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万公务员到维族家庭做“客”当“亲戚”

新疆喀什法新社
(法广RFI 肖曼)美国纽约时报2018年12月20日刊登一篇调查性长文“不请自来的客人:闯入维族家庭的百万公务员”,介绍尚不为人所知的中国政府监视控制维族人的另一种方式:汉族干部到新疆农村维族人家上门结对当“亲戚”。

文章的作者Darren Byler(雷风)于2018年获得华盛顿大学(University of Washington)人类学博士学位。他的研究集中在维吾尔人的人权、文化等问题。

作为一名人类学家,雷风今年春天回到曾住过两年的研究维汉社会生活的地方。在南疆各地以维族为主的城市聚居区和城镇,他采访了汉族平民国家工作人员,也就是曾经有被官方派到新疆农村地区维吾尔和哈萨克家庭当“大姐大哥”汉族干部。他们当中包括去执行监控、身份为平民的国家工作人员,其中一些人是他2011年开始在乌鲁木齐搞田野调查时结交的汉族朋友,以及该计划直接参与者的朋友和家人。

雷风说自己想了解不同的汉族平民群体如何看待自己在这个到维族人家上门结对当“亲戚”项目中的角色?他们为什么会同意参与进来?他们如何看待自己的工作及其目的?他们如何与少数民族互动?他们是否会同情那些他们参与“改造”的维吾尔人和哈萨克人?

众所周知,在过去的一年里,从新疆维吾尔族自治区传来有关“教育转化中心”,或“去极端化培训班”消息。面对国际社会的批评,中国政府又将其称为“职业技能教育培训中心”。这之后,中国官方媒体最近报道了大量汉族干部派到新疆农村地区,通过“结对认亲”,大规模进驻少数民族家庭的计划。作为军队和警察的补充,超过100万的中国平民(其中绝大多数是汉族),住进新疆的维吾尔人和其他穆斯林少数民族的家里,执行教化和监视任务,他们表现得像大哥大姐,之后却可能决定是否要把面前的穆斯林少数民族男女关进那些营地。

中国官方媒体把这些“民族团结活动”描述为一种温和的政策方针,说它对新疆的“长期稳定做出了巨大贡献”。在《环球时报》英文版2018年1月报道,一个跟喀什一户农家结对认亲的干部,驳斥了西方媒体有关村民反对政府工作人员来访的报道。他指出,在“结亲周”期间,每个政府工作人员每天给“寄居”家庭50元,而且他们“尊重当地维吾尔族村民的传统”。

在雷风调查报道英文版发表后,《环球时报》11月重申了政府的说法,即“配对与援助计划”是成功的。报道称,截至9月,110万名公务员与169万多名公民配对,走访居民4900多万次。

通常,这些“大哥大姐们”来的时候都是一身远足的行头。他们结伴出现在村子里,背包鼓鼓囊囊,他们远离家人有点难受,谁愿意离开舒适的城市生活,跑那么老远来“吃苦”呢。但这些“亲戚”(他们被要求这样称呼自己)有任务在身。这些“亲戚”基本上是分三拨征召加入进来的。

第一波运动始于2014年,政府派遣了20万名党员,包括少数民族党员,在维吾尔人的村子里常住,此乃“访民情、惠民生、聚民心”。

2016年,第二波11万名公务员下到维吾尔人的村子,作为“结对认亲”运动的一部分,这个运动重点是把“亲戚”安置在那些有家人在坐牢或者被警察打死的维吾尔人家庭。

2017年,第三波探访活动派出了100多万平民到农村的穆斯林“亲戚”那里,每次住一周,这次的侧重点,往往是那些被急剧扩大的“教育转化”项目关押者的亲人。

总的来说,这三拨干部队伍下乡,将国家工作人员与挑选出来的维吾尔和哈萨克家庭配对的做法,与上世纪六七十年代,毛时代的国家工作人员和学生下放向普通百姓学习的做法,颇为类似。这些“亲戚”接到了要如何行事的书面指导。这些手册里提供指导原则,以及需要填写的表格,然后经数字化放入安全数据库。在喀什地区使用的一本手册中,“亲戚们”得到了具体指导,要如何让”群众放下戒心”。这本手册建议大哥大姐要表现出“热情”。它指出“不急于开展宣讲”,要做出关心他们的家人的样子,给孩子带糖果。它列出了一份清单,上面包括这样的问题:“进门时家庭成员表情慌张,言辞躲闪吗?”“家里是否从来不看电视节目,只看 VCD碟卡?”“家里是否还摆放悬挂带有宗教色彩的物品?”

这本手册还示意这些亲戚告诉他们的“弟弟妹妹”,他们的网络和手机都被监控了,所以他们关于伊斯兰教和宗教极端主义方面的想法,撒谎是没用的。这本手册还指示他们要帮助村民脱贫,给他们提供做生意的建议,帮忙做家务。他们被要求上报所有对“扶贫活动”的抵制。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