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漫画家尊子 -- 从准备入狱数年划到准备坐监数月


习帝和俨如其妹的香港特首,这大型纸版公仔甚受参观者欢迎
法广/麦燕庭


回归前,面对香港即将接受中共统治,政治漫画家尊子曾经表示,为了忠于自己感受来绘划漫画,已有入狱三到五年的准备;及至今天,面对同样问题,下笔辛辣的他不无讽刺地说:「可能几个月吧!......(检控和判刑)已达到震慑效果,无谓晒米饭(养我在狱中)」。

说来不知是可悲抑或达观,已绘画三十五年的尊子,从不讳言有坐牢的准备,因为他向来没打算放弃「我手划我心」的原则,但在九十年代初期说出愿意为表达自由而坐牢三、五年这等「豪言壮语」,对未尝以言入罪的港人来说,震撼力不少。而这种坚持,在2014年12月占领运动(又称雨伞运动)结束后再次体现:他随占领人士到警署自首。于是当本台记者问他,现在愿意为表达自由入狱多少年的时候,尊子略带腼腆地说,几个月吧。

 

为什么北京打压香港的言论自由力度大了,反而他准备坐牢的时间却短了?他解释,指因为占领运动而入狱的,刑期都是几个月。尊子的解释其实体现了他在研讨会分享漫画创作后与港人共勉的说话:「有过去的认知,将来便不会彷徨」。至于打趣地预测港府不会重判他是为免浪费米饭把他养在狱中,则是他一贯以轻松态度面对荒谬和不合理世情的流露。

 

这种达观而又愿意坚持的态度令他心中安然地面对香港言论自由空间的收窄,自言悲观而又积极的尊子举日前大馆在舆论压力下改变自我审查的决定,容许异见作家马健在馆内演讲为例指出,言论自由就像拔河,群众齐齐发力,对方亦会收敛,尽管大趋势是对方成功逐步收缩香港的自由。

 

原名黄纪钧的尊子,并非研讨会常客,在刚过去的周末现身说法,是因为独立评论人协会借着中国改革开放四十年,举办讲座兼尊子漫画展:「唔准乱笑!『改革开放四十载 小平栽花近平裁』 这时代+尊子漫画小展」。单看展览标题,便可见其辛辣,因为已故领袖邓小平打开中国改革开放之门,为中国进步播种开花,但现任国家主席习近平却大开倒车,把花裁掉了。

 

协会成员吕秉权透露,展览在浸会大学校园展出,也有人给他们出难题,「我们当听唔到」,正常地做事,他续称,正常的事为何要弄得像恩赐似的?若大家把「红线」强加自己身上,社会就真的会变得不正常了。

 

这个尊子历来第二个作品展览将于明(4日)天在香港落幕,但余温将于明年在北美继续发热,因为港加联( Canada-Hong Kong Link)已征得主办单位同意,把展品运往加拿大等地巡回展出,成为他第一个海外个人展,尊子届时将会现身说法,与北美人士回顾中港两地近四十年的光怪陆离现象。

 

法广RFI 香港特约记者麦燕庭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