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中期選舉透視:特朗普受了內傷

美國中期選舉結束,參議院依然由共和黨控制。選舉結果看似無傷大雅,實則特朗普受了內傷。從此次選舉中可以看出美國選舉正在悄然發生著變化。

Chaoxun201812
《超訊》2018年12月號

11月6日,全球矚目的美國中期選舉開打,這是一次極為重要的選舉。民調顯示,投票人數多達1億1400萬,佔美國選民總數的49%。上一次選民達到如此比例還要追溯到1966年。佛羅里達州因為候選人得票接近,參議員選舉、州長選舉重新計票;但大局已定:共和黨依舊掌控參議院,民主黨時隔八年重奪眾議院。

中期選舉,選民投票選出全部或部分國會兩院議員,部分州長等。但普遍認為,這是對兩年特朗普執政的信任投票。選舉結果,不僅關係到特朗普未來兩年的施政效率,甚至關係到2020年的總統大選。因此,特朗普也親口說,「這是一次是否支持我本人的公投,就當我的名字在選票上。」

政局變動 成犄角之勢   

那麼,本次中期選舉,到底給特朗普帶來怎樣的結果?選舉結束後,特朗普發推寫道:「今晚是巨大的勝利。」特朗普這樣說,並非沒有道理:首先是共和黨保住了參議院多數黨的位置,甚至優勢可能擴大。在兩院中,參院在官員任命等方面,有著更大的話語權。因此,特朗普可以保證其人事權不受削弱。在保住了參院的情況下,民主黨就不可能成功發動諸如彈劾特朗普的活動,也不可能順利通過令特朗普和共和黨不爽的重大提案。換言之,中期選舉的結果,是確保了特朗普的政治安全。

民主黨奪回眾議院是預料之中,特朗普在選前就放出了風聲。按照「總統所在政黨在中期選舉中往往失利」的歷史規律,在過往的22次中期選舉中,總統所在政黨平均在眾議院中失去29席,在參議院中失去四席。2010年奧巴馬時代第一次中期選舉,民主黨在眾議院失去63席,在參議院失去六席。這次到現在為止,共和黨在眾議院的失分少於歷史平均,在參院不減反增,因此特朗普和共和黨當然可以少輸當贏。「藍色浪潮」並沒有出現。以佛羅里達州為例,參與投票的選民比四年前多了220萬,而這多出來的220萬幾乎平均分別投給共和黨、民主黨的候選人。

內傷不輕 預見兩黨扯皮

但仔細分析,與選舉前的氣勢如虹相比,特朗普還是受到了內傷。最容易看到的是,特朗普兌現競選承諾,施展抱負的難度就加大了。上任兩年,特朗普最大的政治資本是兌現競選承諾,如在稅改等方面取得重大進展。在失去眾議院後,兩黨扯皮會加劇,特朗普的頭疼的事情會越來越多。

具體而言,特朗普壯志未酬的領域,一是進一步推進稅改,中等收入群體的個人所得稅再降低10%;二是移民改革:建立以積分制為核心的移民體系,替代以親屬移民為核心的現有體制;三是徹底廢除奧巴馬健保;四是推出萬億規模的基礎設施建設計劃。這幾項,除了基礎設施建設,相對容易達成兩黨一致外,其餘的改革,尤其是移民和奧巴馬健保,都觸及民主黨的底線,民主黨將竭盡全力阻擊。特朗普改革將難上加難。在這樣的情況下,他的國內「政績」將難以像前兩年一樣亮眼。
民主黨也可能利用眾議院的新優勢,發起對特朗普的政治攻勢。如今,已經有民主黨議員宣佈要就豔星封口費、特朗普稅務情況等進行調查。這類調查最大的作用是,即使沒有實質證據,各種指控、懷疑和調查過程,也會影響民意和施政,最好的例子是大法官涉嫌30年前性侵女子,雖然「事出有因,查無實據」,國會聽證,FBI調查鬧得滿城風雨,卡瓦諾照當他的大法官。但是,事件也動員出不少反對共和黨的選票,尤其是來自婦女的選票,對共和黨造成了傷害。

還有一個不為大眾所瞭解的領域,也對共和黨和特朗普帶來了內傷。這就是州長選舉結果。這次州長選舉,民主黨大有斬獲。美國每10年一次就要進行一次人口普查,並依人口組成變化重新劃分選區,主要是眾議院選區。而州長對選區劃分有「一票否決權」。2020年大選時,民主黨州長將在劃分選區時玩一些小動作,向更有利於民主黨的方向傾斜,如可以將共和黨的票倉分割、削弱,等等。共和黨這次輸掉的密歇根等關鍵州州長,將起到尤其大的作用。這顯然不利於特朗普與共和黨。

關鍵州失利 靠選舉經費支撐

還有一個內傷可能更加致命:特朗普的勁敵出現。在中期選舉之前,輿論普遍認為,特朗普拿下2020年大選的勝算很大。特朗普有著現任總統先天優勢,美國經濟又氣勢如虹,其兩年政績又可圈可點。更兼有財大氣粗,距離2020年還有兩年,他為競選連任籌集的資金已經達到1.06億美元,創下紀錄。還有一個重要的外部因素,特朗普在黨內外沒有像樣的對手。

最近,民主黨的希拉里、拜登放出了要出馬的風聲。他們或是特朗普的手下敗將,或是政壇老面孔,缺乏人格魅力。以特朗普目前的勢頭,應該可以輕輕鬆鬆擊敗他們。

但中期選舉後,一些令人眼睛一亮的新人亮相。如加州州長紐森,從政資歷完整,曾任三藩市市長,是現任的加州副州長。又是盛產總統的第一大州加州。更重要的是,他年輕有為,長相英俊,辯才無礙,大有甘迺迪之風,在這個看臉的世界,可以迷倒一眾年輕的女性選民。同樣的事情,發生在加拿大的特魯多、法國的馬克龍身上,也有可能發生在紐森身上。

最後,美國選民結構的長期性變化,也在中期選舉中顯示了出來。特朗普的核心支持群體是老白男(老人、白人、男人),但這次年輕人、少數族裔、婦女顯示了更大的力量。這種結構變化是影響深遠的。在人口和移民大州的加州,這一趨勢更為明顯。 在加州,共和黨可以說是全軍覆沒,民主黨有望獲得多達七個國會選區席位。最典型的例子,是橙縣這個曾經被認為是加州「共和黨大本營」 將不會在國會擁有一名共和黨議員。原因很簡單,加州的人口結構變化有利於民主黨。而且,自2007年以來,加州已經有一百萬居民逃離,其中大部是保守人士。類似的事情,也發生在賓夕法尼亞州、密歇根州、威斯康辛州。他們都在這次選舉中「翻藍」。這種結構性變化,是政客們難以逆轉的。

因此,中期選舉,表面看特朗普有得有失,但其實內傷不輕。當然,這並不是說,特朗普就無牌可打。與奧巴馬時期的府院對立,行政癱瘓相比,特朗普還是有更大的騰挪空間。如果美國經濟持續向好,不出大的問題,特朗普還可以利用行政權力在外交領域有更大作為。如朝核問題、美歐關係、伊朗問題、美中關係等。在這些領域,民主黨和共和黨的差距不大,在對華政策上甚至是高度認同。特朗普還是有希望在餘下兩年,甚至在2020年再寫新篇。■

文/劉瀟雨,《超訊》2018年12月號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