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太戰略」下的美印關係新動態

 

「印太戰略」是特朗普上台後的措施之一。然而,最近,特朗普拒絕參加印度閱兵儀式,印度向俄羅斯購買武器、與伊朗簽署石油協議,這些加劇了印美之間的隔閡。

Chaoxun201812
《超訊》2018年12月號

早在2017年底,特朗普就借其當選美國總統後的首次亞太之行,高調宣佈了美國的「印太戰略」,試圖不斷擴大在印度洋、太平洋範圍內的影響力,從各個維度抑制中國,與中國抗衡。尤其是今年以來,「印太」一詞的曝光率急升。

而印度恰恰是「印太戰略」中不可或缺的一環。美國想要在亞洲站穩腳跟,全面施展這一戰略,拉攏亞洲地區的「第二大哥」印度成為必然的選擇。

可是現階段可以看到的是,在印太戰略的推動下,美印之間雖然陸續開展了一些戰略合作,但雙方摩擦頻發,美印關係中仍充滿不確定性,未來還需要不斷磨合。

特朗普下的美國誠意不足?

對於將「印太地區」視為關乎美國國家安全的特朗普政府而言,與印度發展關係是其重要任務,而美國政府也一直對外表示印度是重要的戰略伙伴。但最近一段時間以來,美國政府的姿態卻始終令人懷疑其與印度交好的誠意。

據印度媒體《今日印度》10月29日報導,總理莫迪邀請美國總統特朗普出席明年1月26日印度共和國日閱兵儀式並擔任主禮嘉賓,但被特朗普拒絕。雖然特朗普稱拒絕邀請是因發表國情咨文的時間與印度共和國日「撞期」,不過翻閱資料便可知美國總統發表國情咨文的日期並非固定,只需在每年1月22日至2月首周內發表便可。相比之下,特朗普的前任奧巴馬也曾在2015年獲莫迪邀請出席共和國日閱兵儀式,因此還延遲了發表國情咨文的日期。可見特朗普此次拒當嘉賓,只會令兩國的關係走下坡路。

而11月亞洲地區接連舉行的東盟會議和東亞峰會,美國總統特朗普均不現身,由副總統彭斯代為出席。特朗普一連缺席幾個亞洲地區的重要會議,有專家分析認為,這會引發美國並不把發展與亞洲地區盟友的關係放在眼裏的質疑。

此前,外界還期待11月13日至15日彭斯在前往新加坡,開展亞洲之行時,會就「印太戰略」做出更多的詮釋和進一步行動。但就莫迪近日在新加坡東盟系列峰會期間與彭斯會晤的情況來看,兩人只是在區域和國際局勢、雙邊國防合作、貿易及反恐合作等領域交換了意見,但並無更多提及「印太戰略」有關內容。

印度關鍵時刻不買美國的帳

一方面是美國的漫不經心,另一方面,是印度在關鍵問題上並不買美國的帳。近幾個月來,在美國嚴令印度不得購買俄羅斯武器,不得從伊朗進口石油的情況下,印度先是向俄羅斯購買了S-400,而後向伊朗簽署了購買石油協議。

據悉,俄羅斯和印度是軍事技術合作領域的最大合作伙伴。印度陸、海、空軍70%以上的武器和技術裝備都是俄製和蘇製的。俄羅斯每年銷售給印度數十億美元的武器和軍事技術裝備。
今年9月,印媒報導,印度政府與俄羅斯簽署合同,以54.3億美元購買五套俄羅斯新型防空導彈系統S-400。俄羅斯國防合作負責人還表示,考慮到兩國戰略伙伴之間的關係,莫斯科還大幅降低了S-400防空導彈系統最後售出價格。這讓一直想搶軍火生意的美國倍感失望,印度並不聽話,未來或許也很難重新轉向美國。

而對不產石油,但需求量飛速上漲的印度而言,伊朗一直是可靠而成本低廉的石油貿易伙伴。僅以2017年為例,伊朗原油出口平均250萬桶/日,而印度進口18%,僅在24%的中國之後。

特朗普政府自今年5月初退出其前任與伊朗制定的《伊朗核協議》之後,便一直力求向伊朗施壓,並揚言將於11月起向所有仍與伊朗保持石油貿易往來的國家和企業加以制裁。

面對美國的強硬態度,今年6月雖然有傳出「印度石油部已要求煉廠準備自11月起大幅減少或零進口伊朗石油」的消息,然而按當下情況來看,印度方面能在當下進口伊朗石油的水準上減半,已經是最大程度的讓步。

在這個問題上,印度官員已經屢次強調,印度明確地認為自己是一個地區大國,必須有一個自主的關係視角與第三國建立關係,獲取伊朗石油進口對印度未來幾十年的增長至關重要。這兩件事必然將加劇美印關係的緊張程度。

如果再來看看印度與其他亞洲大國之間的關係,其對美國「印太戰略」的態度會更加清晰。

印度發展多元外交以求平衡

印度總理莫迪也於10月28日展開第三次訪日之旅。據媒體報導,安倍稱「印日合作關係是世界上最重要的關係」。安倍晉三當時剛結束訪華返國,與莫迪共進晚餐;安倍更同莫迪一道在山中湖畔,賞紅葉美景。

面對愈發對立的國際局勢,日本同印度兩個亞洲大國都在尋找出路。會晤後,雙方宣佈相互間的軍事合作已被擺在優先位置。由於印度和日本一樣,長期視中國為安全威脅,兩國均不可能倒向中國,更要維持對美關係,以求平衡中國勢力。所以這個印度所謂的「東進政策」會讓印日這對特朗普時代的難兄難弟越走越近。

同時間莫迪仍重視對華關係,去年洞朗危機平息後,中印兩國便著手修復關係:除了在短期內恢復兩國高層交流,莫迪更赴武漢同習近平「清談」天下大勢。

莫迪早在6月香格里拉對話會中就表示,印太區域不是「獨家俱樂部」,並強調印太應包括「地理內所有國家」和其他有份的國家。莫迪10月訪日後,更重申堅定不移地建立自由與開放的印太地區,確認印太概念的核心是「東盟的團結與其中心地位」,並強調印太概念要對所有國家包容和開放。
美國雖曾想積極發展與印度的關係,把印度拉入自己的「印太戰略」,但印度因為長期奉行獨立自主與不結盟、支持維護多邊體系的外交政策,過去幾十年來一直是印度的基本國策,而且印度長期以來一直將印度洋視為自己的勢力範圍,不允許域外的任何大國染指,同時也對美國不會信任。在這種情況下,印度只有在美俄中日等大國之間維持戰略上的平衡,保持若即若離的關係,才有助於實現印度自身利益的最大化,有助於它實現獨佔印度洋的企圖。■

文/孫雅靜,《超訊》2018年12月號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