到大规模示威游行的冲击,但由于参议院等不少公共机构在左岸,这次警方也严加防范,从蒙帕纳斯塔到卢森堡公园,再到巴黎十三区华人区,都被费加罗报标注了显著的红色,以示当心。根据世界报今早发布的消息,法国全国今天出动8万9千名警力,其中巴黎汇聚了8千警力,以及12辆防暴装甲车,防暴装甲车的任务是“保护警察,必要情况下撞毁路障”,上面装有催泪瓦斯发射装置,但没有武器。其所属的凡尔赛地区的萨托雷军团负责人表示,这并不是作战用的装甲车,其主要目的是保护,而非攻击。截至巴黎时间中午12点,全国有大约700人被警方传讯,400多人被拘留,从香榭丽舍大街上爆发了催泪瓦斯今天的第一弹,但整体而言相对平静,主要地区的入口均有警察检查随身携带的物品,但由于暴力打砸抢的主要势力本次可能穿着黄背心混入和平示威的民众当中,政府呼吁所有人随时保持警惕,同时要求重点防护地带停靠在路边的车辆挪到别处,街上所有可以被用来实施暴力的物品都被清空。外省方面,南特市暂时禁止所有化学品或者易燃物品的买卖,还有地区下令禁止在自动贩卖机,小超市,杂货店等地方卖酒。

鉴于巴黎全城戒备森严,黄背心示威群体当中有代表呼吁“把巴黎留给暴力打砸抢,和平的黄背心去巴黎外围示威”。因为呼吁人们进入总统府爱丽舍宫而遭到司法调查的一名黄背心,也希望黄背心们去巴黎郊外发声。与此同时,虽然警方强烈要求推迟,但早早就提交游行申请的气候变化关注者们今天还是走上街头,从国家广场一路走向共和国广场,有一段路程将会与黄背心们交汇。

长时间保持缄默的总统马克龙依旧还没有发表声明。主流媒体和民众都在呼吁他赶快出来说些什么,因为他自从阿根廷布宜诺斯艾利斯工业二十国峰会上,和法国隔着1万多公里遥遥喊话,谴责暴力之后,就再也没有说过什么了。到现在为止,他一直把总理菲利普放在前线,自己在爱丽舍宫寻找危机解决方案,受到影响,他取消了前往塞尔维亚的行程,因为要面对这场威胁到他五年任期的,被一些主流媒体称为“革命”的民众运动,他要做的事情很多。世界报和费加罗报今天分析认为,法国的税法公正性,社会贫富差距,以及保护地球的气候政策的可执行性,都是这场黄背心运动风口浪尖的疑难问题,如果政府无法有效应对,黄背心运动大概只是危机凸显的开始。政府在下午发布消息,称马克龙将在下周初发表讲话。

黄背心的怒火之下,政府已经在12月4日让步,宣布取消明年要上涨的碳税,包括汽油和柴油,以及两种油的税务合并。被取消的这两个税务改革恰恰是马克龙环境改革方案的重要框架性承诺。如今遭到取消,意味着明年法国国库要少收将近40亿欧元,这对马克龙的另一个承诺具有威胁性质:他此前承诺,力保法国债务占国内生产总值的比例不超过3%,这也是欧盟对各国的要求。政府目前对明年的预计是2.8%,但如果燃油税的新增收入泡汤,就要寻求新的收入来源。总理菲利普对此表示,减税,就要减少开支,不能把债务遗留给后代。国民议会将在下周第二次审阅明年的金融法草案,该草案将受到影响进行修订。农业部长也表示,响应马克龙“让农民和大型农业公司平衡均摊收益”思路的两项农业法案也要暂时延迟推行。这两项法律规定,大型供应商的的减价促销行为将受到监管,供应商将禁止以低于买进价110%的价格卖出食品。这或将导致各大超市里的食品价格上涨,而提高购买力则是黄背心们的核心诉求之一。出于不能平息黄背心怒火的担忧的政府暂时延后这两项法案的实施,却招致农民工会的强烈意见,他们呼吁下周举行游行示威。另外,黄背心们还要求恢复征收巨富税,这一税项在2017年变成了“不动产财富税”。但总理菲利普措辞坚决,称绝不可能重新恢复巨富税,顶多在明年秋季进行检视调查。黄背心们对退休改革,从工资内扣除所得税的改革等的不满,也或将让马克龙距离其竞选诺言的实现,越来越远。就像远在美国,特朗普发的推文:巴黎协定在巴黎,推行得并不顺利。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